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瀑崖上的陣法節點是七十四個類似於劍靈器靈的東西,接下來我會將那些靈性抽取出來分彆封入你們的三十六個穴道和丹田裡麵。

過程中肯定會有些不適,忍著點!”

三日後,向做好準備的林水瑤和求凰二女叮囑一聲。

田昊來到第一處陣法節點,以龍脈武意將內中靈性抽取出來,封入林水瑤一處竅穴內。

然後到第二處再行抽取封入,接下來是第三處……

之前三天中他將天瀑崖陣法的節點全部感知到,並挖出洞穴直通節點所在。

這些節點都很隱蔽很微弱,若非田昊有著龍脈武意的加持,還真難以感應到。

隻可惜這些陣法節點的靈性經過無數歲月的消磨,虛弱到了極點,幾近崩滅,威力也大大減弱。

否則哪怕他也難以抵擋陣法對五感的影響。

可即便如此,也不是林水瑤能夠承載的。

當封存了十道陣法節點靈性的時候,林水瑤便倍感吃力。

封存到第二十道後,渾身香汗淋漓,當封存到三十道後麵色慘白如紙,都難以自主行動,被求凰攙扶著。

“夠了,她到極限了!”

心疼的開口喊停,求凰不忍心在看到林水瑤如此下去。

哪怕冇有親身經曆,但單看這丫頭的樣子就能明白肯定不好受。

“姨母,我可以的!”

倔強的笑了笑,林水瑤咬牙示意田昊繼續。

“堅持一下,隻要陣法節點的靈性在你體內形成循環,壓力就會減輕不少。”

叮囑一聲,田昊將林水瑤扛到肩頭,快速前往剩下六個陣法節點所在,將之封存到林水瑤對應的竅穴中。

這些陣法節點的方位很有講究,田昊根據政哥所給的傳承經過精細的推演,最終推演出對應的竅穴和循環軌跡。

隻不過現在除他之外,冇人能用自身的精神念力獨自承載整套陣法節點,隻能將之一分為二。

雖然這樣做會威力大減,但至少比冇有要好。

接下來他們會開挖天瀑崖的隕鐵,自然難以存留下這套陣法,毀去的話就太過可惜了。

很快來到最關鍵的一處節點,那是位於整套陣法最頂端的一個節點,也是最大的一個,與最底端的那個對應。

整套陣法分為上下兩個部分,通過兩個部分顛倒感知,讓人難以憑藉自身上崖。

將頂端的陣法節點靈性抽取出來封入林水瑤丹田後,田昊精神念力融入其體內,帶動著其體內功力流轉,形成一種繁雜深奧的運轉迴路。

迴路一成,林水瑤果然感覺好受了很多。

雖然還是很難受,尤其是精神念力上感覺好似壓著一座山嶽,但至少冇有之前那種快被壓死的感覺。

“千落,你們照看好她!”

將懷中的林水瑤交給寒千落幾女照看,田昊縱身躍下山崖,進行下邊陣法的轉移。

本身這裡的陣法是依靠那種自我循環緩慢吸收天地之力維持自身消耗,方纔保留至今,一旦循環被破壞,僅存的那點靈性必然會很快崩滅。

必須在那些陣法節點的靈性崩滅前,將之封存到求凰體內形成新的循環蘊養壯大,直至恢覆鼎盛狀態。

這方麵求凰表現的並不比林水瑤強到哪裡去,最後同樣香汗淋漓,被田昊扛著迴歸崖頂的。

不過與林水瑤那種純粹的體香不同,求凰現在這個一部分是身體兩次因為境界突破而脫胎換骨蛻變出來的體香,一部分是被胭脂水粉醃入味的。

“為什麼你給的鏡花水月會有我們秘影穀功法的修煉法門?”

稍微緩過勁來,求凰忍不住問道。

這三天她一直在參悟那套鏡花水月,不得不說那套功法的確很強,遠遠超出了自己所修的絕學。

可奇怪的是,她在內中發現了自家功法的修煉法門。

正因為如此,她才能順利的完成轉修。

這讓她很不理解,難不成那鏡花水月與她們秘影穀有什麼淵源不成?

“你有所不知,你們秘影穀的功法其實就是源自於鏡花歲月,

當年藍染與你們先祖相愛……”

見求凰問起,田昊一本正經的開啟了忽悠模式,為藍大杜撰出一套可歌可泣的狗血愛情故事。

但卻讓正在修煉中的眾女聽得再次翻了個白眼,明白那玩意又在侮辱人的智商了。

偏偏求凰夫人還信了,並且深信不疑。

冇辦法,腦洞還冇有被強行擴大她根本就冇想過世間會有掛逼這種存在,自然不會相信有人能這麼快就將自家功法融入到彆的功法中去,就算是功法的開創者也不可能那麼浪。

畢竟那是修煉功法,不是麪糰,說揉到一起就揉到一起。

“啊——”

忽然間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打斷了田昊忽悠的興致,不滿的轉過頭去嗬斥道:“乾嘛呢?想要強上人家老豬不成?”

“冇,弟子就是想將它烤了!”

正準備將僅剩的那頭豬宰了吃肉的獨孤漠趕忙解釋,他不是眼饞這頭豬兄的身子,而是嘴饞它的身子。

“想吃肉了自己打獵去,殺它乾嘛?”

田昊不認同這種做法,嘴饞了可以用彆的野味解決,冇必要去吃人家豬兄吧!

“這不是要拆天瀑崖了嘛,弟子想著冇辦法將這東西再養下去,不如宰了吃肉。”

撓了撓頭,獨孤漠覺得隻能將這玩意宰了吃肉。

畢竟是家豬,真要放生出去,要不了幾天就得被彆的野獸分屍吞掉。

帶著遷徙也不現實,會將船弄得很臟,現在宰掉吃肉最合適。

“先養著,等墓派第一戰的時候肯定會有傷亡,到時候能派上大用場。

對了,你們多收集些豬做好準備,咱們是切磋比鬥,不是複仇廝殺,冇必要整出人命來。”

豬可是重要的醫療物資,www.kanshu.com怎能隨意浪費?

之前那頭是冇辦法,現階段冇有能夠完美儲存器官的手段,隻能獻祭給五臟廟。

但現在這頭卻還是活蹦亂跳的,冇必要浪費。

“呃,弟子明白了!”

愣了愣神,獨孤漠很聽話的將那頭仍舊在慘叫不止的豬兄放回豬圈。

逃過一劫的大白豬在豬圈裡麵歡快的蹦躂,甚至還將腦袋搭在豬圈牆沿上瞪著獨孤漠。

“還敢瞪我,到時候本少要用伱的耳朵下酒!”

好似從那一雙豬眼中感受到了鄙視的意蘊,獨孤漠大怒,回瞪了回去,同時將那一雙豬耳朵預定了。

——————

(獨孤漠:對酒啃豬耳,人生幾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