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你看書網,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崑崙山西邊那片山脈環境還可以,且易守難攻,足以安置我們的人,還有幽都地府所在的那片盆地,目前就定下了這兩處地方。”

指了指地圖上的兩片地方,田昊笑的很和善,表示他們是真正的友軍。

索連城也笑了,這兩片地方都是域外之地,一個與他們這邊間隔著地形複雜嚴酷的崑崙山脈,一處間隔著上千裡的大沙漠。

在那裡立國,日後哪怕強盛起來也基本不會與他們這邊發生衝突,甚至還能為他們分擔一波壓力。

要知曉崑崙山西邊的西域諸國可一直都不怎麼安分,前段時間精絕國還與他們這邊大戰過一場,被十一皇子伸望擊敗。

如果攻墓派想要在那裡立國,必然會直麵西域諸國的針對,對他們而言是大好事情。

甚至攻墓派在那邊發展壯大的話,他們還能藉機壓縮給伸望皇子軍隊軍費,讓其難以做大。

幽都地府那片盆地同樣是一個大坑,周圍是一望無儘沙漠不說,還得直麵北方蠻族的兵鋒。

太子提及今年蠻族會有大動靜,到時候讓攻墓派用這種非人的戰略手段去與蠻族血拚再合適不過了。

最重要的是攻墓派既然準備在外立國,那就肯定不會臣服於太子殿下,到時候他們父子兩仍然會是太子麾下最靚的仔。

一舉多得,一舉多得啊!

“此事本官會如實稟報太子殿下,請殿下定奪,不過應該不會有問題,我也會請父親在朝堂上給與支援。”

索連城微笑著給出答覆,這是合則兩利的事情,他們冇理由拒絕。

“那多謝小索了!”

很和善的拍了拍索連城的肩膀,巨大的力道傳導下去,讓腳下堅硬木質甲板都出現數道裂紋。

“田先生還是彆拍了,再拍下去本官怕是得躺著了。”

苦笑聲,索連城無奈的很。

這位勁太大了!

“你這身子骨太弱了!”

給出一個差評,田昊始終認為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而且內功修煉到一定程度,孱弱的身體就會成為內功發揮的桎梏。

哪怕先天之後的每次大境界突破都能讓自身脫胎換骨,可相比於內功本身的威能提升,身體上的提升卻要差太多。

這就好似將一架戰鬥機的發動機引擎安裝在玩具車上,根本無法發揮出發動機引擎的效能,強行爆發隻會車毀人亡。

說到底內外兼修纔是王道,並且越往後優勢越大。

“田先生可知寒鐵大墓驚現神龍的事情?”

念頭一轉,索連城意有所指的問道。

這也是他此次親自過來的另一項任務,當初那頭岩漿神龍是在攻墓派進入寒鐵大墓底部後不久纔出現的,而且攻墓派之前向外宣稱獲得寒鐵大墓的破墓令。

應該知曉些神龍的事情,甚至有可能那就是攻墓派釋放出來的。

隻不過剛剛看到的那頭泥水神龍讓他有了另一個更加可怕的猜測。

“你是想問我剛剛那個泥水神龍跟寒鐵大墓神龍的關係吧!”

似笑非笑的看去,田昊不喜歡拐彎抹角的交流。

冇辦法,華夏語言文字博大精深,一句話能硬生生給你整出好幾個意思,有些還是截然相反互相矛盾的,太燒腦了。

“還望先生不吝告知,好讓本官回去能交差。”

見田昊不避諱,索連城將自身姿態放得更低。

雖說自己是朝廷中人,但這位卻是一位超乎想象的強者,估摸著就算自家老父親對上了也得被按在地上摩擦。

除此之外,人家攻墓派都準備立國了,這位以後就算不是國王,也必然是一國高層,身份地位可不是自己能夠比擬的。

更彆說接下來還得跟人家攻墓派合作,分潤下開鑿運河的功績。

這個時候將姿態放低點準冇錯。

“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弄得泥水神龍與寒鐵大墓中出現的神龍有著本質的不同,比之差了太多太多,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你也看到了,之前我們的人都在用陣勢引導天地之力彙聚過來作為驅動泥水神龍的能量源泉。

冇有他們相助的話,我絕對弄不出來那等規模的泥水神龍,而且威能也遠遠不如寒鐵大墓的那頭神龍。

甚至當初在寒鐵大墓中,我們也都險死還生,差點栽在那裡,真想不通祖師為什麼會在那種地方建立大墓。”

田昊也不避諱,將內中實情道出,並且句句屬實。

泥水神龍的確與岩漿神龍有著本質的不同,畢竟一個用的是水,一個用的是岩漿,那能一樣嗎?

而且岩漿神龍是他憑藉一己之力,拚命爆發塑造出來的,但現在的泥水神龍卻是藉助眾人之力塑造出來的,差距很大的。

隻是這話聽得邊上的林水瑤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那臭石頭又在騙人了。

“那也很強了,如此手段如果用在戰爭上,必將所向披靡。”

稍稍放心一些,不過索連城對剛剛的泥水神龍仍然很驚歎,那絕非人力所能抗衡的存在。

至於田昊的話語他並未懷疑,之前看的清清楚楚,那些攻墓派門人和林家子弟佈置成陣法彙聚天地之力加持泥水神龍, uukanshu.com方纔有了那等喪心病狂的體量。

而據他所知,當初在寒鐵大墓中攻墓派可冇有出動那麼多人手,甚至當時在整個崑崙山中都冇有那麼多人。

那個時候攻墓派的門人弟子們基本上都在全國各地跑業務,處理雲軒樓那些勢力的產業錢財,以及收購各種物資呢!

冇那麼多人,自然不可能佈置出陣法,並塑造那般強大的岩漿神龍。

看來那的的確確是一頭神話傳說中的神龍。

“也就看著挺唬人的,本身存在很多缺陷,彆的不說,隻要來一位頂尖強者擾亂周圍的天地之力,或者直接用火藥炸,讓陣勢停下就能破之。”

愁悶的一歎,田昊是一個老實人,這次同樣冇有騙人。

泥水神龍看著的確很猛,但破綻真的很多,最關鍵的一點便是維持陣勢的那些人,一旦那些人的陣勢亂了,冇有冇有陣法彙聚的天地之力加持,泥水神龍也維持不了多久。

最關鍵的是,泥水神龍的關鍵核心在於自己用龍脈武意演化出來的神龍異象,冇有那玩意的引導甦醒,陣法也隻能彙聚出一坨混雜的天地之力罷了。

隻有憑藉那些人自身的力量,弄出那種水龍纔算功成,現在差太遠了。

索連城一想也是,那種手段看著的確很猛,但破綻也不少,隻要動腦筋,破掉不難。

可相比起來,駱天成等人卻在無語望蒼天,那位師弟的確冇騙人,句句真話,可那真話裡麵都藏著坑的。

現在看著索連城,他們不禁回想起當初自身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一幕幕。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