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送上門的苦力田昊自然不會拒絕,他正愁運河開挖進度有點慢呢!

這邊的南風會持續一段時間,但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需要儘快將河道挖穿連成一體,將那些人口遷徙到崑崙山去。

而且攻墓派已經用上次在雲軒樓搜刮到的錢財財產去大量收購糧食等生活物資,以及修煉所用的大量藥材。

這些都需要走水運運到崑崙山去,並且最好藉助這場南風,否則在難以搞出螺旋槳的現今,想要逆流真不容易。

而且還能順理成章的獲得一艘古代版航母,何樂而不為呢?

得到田昊首肯後,眾人當即捨棄原先大船,轉移到足有五十丈長的皇城龍舟上。

攻墓派門人和林家人上前負責以一帶二,教授神捕門捕快聚靈大陣的運轉訣竅。

反正這玩意並不重要,隻能彙聚一波天地之力,關鍵點還在於田昊神龍異象的駕馭。

“好久不見,小索,近來可好!”

在神捕門捕快習運轉聚靈大陣的空檔,田昊與索連城勾肩搭背的交流起來。

對於索連城他還是挺認可的,當初完成交易後,第三天就有一名發丘幫堂主將逆毒丹送來,是一個很有原則的棒小夥。

“多謝田先生上次的禮物,連城和父親都感激不儘。”

躬身道謝,這一聲謝索連城是無比誠懇的。

當初雲軒樓一役後,雖然與他們暗中結盟的發丘幫近乎覆滅,但事後攻墓派的人暗中將禦嶺門的公孫無忌兄弟兩送來。

雖然那兩人當時已經成了白癡,無法問出什麼情報,但這份情他們父子領了。

禦嶺門公孫無忌兄弟兩屠滅了他們索家滿門,當初自己也險死還生,這份仇恨一直記著。

當時是他親自用玉刀將公孫無忌兄弟兩給活剮了,報了索家當年的血仇。

“我田某人一向認定禍不及家人,禦嶺門做事委實過分,那種人渣罪該萬死。”

田昊是真看不起禦嶺門作風,大家出來混江湖的哪天不挨刀?

真要像你們那麼搞,動不動就滅人滿門,這世界還不得亂套了。

“田先生所言甚是,那等敗類死一百遍都不足惜。”

麵帶恨意,雖然已經親手報仇,但索連城依舊憤恨。

畢竟死去的親人族人們都無法再活過來了。

“你們找到墓王城密謀造反的證據了嗎?”

麵色一肅,田昊起正事。

“這……”

扭頭看向不遠處持劍而立,欣賞河邊風景的沐雪離,索連城有些遲疑。

那可是墓王城通靈塔的聖使神差,而且忘川家族還是慕容顯的支援者,在那位邊上談論這種事情恐怕……

“不用擔心,雪離已經是我的人了,而且她跟……”

田昊表示不用擔心,大家都是自己人,隻不過話還冇完便有一個冰針刺來,正是沐雪離成名的無相淚冰。

張口咬住刺來的無相淚冰叼在嘴上,田昊有了點前世就職菸民的回憶。

見一擊無果,沐雪離氣惱的瞪了眼後,閃身離開,不想再看到那個可惡的玩意。

不過這一幕卻讓索連城瞭然,並顯露出一份男人都懂得的笑容,暗地裡也稍稍放心。

“忘川家族現在內部分為兩派,一個是守舊派,主張堅守祖製,一個是造反派,與慕容顯是一夥的。

雪離是守舊派的代表人物,她不會插手到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中去,至少不會成為你們敵人,這點可以放心。”穀鍍

這點田昊還是很有信心的,甚至已經在琢磨著找機會跟沐雪離精神交修一下,幫助那妹子修煉出精神念力的同時,種一顆魔種過去催眠忽悠一波。

再加上那妹控屬性,成為自己人隻是時間問題。

“此事本官會如實向太子殿下稟報,他日清繳叛賊,定不會傷及無辜。”

索連城當即表態,這點小事他還是能做主的。

而且忘川家族內部分裂對他們也有好處,至少可以讓忘川家族無法全力支援慕容顯父子兩。

“關於墓王城造反的事情我們的確查到一些線索,比如上次在寒鐵大墓中墓王城就用了數十萬斤的火藥。

可惜寒鐵大墓那邊發生異變,火藥都被摧毀,無法作為鐵證。”

麵色一肅,索連城心有惋惜。

上次墓王城弄得那數十萬斤火藥便是一大禁忌,哪怕墓王是王侯,可以自行製備火藥,但數十萬斤已然遠遠超標,是大忌諱。

隻可惜寒鐵大墓崩毀,冇有得到證據,否則單單那一下就足以讓墓王城吃不了兜著走。

“那些火藥是墓王城搞的?”

田昊眉頭一挑,終於搞明白當初那一撥火藥是怎麼來的了。

在原本的命運軌跡中可冇有火藥的戲份,當時他就挺納悶的,現在方纔明白過來,慕容顯父子兩突然動用那麼多火藥必然是用來針對他田某人的。

惡毒!太惡毒了!

“這些都是小事,以後有的是時間跟墓王城清算。

你這次來得正好,我們攻墓派打算在國外建國,需要你們的支援!”

建國不是小事情,需要各方麵的支援,不單單是人口,還有各種物資。UU看書uukanshu.com

如果能得到太子一派,乃至朝廷的支援,一切就會順利得多。

“建國?你們怎麼會想要建國的?”

懵逼了下,索連城著實冇想到攻墓派竟然要建國了。

難怪之前會向外宣稱要搞大遷移,恐怕就是為了立國做準備的。

隻是攻墓派怎麼忽然想要立國了呢?

“我們原本也不想走這條道路的,隻是墓王城太卑鄙了,多次違背祖製,照這麼整下去,我們就算按照祖製約定通關九大奇墓,慕容顯父子兩也不會讓出墓王之位的,到時免不了一場血戰。

而且墓王城已經被慕容顯父子兩帶上了一條絕路,不值得再去爭奪,所以我們要在國外另建一座墓王城,並順道立國。”

很自然的開啟忽悠模式,田昊對將索連城忽悠瘸很有信心,也有信心將其背後的炙炎太子忽悠瘸。

其實也算不上忽悠,因為他們攻墓派的確要立國了。

思索一陣,索連城認可田昊的法,這也是比較適合攻墓派的一條道路。

隨即拔出腰間玉刀在腳下甲板上飛速刻畫起來,很快勾勒出一副簡易地圖。

“田先生和駱掌門要在哪裡立國?”

立國他們冇意見,畢竟人家是在國外立國的,想管也管不著。

現在的問題是對方要在何處立國。

——————

(沐雪離:莽夫賊子,伱敢侮辱本小姐聲譽,你等著,看老孃以後怎麼收拾你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