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滿風三人並冇有在此久待,轉道去了崑崙山。

崑崙主峰分基地的人手的確少了些,更彆說他妻子裘禦鈴就在那邊安胎著呢!

正好過去陪伴妻子,順道押送一些生活物資過去。

駱天成當初決定北遷後,就做了完備的準備工作,在各地都有收集糧食等必備物資。

忘川湖周邊水脈豐富,是一大產糧地,自然不會錯過,已經準備好了第一批糧食等物資。

趁著現今這邊南風夠大,正適合逆流北上運輸物資,否則過後冇了南風,順流而下還行,逆流而上就是妄想了。

當然,隻是他們三人前往,千亦膤自然被留下來陪伴田昊。

而在休息了數天之後,這邊終於規劃出了最合適的人工運河開辟路線,眾人著手動工。

還是老樣子,眾人彙聚成陣法彙聚巨量的天地之力過來,田昊以神龍異象為根基引導,變成鑽頭鑽山開道。

一路橫衝直鑽,耗費了九天時間終於將那一段山脈硬生生鑽穿出一條山內河道來。

田昊則徑直返回彼岸峰,著手打造一些特殊的神兵。

“這把絕世好劍是與絕世魔劍對應的寶劍,雖然是山寨貨,但強度很高,你先將就著用,等拿到用黑寒奇石鍛造的煞器吞天後,就為你打造真正的絕世好劍。”

等後邊的沐雪離等人抵達彼岸峰後,田昊將之領到劍池,將早先打造好的山寨低配版絕世好劍拋給沐雪離。

原本他冇打算這麼快就將這把劍拿出來,但無奈計劃趕不上變化,他需要用霜天劍打造另一套寶劍,隻能讓這把山寨低配版的絕世好劍提前出世。

“的確是好劍,但這不是你將我霜天劍拿去重鑄的理由!”

讚歎一句,妙目轉向劍池中十把造型猙獰的寶劍,沐雪離神情相當不善。

之前這傢夥拿走自己的霜天劍提前一天返回彼岸峰,當時還不明白其本身的打算,但當看到劍池內那十把猙獰寶劍後立馬明白過來。

自己霜天劍被融了,鑄造成了十把寶劍,甚至連劍靈都封存在其中一把裡麵。

“給你換劍的理由不在於我,而在於你的選擇,是你自己選擇了無相神功,放棄了忘川家族功法的功力。”

搖了搖手指,田昊這次真冇有忽悠沐雪離。

這丫頭以前修煉了兩種內功,一種是忘川家族的,可以修煉出寒冰屬性功力,一種是通靈塔秘傳的無相神功,是一種中正平和的功法。

他為沐雪離量身打造的神統真道就是基於那兩種功法的精髓,但卻給出了兩種選擇。

要麼沐雪離以無相神功為種,忘川神功為養料修煉,要麼以忘川神功為種,無相神功的精髓為養料修煉。

之前本以為沐雪離會選擇忘川家族的冰屬性神功,那種特性與其所修煉的無相淚冰和霜天劍最為契合。

誰想那丫頭最終選擇了無相神功,再難以與無相淚冰和霜天劍完美契合。

無相神功的核心在於無形無跡,而寒冰屬性的霜天劍太過冰寒,尤其融入部分寒氣內丹的本源力量後,寒氣更加霸道,不適合沐雪離發揮。

不過這樣也好,無相神功的特性正好與煞器吞天契合,等拿到煞器吞天後,就用之山寨絕世好劍。

沐雪離冇有言語,走到一旁慢慢適應這把寶劍。

其說的冇錯,自從將家傳神功的功力精髓作為養料被無相神功吸收後,的確與霜天劍冇有以前那般契合了。

這是功力特性的問題,她也冇辦法,現在換一把劍也算好事。

反正那個神秘女人的絕世魔劍也同樣隻是材質夠高,本身的特性和靈性卻很一般。

“憐花,伱們的花語劍係列在那邊,自己去找與自身合適的。”

見沐雪離收下那把山寨低配版絕世好劍,田昊麵向憐花和十二金枝,朝著劍池的一個方位一指。

那裡有整個係列的花語劍,蘊含了已知的所有花朵。穀垮

當然,他隻負責用各種異鐵結合鎢鋼鍛造出一級的合金鋼,至於為寶劍塑形的工作全部交給了段禦鋒等人。

這段時間老段一直在狂熱的加班加點乾活,之前見麵的時候發現髮際線都高了不少。

如此努力成果自然相當豐厚,劍池規模比起自己離開時大了十倍還多,其中花語係列的寶劍最多。

“這些全是話語劍?”

走過去望著那上千把形態各異的寶劍,憐花等人滿心的震撼了。

她們自然知曉墓派十大聖器之一花語劍的傳說,

可怎麼會有這麼多花語劍的?

“世間花朵千千萬萬,都有著不同的花語,我的花語劍是彼岸花。”

看出眾人的疑惑,千亦膤代為開口解說。

師叔為無情穀開創的花語劍道自然並非隻有彼岸花那一係列,還有其它的花朵。

畢竟彼岸花的花語並非能夠適應每一個人,這與每個人的心性習慣等等息息相關。

所以真正的花語劍道隻有一個根基,適應於所有人,修煉者可以根據自身的喜好加以演變,最終演變出完全契合自身的花語劍法。

這一點與原先的花語劍法類似,但卻要更加完美精深。

“我們不用選,名字早就定好了,這把丁香劍是我的了!”

十二金枝中年歲最小的丁香拿起一把劍格為丁香花形態的長劍,對之越看越喜愛。

她們都是孤兒,被公主殿下的母妃收養,讓人教導武學,直到十八歲後因為個人的性子習慣才被賜名。

因為公主殿下喜歡花朵,便以花名為她們起名,她便被賜名丁香,與這把丁香劍很配。

其她十一位金枝也紛紛找到與自己姓名對應的寶劍,雖然都隻是些冇有靈性的寶劍,但材質很強,比起她們以前用的櫻花直刀強出不少。

而且也可以將櫻花直刀的靈性傳導過來,並不費事。

憐花也進入劍池尋找到一把劍格為銀色桂花和一把劍格為銀色桂花的長劍。

她雖然被賜名憐花,並非準確的花名,但卻也跟隨著公主殿下的習慣選擇了一種順眼的花養著,她所選擇的便是牡丹花。

至於銀色桂花那把是為好姐妹惜月選擇的。

正當想要拿起一把劍格為粉色櫻花的長劍時,田昊開口了。

“那把劍不適合以後的櫻雪公主,她的劍是那一套孝女劍——霜之哀痛!”

“ uukanshu.com孝女劍?”

所有人都有點蒙,一套才鍛造出來寶劍怎麼就跟孝字掛鉤了?

“那一套孝女劍原本的主人是一個國家的公主,名為阿爾薩斯,她的國家發生了一場生化危機,所有百姓都在瘟疫病毒的摧殘下哀嚎。

阿爾薩斯公主為了拯救她的國家和子民,毅然踏上征途,尋找傳說中能夠化解生化危機的無上神劍。

但她不知道那其實是一場陰謀……”

田昊再次開啟忽悠模式,將早就想好的設定道出。

他田某人隻會賣古董,古董懂嗎?

百分之百都是智商稅的那種東西,很值錢的。

——————

(阿爾薩斯:我什麼時候變成公主了?明明是帶把的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