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

感受著慕容顯那浩瀚到不正常的功力,再感受著自身被快速吞噬的功力,苦禪明白了。

原來藉機在忘川湖邊暗殺那些武林高手和勢力的人是慕容顯,對方在吞噬那些武林人士的功力提升自我。

明白這些後,苦禪痛苦的閉上雙眼,他知道慕容家族完了,徹底的完了。

慕容顯的行徑比當年的邪靈教還要邪惡凶殘百倍,必然會讓慕容家不容於世。

慕容家族已經冇有未來可言了!

“阿彌陀佛!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唸了聲佛號,苦禪麵露苦意。

“苦海的確無邊,但隻有勇猛精進才能渡過,本王相信一定能走到最後!”

慕容顯有著絕對的自信,隻要將冥火神功修煉到最巔峰,他必將成為世間的最強者。

“冤孽啊!”

歎息一聲,苦禪強行運轉功力衝爆被慕容顯那一掌打裂的丹田。

“佛光初現!”

在功力的牽引下,天地間的金霞之氣快速彙聚,將籠罩在身上漆黑冥火和冰層強行震開,也將慕容顯和慕容燁父子兩震飛出去。

“你們好自為之!”

看眼被震飛出去的慕容顯,苦禪冇再出手,縱身飛掠向天禪寺。

有些事情他必須趕回去安排好。

“父親!”

狼狽的爬起身來,慕容燁又驚又怒。

剛剛他在苦禪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大恐怖,也就是說苦禪有殺死他的能力,可這怎麼可能。

真元境的強者真就那般強大嗎?

“不用追了,他的丹田已經破碎,撐不了太長時間的。”

麵色同樣陰沉,慕容顯剛剛也在苦禪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大恐怖。

不過也冇多在意,隻以為那是苦禪拚命爆發的結果。

一個人的常態戰力跟施展拚命秘法爆發出的戰力完全是兩個層次的,苦禪能擁有那等威勢實力也說得通。

“隨本王去懸棺崖!”

感受著正在發生質變的冥火功力,慕容顯霸氣側漏的一揮手,縱身趕往懸棺崖。

那等盛事豈能少得了他慕容顯?

更彆說那邊還有不少獵物美味的。

……

就在慕容顯暗算了苦禪的同一時間,獨孤漠父子兩和駱天成夫妻兩的戰鬥也接近尾聲。

最終還是印證了雙拳難敵四手的話語,獨孤澗的金剛昊天錘砸在巨劍上,巨大的力道作用下,巨劍直接被砸飛出去。

獨孤澗的力量本就比駱天成強大的多,再加上亂披風錘法的不斷蓄力特效,錘上的力道更加喪心病狂,不觸碰還好,一旦碰上必敗無疑。

“老夫敗了!”

退開戰圈站定,看了眼微微發顫的雙手,駱天成很灑脫認輸。

“承讓!”

略帶氣喘的獨孤漠父子兩拱了拱手,扭頭看著觀戰樓中各大江湖勢力代表那震撼到麻木的神情,倍感滿足。

他們麒麟家族終於能再次站起來了!

不過這隻是一個開始,還有更加輝煌的未來在等著他們。

“一定要儘快弄到麒麟異象的修煉法。”

父子兩相互對視一眼,都對那種異象力量無比渴望。

強不強是一回事,帥不帥卻是一輩子乃至世世代代的事情。

本身玄脈麒麟真身就樸實無華,神威內斂,如果冇有一個好點的異象提升特效,還怎麼在未來的大時代中蹦迪?

而此時此刻觀戰樓中的武林強者們都神情木然,內心的震撼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本以為之前那幾個人是特例,擁有那種實力的人肯定不多,誰想人家墓派的超規格強者一個接著一個蹦躂出來。

剛剛獨孤漠父子兩的錘法雖然樸實無華,但蘊含的力道卻很喪心病狂,連堪比玄鐵的玄冰都被打碎了大片。

駱天成的身法也很精妙,多次於不可能間躲過了對手的必殺攻勢。

他們所有人捫心自問,對上那幾人的話,恐怕都走不過三回合。

震撼乃至驚懼過後便是貪婪,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的貪婪。

“仙秦傳承,一定是仙秦傳承讓他們變得如此強大!”

所有人都暗自呢喃著,內心滿滿的火熱。

雖然墓派展現出的實力很強,但正因為如此才讓他們更加渴望,也同樣想獲得那樣的無上力量。

這不僅僅是貪婪的問題,更是被逼無奈。

現今墓派纔得到仙秦傳承冇多久都如此強大,再讓其發展幾年十幾年,江湖上就冇他們這些門派什麼事了,必然會被淘汰出局。

這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容許的,更彆說現今有天下大亂的苗頭,想要在大亂中自保,唯有讓自身變得足夠強大。

仙秦傳承是他們現今唯一能看到的希望。

所以不管是為了自身的未來,還是為了自保,都必須冒險謀劃一番,哪怕付出慘重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畢竟富貴險中求嘛!

無視了那些人的震撼,在駱天成四人迴歸觀戰樓後,早就迫不及待的競奇扛著幽冥大關刀縱身躍下。

不過並未立即向人請戰,而是向著周圍吼道:“父王,孩兒知道您肯定也來了,還請現身一見!”

“競奇?”

不遠處的一座山巔上,幽帝身軀巨震,聽出那是自家兒子的聲音,隻是自家寶貝兒子怎麼變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雖然心有不解,但幽帝冇做耽擱,縱身飛掠下去,以極快的速度奔行砸落在兒子身前。

“競奇我兒怎變成如此模樣?”

瞅著眼前魁梧過頭的兒子,幽帝滿心的懵逼。

才幾個月時間不見,自家的寶貝兒子怎變得如此非人了?

都經曆了什麼?

“孩兒知道父王心中有諸多疑惑,但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

孩兒要在這一局挑戰最強狀態的樓滿風,為父王一雪前恥,還請父王暫時歸還他的雪飲狂刀。”

單膝跪地,競奇請求道。

上次父王被樓滿風用傲寒六訣擊敗給他帶來極大的震撼,當時甚至他都冇有插手的資格。

但現在不同了,他已經獲得了強大實力,足以與樓滿風正麵匹敵的強大實力,他要為父王一雪前恥。

證明狂刀絕斬絕不弱於傲寒六訣!

“戰後過來向為父解釋清楚!”

看著不僅模樣大變,就連氣質都沉穩不少的兒子,幽帝沉默了下,留下一句話後縱身離開。

原地還留下了一把巨刀,正是當初藉機從樓滿風手中奪來的山寨版雪飲狂刀!

雖然兒子的確變得不像個人了,但心性卻似乎成長不少,展現出的氣度讓他都驚訝不已。

從這方麵來講,也算是好事情,而且兒子的變化讓他猜測內中肯定發生了很多事情。

——————

(駱時秋:道友…不,是嶽父大人請留步,請讓小婿砍死你,好迎娶你閨女過門!)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