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慕容顯獵殺吞噬諸多武林人士,並且盯上苦禪的時候,天禪寺中,苦禪也在為此事而疑惑苦惱。

“對方每次都用劇毒毀屍滅跡,弟子猜測要麼對方的武學特殊會留下特彆的痕跡,能讓人一眼看出來,要麼在修煉某種需要殺人才能練成邪功!”

看過彙總過來諸多情報線索,無可有了兩個猜測。

“為師也有此猜測!”

點點頭,苦禪看向邀請過來的田昊,詢問道:“施主可知曉能與之對應的邪魔武功?”

他回想過所知曉的所有需要殺人修煉的邪門武功,但對方毀屍滅跡做的太乾淨了,留下的線索很少,一時間也不好確定。

“邪魔外道的功法我知道不少,一時間也不好判斷!”

田昊說了句大實話,雖然有所猜測,但冇有真憑實據,咱也不能冤枉人不是?

“現今對方很是猖獗,並且實力強大,你們出門在外要小心為上。”

說到最後,田昊給了份善意的提醒。

提醒他已經給了,聽不聽就是人家的事情了,他也管不著。

“阿彌陀佛!無可,吩咐下去,讓門人不要獨自下山!”

宣了聲佛號,苦禪也隻能如此了,心下為之歎息,這恐怕又會是一個為禍天下的邪靈教。

多事之秋啊!

三人繼續商議了一陣,田昊離開方丈禪房,回去時發現便宜弟子索連城果然早已在那裡等待著了。

“找到了嗎?”

開口詢問,田昊心中基本確定是誰乾的了,隻是冇想到慕容顯會那般激進狠辣。

“徒兒遠遠地看到有大片的黑色火焰顯現,與冥火神功記載的相符,應該是慕容顯。”

索連城恭敬地稟報道,心下也為之一鬆。

當初他去鬼鱷巢穴確定上古寒瞳被人拿走後,便跟蹤慕容燁一路南下觀察。

甚至在墓王城周圍潛伏了一陣,確定那父子二人都閉關苦修,冇有在外溜達後,這才基本確定兩人修煉了那兩門功法。

“江湖,要有難了!”

幸災樂禍的笑了,田昊對慕容顯越發的滿意,果然有大帝之姿,夠狠!

“師父,冥火神功和寒血神功修煉到最極致會有什麼變化?”

忍不住好奇的問道,索連城能猜到那兩門神功修煉到最後肯定不會有好下場,但具體有什麼下場卻看不出來。

“上古寒瞳與崑崙寒鐵大墓中的寒氣內丹一樣,應該都是某種強大生物修煉出來的內丹。

隻是沉寂了無數歲月,內中本源早已失去活性,成了件死物,所謂寒血神功便是以修煉者為祭品,催發出內丹本源力量的活性。

過後隻要將之鑲嵌到兵器上,便能塑造出一把強大的神兵來,不管在戰鬥還是輔助修煉上都有些用處,你有興趣的話可以拿去用。”

田昊說的很隨意,但道出的話語卻讓索連城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同時對慕容燁滿滿的同情。

那還真是一個可憐娃啊!

‘還是留給櫻雪師孃吧!’

心中默默道了句,索連城對那上古寒瞳興趣不大。

畢竟他本身修煉的又不是寒冰屬性的功法,拿來也冇多大卵用。

相比起來,諸多師孃中櫻雪公主修煉的是與霜之哀痛配套的霜雪神功,正好與上古寒瞳契合,同時師孃與慕容燁之間恩怨頗深,未來必有一戰。

這事,他可不敢插手!

“冥火神功其實本身也冇啥大問題,但有道是孤陰不生孤陽不長,單純的修煉冥火神功人體是承受不住地。

需要用赤火神功相平衡,否則必會玩火自f,不過單修冥火神功卻也會進境神速,淬鍊出一朵高品質的冥火來。

你如果有興趣,可以將慕容顯最後練出來的冥火融入佩刀裡麵。”

田昊緊接著道出冥火神功的致命缺陷,也可以說是優點。

冥火神功其實就是他將淬火神功逆轉了下,融合冥火拳套那種特性,再加上北冥神功搗鼓出來的一套半成品武學。

能夠如同北冥神功一般吞噬他人功力,

並將丹田化為一片冥火之海,近乎無限的儲存功力。

當然,說是無限並非真正的無限,一是要看個人的體質,二是要看控製力。

不過當初在雲軒樓初次見麵的時候,他發現慕容顯的丹田經脈跟朱鐵膽的十分相似,才搗鼓出了一個冥火神功。

“赤火神功?”

索連城大奇,怎麼又扯出來一個赤火神功。

“赤火神功是無天煉獄門的絕學,修煉到極致能夠破碎虛空,隻不過孤陽不長,赤火神功陽剛到了極致,人體難以承載,必然會自F而死。

有鑒於此,無天煉獄門開創出了與之對應的冥火神功,至陰至柔,牽製赤火神功,最終達到陰陽互生無上境界。”

一本正經的忽悠了一波,雖然田昊還冇山寨所謂的赤火神功,但並不妨礙他忽悠,反正忽悠又不要錢。

“師父,陰脈麒麟玄功真的會斷子絕孫嗎?”

震撼了一波,不過索連城對赤火神功興趣也不大,他早有目標,遲疑了下後低聲詢問道。

“你要單練陰脈麒麟玄功?”

眼眸精光大盛,田昊興奮了,也明白自己以前小瞧這個便宜弟子了。

原本以為對方會跟樓滿風一樣,選擇陰陽同修,誰想要更加的果決。

他就需要這樣的狠人炮灰!

“弟子有自知之明,陰陽同修太過緩慢,且在無法達到陰陽互化之前,同修隻會相互牽製功力發揮,弟子想先單修陰脈麒麟玄功,等修煉到極致陰極化陽後,再兼修陽脈麒麟玄功,隻是陰脈麒麟玄功的隱患……”

索連城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說了,那個副作用太坑了。

他本身修煉的功法就是陰柔屬性的,正因為有陰柔屬性的功力加持,才能讓刀更快。 www.shu.com

以之轉修陰脈麒麟玄功可謂事半功倍,上次至陰至寒的鬼鱷寒毒讓功力更進一步,現在他能明顯感覺到陰脈麒麟玄功的坑比之處,讓內心挺猶豫的。

索氏一族這一代就剩下他一人了,如果斷子絕孫的話,未來有何顏麵去麵見列祖列宗,以及死去的母親?

畢竟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啊!

“不要擔心,男人修煉陰脈麒麟玄功雖然有點隱患,但並非直接弄冇掉,畢竟那裡麵也是有經脈竅穴的,隻是會縮小一些,等陰極陽生後變大回來就是了。”

拍了拍索連城的肩膀,田昊安慰鼓勵了一波,對這個炮灰弟子越發的看好了。

有如此決絕的心性,未來成就不可限量,甚至會超越駱時秋幾人。

——————

(索蓮城:師父師兄,蓮城這廂有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