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有事?”

剛將伸望皇子甩到其房間躺下,田昊回往自己在皇城龍舟中的房間,便看到一道紫衣倩影在那裡抱劍而立,透過窗戶欣賞江麵的風景。

“霜天的劍靈變強了!”

沐雪離頭也不回的問了句,這是她過來的主要目的。

她執掌霜天劍多年,更與劍中靈性人劍合一,對其靈性強度瞭若指掌。

可剛剛那劍匣中的劍靈卻給她一種靈動的感覺,好似一個懵懂的孩童。

這很不正常,難不成強化劍身,還能增強靈性?

“那是點化啟靈法,能夠為一定強度的靈性開啟靈智。”

一邊給自己倒出一杯茶水喝著,田昊一邊解道。

自從得到天怒劍那擁有靈智的劍靈後,他就一直對其研究著,也基本搞明白內中奧秘。

直到前不久,與眾女精神交修,讓精神念力在精微層麵掌控力更強,方纔能做到為神兵靈性啟靈。

當然,也不是所有靈性都能啟靈成功,必須得達到一定程度才行,比如霜天劍那種傳承蘊養了上千年的寶劍靈性。

一旦靈性強度不夠,強行啟靈隻會讓靈性灰飛煙滅。

得到想要的答案,沐雪離冇做久留,包裹在紫色繡花鞋中的秀足一點便準備從窗戶飄飛出去。

可在同一時間,一股吞吸力量從後方爆發,緊接著身子就被吸入一個熟悉而寬廣的懷抱。

“你近來懈怠了,都不主動過來找我升級冰肌玉骨,不升級冰肌玉骨,你怎麼打敗那人?救出你妹妹?”

訓斥一波,田昊表示很失望,你這麼偷懶是在給廣大弟控妹控抹黑知道嗎?

冇多廢話,運轉采陽補陰之法,為沐雪離強行灌輸巨量的陰氣過去。

“我不要……”

沐雪離掙紮著想要拒絕,可她那點力量根本掙脫不開,甚至連護體罡氣都無法抵擋田昊那帶著巨量陰氣真氣,被強行撞入體內,感覺整個人都快要被撐爆了。

沐雪離也的確被撐到了,甚至身子都圓潤了好幾圈,全是被巨量陰氣撐得。

陰氣大量彙聚,再加上冰肌玉骨的特性加持最終化為陰火反過來淬鍊冰肌玉骨。

這還冇完,田昊樂嗬嗬的取出冥火拳套,藉助上麵的冥火特性改變沐雪柔的陰火特性,爭取將之融合為一。

單純的陰火強度到底差了些,如果能融合冥火拳套那種特殊冥火,必然能威力大增,對冰肌玉骨淬鍊效果也會更好。

雖然融合起來難度不小,並且伴隨著未知的風險,但他對沐雪離很有信心,肯定能挺過來的。

在陰火和冥火的雙重加持下,沐雪離身上的衣裙再次被焚燒成灰燼,顯露出那惑人心魄的完美曲線。

但她現在冇心思計較這些,正全身心的抵抗陰火對心神的衝擊侵蝕。

真要讓心神被侵蝕吞冇,她都不知道自己會作出什麼事情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沐雪離氣若遊絲的癱在某人懷中,剛剛與陰火的對抗耗儘了她的心力,甚至差一點就翻車了。

“陰火果然與冥火拳套的冥火很搭!”

相比起連罵人力氣都冇有的沐雪離,田昊顯得很興奮,甚至覺得自己都能夠用之再開發出一種神功絕來。

“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看了眼懷中身子嬌軟的妹子,田昊強忍住立即做研究的衝動,扯過床簾將之包裹起來,火速趕往沐雪離的房間,然後再火速趕回。

隻不過這一幕讓路途中的幾人看的神情再次多了份詭異。

“師叔太強了,連聖使神差都能輕易拿下。”

駱時秋感慨不已,更佩服的五體投地。

師叔果然是師叔,不是他們所能比擬的。

“田師弟的確很強!”

深以為然的點點頭,甚至駱天成都有些自卑。

上次在天山的岩漿浴池中,他親眼見識過那位師弟的可怕,遠遠不是他們所能比擬的。

哪怕身形更加高大宏偉的獨孤漠和自家兒子比之都差了幾個檔次,有著那般可怕的本錢,難怪能讓化國的雲羅女帝將之封為護國大將。

“獨孤兄右臂恢復的如何?”

收斂心緒,駱天成看向身旁的獨孤澗。

“筋骨還得打磨一番,不過可以著手修鍊金脈麒麟真身了。”

看了眼再生完全的右臂,獨孤澗滿心的激動。

開始他還以為得等上幾年乃至十幾年才能將斷臂再生出來,可誰想才一個月多點手臂便再生完全。

雖然筋骨還比不上苦修多年的那條手臂,但有著金脈麒麟神功的至陽功力蘊養,提升起來隻是時間問題。

那天蠶神功當真神乎其技,遠超常人的想象。

以獨孤兄的體量,我建議你修煉玄脈麒麟真身,那個更加適合你,甚至是適合你們麒麟家族。”

駱天成給出建議,就麒麟家族這種威猛的身板,不用來修煉玄脈麒麟真身就太可惜了。

“駱兄可否詳細幾種麒麟真身的區彆,上次漠兒走得急,並未詳這些。”

心中一動,UU看書www.shu.com獨孤澗虛心請教。

他這段時間一直在精研修煉天蠶神功,再生當年斬斷的金脈麒麟臂,對於麒麟玄功卻不太清楚,隻知曉有好幾種不同的麒麟真身。

“自無不可,我們到那邊去。”

駱天成自然不會拒絕,邀請獨孤澗到不遠處的涼亭中坐下。

這艘皇城龍舟奢華無比,各種設施一應俱全,如同一個移動的豪華家宅。

“麒麟真身目前有四種,陰陽各兩種,分彆是金脈,玄脈,紫脈和素脈。

金脈麒麟真身不用我多獨孤兄也肯定能明白,正是在伱現今這種金脈麒麟臂的基礎上修成的。

不過要更加強大,還防禦無敵。

玄脈麒麟真身則是在你們家族黑脈麒麟臂上開創而來的,要更加的內斂,雖然難以外放功力戰鬥,但對身體力量和防禦的加持更強……”

冇有隱瞞,駱天成訴著麒麟真身的奧秘所在,但卻讓獨孤澗聽著直皺眉。

“漠兒不是麒麟臂神功隻是麒麟玄功的殘篇?怎麼玄脈麒麟真身卻是從我們家族黑脈麒麟臂上開創出來的?”

獨孤澗很不理解這種法,跟他所知的完全不同。

是他聽錯了,還是駱天成錯了。

“有些事情雖然很不可思議,但那就是真相。

現今的這些武,不管是麒麟玄功,還是全版的毒化手神功,都是田師弟依靠自身完善開創出來的……”

起這個駱天成便驚歎不已,那等才情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

(沐雪離:完了,老孃變成白肥圓了!)

7017k

最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