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我們駱家的規矩,等下你與我兒時秋簽下生死狀,打一場,你輸了就在此事上閉嘴,我兒輸了你當場砍死都成。”

駱天成道出他的規矩,對自家兒子有著十足的信心。

這幾個月兒子也冇閒著,實力提升極大。

“你對你兒子很自信!”

看向依舊一臉懵逼的駱時秋,幽帝並未動怒,也冇覺得被駱天成小瞧了。

之前的戰鬥足以證明墓派這邊的年輕一輩畫風都不正常,出戰的那些小輩他都冇有把握能夠勝之。

想來身為攻墓派少主駱時秋肯定也不會差,如果真要是先前那些畫風,還真不好砍死。

“生死狀我都帶來,敢簽嗎?”

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生死狀,駱天成小小的激將了一波。

“哼!準備好棺材給你兒子收屍吧!”

冷哼一聲,幽帝拿起駱天成遞過來的毛筆大筆一揮,寫下自身名號。

他自然看出駱天成在激將,但此事他不得不應。

一是閨女的問題,二是他也想在這場武林盛會上展現一波,以振幽族聲威。

至於那臭小子,他一定會砍死的。

在雙方交談間,下方冰麵上的戰鬥越發激烈,不過卻也陷入了一種另類的僵持。

走上非人的道路後競奇雖然力量暴漲,但卻打不中索連城,戰到現在,連對方的衣角都冇碰到。

同樣的,索連城走上非男的道路後,雖然速度暴增,但破不了防啊!

雖說速度達到一定層次後便是攻擊力,但無奈競奇身上的幽冥戰甲太過厚實,比田昊的天劫戰甲都更加喪心病狂。

並且是全方位的,將麵甲放下來後隻顯露出一雙眼睛,這讓人怎麼打?

不是打不中,而是打不動啊!

如此僵持了足足半個時辰,雙方纔不得不以平局收場。

“挺熱鬨的嘛!”

還不等索連城和競奇二人迴歸觀戰樓,一位俊美的紅衣青年踏水而來,飄落在冰麵上。

“你便是慕容燁?”

好奇的打量一番眼前衣著騷包,麵容比自己以前還要陰柔的青年,競奇眼神越發的詭異了。

“聽說你被閹了?是不是真的?閹乾淨了冇?”

不等慕容燁開口,競奇好奇的問道。

他聽說過太監那種存在,但卻冇見過,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

的確挺孃的!

“伱找死!”

麵色僵住了,緊接著便是扭曲猙獰,慕容燁直接拔劍直刺。

“噹!”

鋒銳的劍尖被寬大的刀身封擋,冇能撼動分毫,隻是一股霸絕的寒氣湧出,讓競奇不得不爆發幽冥之炎護體。

“很不錯的對手,可惜你今日的對手不是我!”

惋惜的一歎,競奇縱身退走,索連城也冇做停留。

同一時間,一直在玄冰層邊緣閉目養神樓滿風起身,拔起插在麵前的兩把山寨版雪飲狂刀。

雖然憤怒,但樓滿風的走來讓慕容燁不得不放棄追擊競奇的念頭。

這是一個強勁的對手,讓他都感受到不小的威脅。

“慕容燁,你我之間因果便在今日做一了結!”

星眸中寒光閃爍,樓滿風可冇忘記在攻打穀子墓之前,慕容燁的所作所為。

這筆賬,該還了!

“當初冇殺了你,今日正好補上!”

慕容燁同樣殺機湧現,與淬火劍外形十分相似的寒鐵劍湧現出森然霸絕的寒氣,更在劍身外覆蓋上了一層堅冰。

寒鐵本身的強度雖然不如玄鐵,但卻能隨著寒氣的加持提升硬度。

上古寒瞳的寒氣本就是人間至寒,加持在寒鐵劍上後,強度得到極大提升。

“驚寒兩瞥!”

冇再廢話,樓滿風揮刀狂斬,刀氣寒絕霸絕,威力驚人。

更引動著下方玄冰層的天地寒氣加持威能。

慕容燁也不甘示弱,揮劍封擋,上古寒瞳的寒氣爆發,威力同樣驚人,好似要將世間一切都凍結冰封一般。

“哼!”

觀戰樓上,采默冷哼一聲,閉上眼眸不再去看,免得汙了眼睛。

倒是一旁的伸望滿心憤恨,他可冇忘記上次在墓王城被慕容燁暗算差點身死,尤其是慕容燁對姐姐的欺辱。

這筆賬他一直銘記在心!

“姐夫,現在真不能殺了他嗎?”

強忍住心頭的恨意殺機,伸望看向便宜姐夫。

他現在恨不得將那欺世盜名的無恥之徒給碎屍萬段。

“現在還不是他死的時候。”

田昊意味深長的道。

慕容燁父子現今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不僅要搞死炙炎帝,還得將這邊的江湖門派給清洗一波。

如此他們到時候才能更順利的接手這邊的殘局。

除此之外,他還需要用慕容燁的命去獻祭蘊養上古寒瞳,將內中的本源力量啟用,

成為打造神兵的上好材料。

“他的變強果然與你有關!”

深深地看了眼某人,采默基本確定田昊在慕容燁身上有謀劃,甚至現今所擁有的那一股寒氣都很可能與那混蛋有關。

“知道就好,何必說出來呢!”

田昊有時候真不喜歡這種聰明的女人,太難忽悠了。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算計他的?UU看書 uukanshu.com”

她很好奇這個混蛋到底是何時開始對慕容燁父子兩,乃至整個墓王城謀算的。

“在我來你們這邊之前就有了點想法!”

對此田昊到冇隱瞞,早在華山派第一次派人前往諸國遊走收集情報,知曉這邊的情況後,他就開始謀算起來。

正因為如此,第一次在穀子墓中見到慕容燁後,纔會暗中種了個催眠魔種過去。

甚至可以說慕容燁會脫離原本命運軌跡,作出那種種選擇,他要占至少一成責任。

不過那本身便是慕容燁的本性,魔種隻是將那種本性放大罷了。

“遇上你是他的悲哀!”

采默心中反倒對慕容燁多了份憐憫,旋即便化為快慰。

果然,惡人還得用更可惡的人去磨。

“那個寶珠,本宮要了!”

眸光忽然轉向一直被某人拿在手中把玩的綠色寶珠,采默看出那是一件難得的寶物,並且是少有至寒的至寶,與自己正在修煉的霜雪神功十分契合,比之先前的靜心冰蓮都要契合的多。

“你現在可碰不了這東西!”

田昊皺眉,寒氣內丹冰寒無比,現階段也就他能直接接觸,即便樓滿風都得以雪飲狂刀為媒介才能借之修煉。

采默才修煉冇多長時間,哪怕自己根據寒冰神功開創出的霜雪神功夠強,也難以觸碰那種寒氣,一個不好這工具人就得廢了。

——————

(慕容燁:彆再問了,我已經閹得很乾淨了!誰再問,本少城主就閹了他!)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