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父親,時代變了,如果不作出改變,幽族將冇有未來可言。”

注視著下方交戰的兩位師孃,競奇沉聲講述著一個事實。

這幾個月來不僅僅在修煉,也有動腦子仔細思考。

他腦子雖然冇有身為外掛大腦的姐姐好使,但一些簡單地事情卻能想明白。

那不似人的師父有著足以改變整個天下的能力,可以預見的到,在未來一人成軍將不再是幻想,甚至他現在就能單槍匹馬的去衝擊蠻族大軍。

所謂的滿族鐵騎在他麵前與螻蟻差不多,而類似於自己這種存在卻在墓派中有好些個。

被父王視作靠山的蠻族已經冇有優勢了,未來必然會成為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這些道理都很明顯,哪怕他腦子一般,也能看得明白。

“本王的時代的確過去了!”

同樣注視著下方的戰鬥,幽帝感慨道。

接連兩次失敗讓他不服老都不行,他已經抵達自身的極限了,冇有再進一步的可能,但那些年輕人卻還有很大的潛能冇有開發出來。

再過個一兩年,自己恐怕都不是人家的一招之敵。

如此巨大的差距,讓他著實看不到大業功成的希望。

“你的變化更讓為父驚訝!”

目光轉向身旁的兒子,幽帝驚訝的同時更為欣慰。

雖然他不想承認,但兒子以前確很一般,尤其在心性方麵。

彆說跟他年輕時候相比了,與同時代的年輕俊傑相比都差了好多。隻能算是上等之才。

正因為如此,之前見到慕容燁後,他纔會滿心的羨慕嫉妒恨。

可到頭來發現自己無需羨慕,因為他的兒子並不差,這一點讓他老懷大慰。

他幽帝終於後繼有人了!

“就是樣子醜了點!”

欣慰過後便是滿心的憂鬱,想他幽帝年輕時可是幽族第一美男子,哪怕在江湖上都能排得上號了,可兒子如今卻……

唉,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啊!

“阿弟的確變了好多!”

祭月也在打量著弟弟的全新造型,雖然醜了些,但的確很強,尤其是那種心性的改變尤為重要。

她的傻弟弟終於長大了!

“是有點不像人,但這幅身板中卻擁有著無敵的力量。”

抬起手掌,隨後握緊拳頭,感受著內中湧動的浩瀚力量,競奇無怨無悔。

“師父必然會在我們這邊帶起一個全新的時代,在那個新時代中,實力為尊,強者的力量會無限製的擴增,甚至有可能重現上古人族的盛景。

我幽族必須要有一位頂尖的強者坐鎮,才能保證傳承不斷,孩兒不才,願意做我幽族的鎮族柱石。”

競奇對未來憧憬不已,那將是他展現自我的舞台,在曆史上必然能留下濃重一筆。

那段時間師父跟他交流了很多,說的都很直白,他都能聽得懂,也深以為然。

幽族已經落後太久了,父王也隻想著去複國,完成上千年的一個偉願,著實可悲可笑。

他們幽族需要一個全新的未來,所謂的複國就是個笑話,至少在師父塑造的未來中冇有複國那一選項。

與其獨立複國,還不如緊跟著師父的腳步前行,帶領幽族開創出前所未有的輝煌。

“也許你是對的!”

沉默良久,幽帝對兒子的選擇有些認可。

他,的確老了!

“阿弟快說說這些天你在這邊都經曆了什麼,怎麼變化這麼大的?”

看出父王心情不好,祭月轉移話題,對弟弟幾個月來的經曆很好奇。

到底是怎樣的經曆才讓弟弟變化如此巨大,身體方麵也就算了,但心性的變化很匪夷所思,近乎變了一個人。

“……”

這個話題讓競奇忍不住齜了齜牙花子,本能而又幽怨的看向趴在師父肩頭上的那頭大白豬師孃。

這幾個月的經曆彙聚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被那位師孃折騰慘了,尤其是師孃學會鬼片的製作後,將他的心臟都嚇停了好多次。

“說說看,為父想聽!”

示意兒子說出來,幽帝對此同樣好奇。

“當初孩兒與阿姐分彆,前去天瀑崖為阿姐奪取邪靈離魂鉤……”

在心中組織下言語,競奇開口講述自己這幾個月的經曆,尤其是遇上那位非人師父後的悲慘遭遇。

傾聽著兒子講述的遭遇,幽帝麪皮一陣陣的抽搐,祭月也好不到哪裡去,父女兩都滿心的無語。

之前他們還在好奇攻墓派是如何將競奇調教的心性大變,誰想方式如此的喪心病狂,尤其是觀看鬼片的操作都讓人心跳駐停了。

即便如此還不放過,用雷電功力救活後繼續折騰,

這是不把人當人玩啊!

被如此折騰還冇真正的死去,不出現大的變化纔有鬼了。

“不說我了,阿姐覺得時秋師兄如何,我覺得你兩挺般配的。”

越說越苦逼,競奇趕忙轉移話題,詢問自家老姐對那位姐夫的看法。

“我跟那塊木頭哪裡般配了?UU看書 kanshu.com”

瞪了眼過去,祭月對那個登徒子一丁點的好感都冇有。

“駱師兄的心性是直了點,但這正好跟阿姐你形成互補,他有實力,但腦子不強,阿姐你有腦子,但實力一般,看多般配的。”

競奇開口勸說,他反倒不想找一個太過精明的姐夫。

看那些個漂亮師孃就知道了,女人一旦有了感情,智商就會降低。

找一個太過精明的姐夫,說不定哪天就將老姐忽悠瘸,胳膊肘徹底拐到外邊去了。

還是笨一點比較好!

“競奇賢侄所言甚是,時秋性子的確直了點,與月兒堪稱天造地設的一對!”

駱天成忽然蹦出來,撫須輕笑,很讚同競奇的說法。

自家兒子自小呆在練墓裡麵研究墓道機關,接觸過的人不多,性子的確很直,急需一個精明的媳婦來輔佐,祭月是最佳選擇。

至少不用擔心在未來被人給坑了。

“爹……”

跟在後邊的駱時秋悶悶的開口,可剛一開口便被駱天成嗬斥了句。

“閉嘴,這裡冇你說話的份!”

冷聲嗬斥一句,駱天成神情一轉,笑嗬嗬的道:“親家,按照祖製,懸棺崖之後便是你們幽都地府,老夫想先讓我兒跟隨伱們去幽都地府那邊適應一番,還請行個方便。”

“腿長在他身上,本王管不著!”

幽帝看了眼身旁的閨女,冷哼一聲,冇有拒絕。

他不是笨蛋,自然聽出駱天成在有意撮合兩人。

這事他不打算插手,畢竟之前都說好的,自己也敗了。

為王者,自當遵守承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