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隻是無可對此事苦思,但接下來苦禪也加入進來,與之一起苦思,越想越想不通。

也就兩人都是鋥光瓦亮的光頭,冇有髮際線一說,否則非得成為光明頂不可。

好在冇過多長時間,他們終於不用苦苦思索了,因為正主來了。

“阿彌陀佛!貧僧苦禪恭候施主多時了!”

來到天禪寺山腳下,苦禪帶著無可迎接田昊等人的到來。

如果是彆人,哪怕墓王到來也不值得他親自到山門處迎接,但這位卻是在世佛陀般的存在,擁有他都難以成就的佛意。

不管在武道還是在佛學上,都是達者為先,自當給予足夠的尊重。

“大師,我們在這裡冇有住處,在懸棺崖之戰結束前,得在貴寺叨擾一二。”

抬手行了一禮,田昊對眼前的老和尚很眼饞,這將是他接下來的輔助外掛!

“出家人與人方便,施主想要在本寺居住自無不可,隻是諸位女施主……”

苦禪麵露遲疑,如果隻是田昊的話,想在他們這裡居住多久都冇問題,可對方還帶來了不少的女眷,著實不方便。

“大師所言甚是!”

認同的點點頭,旋即田昊轉過身來,麵向眾女訓斥道。

“聽到冇有,早就跟你們說過了,不方便的,不知道對於和尚而言,你們女人都是老虎猛獸的嗎?

尤其是你們這種有點姿色的,隻會擾亂大師們佛心……”

這些女人太煩人,來之前都說過讓其彆跟來,在外邊紮個帳篷帶著得了,就是不聽,一個個的都不讓人省心。

隻不過麵對田昊的訓斥,眾女都冇理會,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甚至櫻雪公主采默還用功力封堵雙耳,來了個真·聽不見。

“你們在外邊都乖一點,彆給我搞事情!”

訓斥了一波後告誡一句,田昊這才恢複那一臉的和善慈悲,比苦禪還像得道高僧。

“大師,請!”

“施主,請!”

老臉抽搐了下,苦禪在前麵帶路,帶著田昊順著山道石階前往天禪寺。

“大師,剛剛有個混蛋說我們女人對於你們和尚是老虎猛獸,會擾亂你們的佛心,大師以為呢?”

正當無可要跟著上山的時候,一柄猙獰的利劍搭在肩膀上,鋒刃更緊貼著脖頸。

寒千落等人的眸光也轉向無可,滿含期待。

她們的確不會搞事情,但如果人家無可大師同意話,那就不算搞事情啦!

“田施主所言過了,美色在我等出家人眼中不過是紅粉骷髏,還動搖不得我們修佛之人的佛心!”

無奈的看了眼身旁麵帶紗巾的沐雪柔,無可隻能這麼說。

跟女人講道理,那是腦殘的行為。

“那麼貴寺方不方便我們進去居住些時日?”

沐雪柔對無可的識時務很滿意,進而追問道。

“出家人與人方便,貧僧這就為諸位女施主騰出後寺居住。”

無可繼續認慫,自己要拒絕的話,說不準就得被群毆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認慫一波不丟人。

唉!師父給自己取得法號冇錯,總會遇上一些無可奈何的事情。

“你是個聰明人,不要做出讓我不開心的事情,否則我會讓大師更不開心,懂?”

收回山寨版絕世魔劍,沐雪柔意有所指的警告道。

現在的身份暫時還不能暴露,免得前功儘棄。

“女施主請放心,貧僧不會自找麻煩的!”

點頭表示明白,無可對此事是無所謂的。

反正那是人家兩姐妹的相愛相殺,跟他一個外人沒關係。

而且沐雪柔隻是想要與其姐姐爭鋒而已,又不是生死廝殺,目前來看還在可控的範圍內,冇必要去插手。

“施主,那把劍你要慎用!”

最後看了眼歸鞘的那把猙獰長劍,無可善意的提醒道。

那把劍給他的感覺不怎麼正緊,與煞器有些相似,但卻冇有那種邪性,總之很不對勁。

“我的劍,我能駕馭得住!”

頭也不回的踏步而行,沐雪柔對自己的寶劍有著絕對的信心。

原本她暫時不想用這把由邪靈離魂鉤打造的真·絕世魔劍的,

她要的是與姐姐公平一戰,而非藉助兵器之利的勝利。

但幽族少主競奇不遠千裡送來了煞器吞天,真正的絕世好劍也必然會很快出世,用上這把剛剛好。

“諸位女施主,寺中的風沙有些大,還請諸位女施主在寺中行走時戴上麵紗!”

轉身看向眾女,無可道出一個請求。

那位田施主所說話語雖然刺耳些,但的確有些道理。

寺中有很多師兄弟都是從小呆在山上,甚至有些從未見過女人,一下子看到這麼多傾國傾城的佳人,難免會動搖佛心,不利於修行。

“千落姐姐快將伱的手帕給我一個!”

林水瑤趕忙向攙扶著自己的寒千落討要手帕遮麵,她纔不想在天禪寺外風餐露宿呢!

眾女不做耽擱,紛紛拿出手帕掛在麵上,踩著石階上山。

後邊的駱時秋和獨孤漠也帶著競奇和一眾鼻青臉腫的幽族高手踏上石階,接下來他們同樣會在天禪寺中居住一些時日。

並且那會是他們繼續調教競奇和幽族眾高手的新場地,保證能在墓派第一戰之前,將競奇調教成一個真爺們,與他們一樣的筋肉虯結。

而跟在兩人身後的競奇也鼻青臉腫,一副被玩壞的模樣,心裡麵更滿滿的懊悔。

自己當初怎麼就腦殘的與姐姐分彆,帶人過來搞墓派煞器邪靈離魂鉤呢?

原本見姐姐的輪刃被毀,想要弄一個好點的兵器,聽聞墓派煞器之首的邪靈離魂鉤樣式很美,便準備奪過來。

誰想邪靈離魂鉤冇奪到,自己的煞器吞天反被奪走,甚至連自個也陷了進來。

“你授戒了!”

走在最後的沐雪離注視著無可頭上的結疤,心裡麵很不是滋味。

師兄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唉!我以前隻有兩條路可走,要麼拿起屠刀成魔,要麼放下屠刀成佛,成魔那條路是不歸路,隻能成佛,這樣對大家都好!”

歎息一聲,無可踏步前行。

他彆無選擇!

如果是以前,肯定會舉起屠刀成魔殺儘一切該殺之人。

可在從田昊口中瞭解到真正的真相後, uukanshu.com他悟了。

錯的不單單是慕容顯,還有這個世道!

“你獲得了大解脫,可本小姐該怎麼辦?”

滿心的苦澀與委屈,沐雪離迷茫了,隨即不由自主的想起某個威猛宛若魔神的大塊頭。

“不可能,本小姐的未來不可能是他,絕對不可能!”

趕忙搖頭將那道身影甩出腦海,沐雪離也踏步前往天禪寺。

所有人都上去了,冇道理自己一個人在外麵風餐露宿,而且她也想看看那個大塊頭來天禪寺的真正意圖。

她可不相信對方真的是來談經論法,交流佛學的。

——————

(田某人:小雪離你不用懷疑,你的未來必然是我,也隻能是我田莽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