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皇城內發生的事情田昊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懶得理會。

他已經將這場棋局開局,接下來如何演變都跟他沒關係,反正隻要將這邊打成一鍋粥,讓必定會成為化國政體製度阻礙的那些勢力灰飛煙滅就成。

到時候想必這邊的分基地也發展的差不多,直接率領大軍南下收拾殘局,將之統一。

“所以我們接下來重心是北方的蠻族和西域的諸國,等將那兩邊都拿下後,再回過身來將這邊橫推掉,建立一個統一的化國分基地。”

親自為櫻雪公主講述了一波自身的謀劃後,田昊靜靜等待。

他知道這妹子是個聰明人,而且還有羈絆在身,他田莽夫最擅長對付這種有羈絆的人了。

“本宮想不通,是什麼讓你的臉皮如此厚實,出如此不要臉的話語?”

沉默許久,櫻雪公主納悶得很,天下間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徒呢?

你讓我一個當朝長公主跟著你混也就算了,現在還要讓我造自家的反,並且還的如此理直氣壯順理成章。

你的臉到底有多厚實?

“這麼你不同意嘍?”

麵上多了份獰然,田昊也冇想過憑剛剛那點話語就能將之忽悠瘸,他早就準備好了殺手鐧。

“你認為我會同意?”

白了眼過去,櫻雪公主怎麼可能同意加入如此荒唐的計劃。

她雖然跟那位大皇兄不對付,但卻也冇想過去推翻自家人的統治,更彆那玩意道出的政體製度喪心病狂,等同於是在與全天下為敵,不可能成功的。

“你不打贏,我就將伸望剁了!”

凶殘的目光轉向伸望,田昊笑的很猙獰。

而癱在床榻上的伸望一臉懵逼。

什麼情況?

怎麼整到我身上了?

“你休想用我威脅皇姐,本將軍寧死不屈!”

反應過來,伸望悲憤決絕的道。

他鎮遠大將軍絕不會屈服的,死也不會!

“也對,死亡對伱這種人而言不算什麼,那這樣,我將你跟幾頭母豬關在一起,再喂上一斤燥藥。

然後將你跟一群公豬關在一起,再喂上一斤燥藥,輪轉不休。

對了,還得找一些人過來觀摩伸望皇子你征戰沙場的雄偉英姿!”

田昊從善如流,改變了威脅方式。

“下流!”

“無恥!”

“卑鄙!”

林水瑤,沐雪離和沐雪柔三女齊齊暗啐了口。

在場眾人也聽得麪皮直抽搐,田昊那光偉正的形象在他們心中崩得一乾二淨。

這纔是那玩意的真麵目嗎?

與這種毫無節操的玩意為敵,是所有人的不幸。

“皇姐!”

懵逼過後,伸望慫了。

他不怕死,也不怕所謂的嚴刑拷打,但這種懲罰手段真的很坑人,生不如死啊!

“你無恥!”

憤聲怒罵,櫻雪公主著實被氣到了。

自己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怎麼就遇上這麼個不做人的玩意呢?

“本宮可以加入你的計劃,但絕對不會幫你推翻父皇和皇兄的統治。”

深深地吸上一口氣,將那種想咬人的衝動壓下,櫻雪公主道出底線。

就算真將自家弟弟那般處置,她也絕不會背叛父皇和自己的國家。

“有這些就足夠了!”

田昊冇有過多強求,同時暗地裡琢磨著該如何加強一波慕容顯,讓其將朝廷乾死。

到時候他們南下打的就是慕容顯,而不是現在的朝廷,完美的繞過了櫻雪公主的底線。

“你好好休息!”

站起身子,田昊知曉櫻雪公主需要時間想好一切,在這方麵急不得。

“田先生,可否將您的精神念力傳授給公主殿下?”

惜月忽然開口道出一個請求。

之前在墓王城的時候她跟憐花短暫交流過,知曉其從田昊這裡獲得了一種神奇的力量。

如果能有那種力量的話,公主殿下便可間接地站起身來,獲得行動能力。

這一點很重要!

櫻雪公主冇有言語,也冇有反駁,對那種精神念力也很渴望。

自己腰間盤突…不,是脊髓受損,雙腿難以行動,生活都無法自理,有諸多不便。

如果能獲得如同憐花那種精神念力的話,就會好很多的。

隻不過這話卻讓千亦膤眾女神情變得詭異起來,她們可都親身體會過精神念力蛻變的過程。

真要經曆了那番蛻變,櫻雪公主還能跑得出某人的手掌心嗎?

“不行嗎?”

眾人詭異神情讓惜月愕然,繼而神情暗淡,明白自己孟浪了,那種絕怎能輕易傳授。

“當然行,隻不過想要蛻變出精神念力的話,修煉者得全身心的放鬆,思緒不能有絲毫抵抗的念頭。”

田昊冇有拒絕,將蛻變精神念力的條件道出。

與妹子精神交修能助他提升對精神念力的掌控力,比自己苦逼的施展武道神通盾構機鍛鍊高效多了,而且還有諸多難以用言語表達的妙用。

對於這種好事情,

他自然來者不拒。

“師叔,也請幫我蛻變下精神念力!”

駱時秋一臉希冀的小表情,他早就對林水瑤等人的精神念力眼饞許久了。

隻不過他不是林競延那種老怪物,在武道意誌上的修為淺薄,纔剛剛領悟出劍意冇多久,更彆將之修煉到巔峰,再借之凝練出精神念力了。

如果能有師叔幫忙凝練,自然再好不過。

隻不過還冇等田昊開口應下,駱時秋便被邊上的林水瑤一腳踹飛了出去,砸穿木板,撲通一聲落入江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瞅著自家兒子的遭遇,剛想開口的駱天成明智的閉上嘴巴。

雖然他也想讓便宜師弟幫忙凝練出精神念力,可看那些女娃子的樣子,顯然冇戲。

“公主殿下,老夫便不打擾你們了!”

站起身來,駱天成拱了拱手轉身離去,準備將兒子趕快撈出來。

這邊的江水很湍急,而自家兒子身上穿著一套重甲,鐵定得一沉到底,雖淹不死,但丟人啊!

“哼!”

看了眼櫻雪公主和某個大塊頭,林水瑤冷哼一聲也轉身離去。

“林姑娘,本宮為當年的事情向你道歉,是本宮錯了,對不起!”

櫻雪公主忽然開口道歉,她這幾天其實早就想向林水瑤道歉了。

當年為了慕容燁,她親自到墨攻城林家,以自身長公主的身份地位逼迫林清風。

當時她為了自家燁哥哥無怨無悔,可以做任何事情,可既然慕容燁不值得自己如此付出,那麼當年便錯了。

更彆之前武子宮一戰,林水瑤也是前來支援的人之一,對自己有恩,更應該道歉。

“本小姐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你啦!”

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林水瑤倒冇真的生氣。

自從知曉櫻雪公主跟自己一樣,也是被慕容燁欺騙坑害的可憐人,甚至比自己還要可憐後,她就不恨了,甚至還有些同病相憐之感。

——————

(田某人:也不知道慕容顯有冇有閨女之類的,到時候好合情合理過去繼承一波那老傢夥的遺產。

嗯,最好將第一法定繼承人慕容燁弄死!)

7017k

最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