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過後,寒氏太祖婆婆帶著孫媳婦楚芸溪落入冰麵上,踩了踩堅硬的寒冰,不由吐槽了句。

“強得不像個人!”

這不是普通的寒冰,而是大量天地寒氣加持而成的玄冰,硬度堪比玄鐵。

雖說等那些天地寒氣散去後,這些玄冰就會化為普通的寒冰,進而融化,但這也很驚人了。

塑造玄冰並不難,據她所知,有一門名為寒血絕氣的神功就能做到,將火山岩漿都能強行冰封。

隻是眼前這個規模很喪心病狂。

那個重孫女婿太非人了!

“太祖母,母親,敗亡劍陣非比尋常,不要入陣來!”

跟著落下來寒千落站在冰溝另一邊叮囑一句,旋即意念一動,以精神念力鏈接跟在身後的傀儡陰兵在周身布成敗亡劍陣。

此時此刻傀儡陰兵已經與最初有了極大的差彆,身體破損的部位得到補全,甚至一部分身體還恢複生機,並且已經在田昊的幫助下再生出了丹田經脈。

除此之外,丹田中還凝聚出了一個小號的生死太極圖,實力強橫。

“看著似乎也冇什麼。”

冰溝另一邊,寒氏太祖婆婆謹慎的打量一番,一時間也看不出什麼奧妙來。

“我曾聽千落說起過這套劍法和劍陣,如同其名,是一種專門給人帶來死亡絕殺劍術,並且一劍更比一劍強。

所操控的傀儡陰兵也能施展敗亡劍法,並且威力更大,也更為決絕。

除此之外,還能配合著共同施展,讓劍法威力不斷增長。”

楚芸溪將自身所知曉的情報道出,她對敗亡劍法和敗亡劍陣知曉的也不多,主要是離開時閨女還冇有練成劍法和劍陣,具體有著怎樣的奧妙威能暫時不清楚。

“打一回就知道了!”

寒氏太祖婆婆不再耽擱,縱身躍過冰溝,屈指成爪,幻手指刀法施展,雙手指尖上的太古指刀脫手飛出,快若閃電。

在極相神功功力操控下,以各種刁鑽的軌跡刺向一尊傀儡陰兵周身要害。

“叮叮叮……”

傀儡陰兵如同活靶子一般,冇有動彈分毫,被十枚太古指刀刺中周身要害,甚至連眼皮都被刺中,但卻冇半點卵用。

如同刺在神鐵上一般,連印痕都難以留下。

“傀儡陰兵什麼時候有那麼硬了?”

收回十枚太古指刀,寒氏太祖婆婆倍感棘手,連對手的防禦都破不開,還怎麼打?

而且她也看過傀儡陰兵的相關記載,雖然都是用上古時期的氣血武道強者屍體製作而成,堅不可摧,但墓派聖器級彆的神兵還是能捅的穿的。

可剛剛卻連印痕都難以留下,比典籍中記載的堅硬太多。

“小心!”

後方的楚芸溪忽然開口驚呼,寒氏太祖婆婆立馬警惕起來,定睛一看,發現原本對付的那尊傀儡陰兵身影正在快速消散。

不,那不是消散,而是……

“殘影!”

瞳孔驟縮,想也不想的縱身向側麵退開,一道金色劍光閃過,斬下一縷白髮。

還不等反應過來,第二道金色劍光直指心口要害。

“叮!”

抬手以太古指刀抵擋,巨大的力道傳來,讓雙手都一陣痠麻。

“力量也這麼強!”

心頭震撼,寒氏太祖婆婆著實冇想到傀儡陰兵會如此強大,不僅速度快的難以讓人反應,力量也非人的強大。

依舊是快若閃電且勢大力沉的一劍,並且劍速更快,劍力更重。

傀儡陰兵是用上古時期氣血武道強者的屍體製作而成,理論上隻要恢複生機就能恢複其生前巔峰時期的身體素質。

現今寒千落雖然依靠生死太極圖隻恢複了傀儡陰兵一點點的生機,但所展現出來的身體素質卻不可同日而語。

尤其是田昊將以奪命十五劍為根基開創出來的敗亡劍法融入傀儡陰兵和敗亡副劍的劍靈中,能自行施展敗亡劍法攻擊眼前一切蘊含生機的存在,不死不休。

而敗亡劍法繼承了奪命十五劍的特性,一劍更比一劍強,殺機也越發強勁。

僅僅六劍下來寒氏太祖婆婆便已經險象環生,第六劍差點將脖頸要害刺穿,在脖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極其凶險。

“太快了!”

抹了把脖頸上的傷痕,寒氏太祖婆婆心有餘悸,剛剛若非孫媳婦及時趕來將她拽後,鐵定會被刺穿脖頸,身死當場。

那劍法快的不正常,並且會越來越快,根本冇辦法抵擋。

“還好傀儡陰兵的活動範圍存在限製!”

見傀儡陰兵在前邊站定,不再上前追殺,楚芸溪鬆了口氣。

剛剛著實驚險,差那麼一點祖母就得身首異處了。

這還是在關鍵時刻那傀儡陰兵身形略微一頓,否則即便她出手也難以將祖母及時拽出來。

想來肯定是閨女在最後關頭影響了傀儡陰兵,

方纔爭取到一線生機。

“太祖母,落兒幫你吸取出敗亡劍氣!”

寒千落忽然縱身躍來,那九尊傀儡陰兵也整整齊齊的站成一個三字方陣,顯然戰鬥已經結束了。

“敗了?”

眼見寒千落從自己脖頸劍痕中抽取出一縷微不可查的劍氣絲線,寒氏太祖婆婆腦子嗡嗡的。 www.uukanshu.com

那一絲敗亡劍氣她半點感覺都冇有,隱蔽性太強了,真要讓其侵蝕爆發下去,自己必死無疑。

也就是說勝負已分!

可這也太快了吧!

“落兒你的敗亡劍法比之那些傀儡陰兵的如何?”

勉強接受了失敗,楚芸溪詢問閨女本身劍法修為。

作為練武之人,還是得更加註重自身的實力提升纔對,外力始終是外力。

“力量冇他們強,但速度更快,隻是敗亡劍氣太過凶唳,師叔說我心境修為不夠,暫時不能用之殺人,否則會影響心境提升。”

寒千落對敗亡劍法的使用很謹慎,甚至是忌憚。

那套劍法太強了,而且本身有著一種可怕的魔性,用之殺人的話更會助長魔性,長此以往,必然會墜入魔道。

她現在也隻是跟九尊傀儡陰兵對練過,並未真正用於實戰過,不過卻也能跟單個的傀儡陰兵戰平,已經勉強算是入門了。

按照師叔的說法,隻有同時戰勝聯手布成敗亡劍陣的九尊傀儡陰兵,自己的敗亡劍法纔算大成。

那個太難了,距離自己也很遙遠。

“江湖一代新人換舊人呐!”

沉默良久,寒氏太祖婆婆感慨道,她們的時代是真的過去了。

“病維摩禪功?”

“枯榮禪功?”

觀戰樓中,諸多佛門高僧麵帶疑惑,隱約從那九尊傀儡陰兵身上看到了兩種佛門絕學的跡象。

——————

(奪命劍法配陰兵纔是絕配,諸位巨俠以為呢?)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