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要做的就是在用自身功力藉助陣法牽引彙聚天地之力的同時,煉化一部分天地之力補充自身消耗,將陣法長時間的維持下去。

聽懂了冇?”

“懂了!”

攻墓派門人狂熱的高吼,對田昊有著無比的崇拜。

他們也都轉修了掌門傳下的麒麟玄功,實力暴漲,對帶來麒麟玄功的田昊自然無比感激。

更彆說這位還帶領他們攻墓派先後拿下兩座奇墓,開創了攻墓派上千年前所未有的先河。

如此豐功偉績,豈能不讓他們崇拜狂熱?

更彆說他們此次還有幸參與到田昊的武道神通挖洞計劃之中,如果能從中領悟出一些奧妙的話,足以獲益終身了。

“你們呢?”

看向林家的那部分人,田昊問道。

這些人是接下來打洞計劃的根基,必須做好配合。

“明白了!”

林家眾人看看林清風和林競延兩位家主,趕忙開口迴應表示明白。

“很好,現在運轉陣法!”

滿意點點頭,田昊將這些天修複好的龍脈武意顯現出來,化為神龍異象,更取出王離從寒鐵大墓底部取出的寶珠拋入神龍異象口中。

操控神龍異象吞噬後方眾人以陣法彙聚來的天地之力和部分功力,將神龍凝實。

這還冇完,神龍異象以彙聚來的天地之力為根基,催動口中寶珠,牽引浩瀚的天地寒氣降臨。

崑崙山中最多的天地之力還是天地寒氣,遠比普通的天地之力多的多。

用天地寒氣來作為能量源再合適不過了。

隻不過天地寒氣畢竟是極端的特殊天地之力,牽引運轉起來很耗費功力。

所以田昊以前纔沒動用這玩意,但現今不同了,先是有那顆寶珠加快彙聚天地寒氣,後方又有那麼多馬仔供應力量損耗,借之催動天地寒氣,完全不用他動用功力催動。

而隨著天地寒氣的不斷彙聚,為原本的神龍異象覆蓋上了一層玄冰甲,如同一尊寒冰神龍,威武非凡,更散發著極致的寒氣。

“出發!”

招呼一聲,田昊操控著神龍異象撞向對麵石壁,浩瀚的天地寒氣以盾構機之法超速運轉,堅硬得岩石如同水流般被快速排開,擠壓向四周,並重新塑形固定,變得更加緻密堅硬。

這般一路奔行,開辟的速度極快,第一天就狂飆出了一百裡,結果便是那群人癱了。

“師叔,冇必要這麼拚,我們有的是時間。”

取出一粒藥丸遞給田昊,寒千落勸解道。

之前實在太快太拚了!

“這東西能頂一天的體力消耗?”

接過寒千落遞來的藥丸,田昊好奇的打量著。

之前駱天成說帶來了一批辟穀丹,一粒下去就能頂上一整天。

當然,隻是補充體力消耗,維持身體機能運轉。

“掌門師伯說這是從上古時期傳下的丹方,但很多藥物早已經絕跡,效用大減,不過的確能頂上一天的身體消耗。”穀淺

寒千落對這點很確定,因為她之前就嘗試過,的確很有用。

“師叔你恐怕得多服用一些!”

忽然打量一番田昊那巨大的塊頭,寒千落又從藥瓶中倒了幾粒辟穀丹出來。

“對傀儡陰兵操控的如何?”

將那幾顆辟穀丹嚼碎吞下,田昊看向被寒天傲等人揹負的傀儡陰兵。

寒冰古城中總共儲存著十八具傀儡陰兵,隻不過其中八具因為各種原因損壞無法再用。

剩下的十具傀儡陰兵中寒氏一族因為每次進來的人數原因,隻會啟用其中六個,不過上次逃離時,寒天傲將所有傀儡陰兵都帶了出來。

這些可都是好東西,筋骨強度足以與玄鐵媲美,原本命運軌跡中,連寒千落的太古指刀都難以刺穿其頭骨,鬼手刀也難以將之貫穿。

而按照寒天傲所言,這些傀儡陰兵都傳承自仙秦帝國,

並非寒氏一族所塑造的。

“已經按照師叔傳下的亡靈轉生**的法門,凝聚念力生種融入九尊傀儡陰兵腦髓裡麵蘊養,已經能勉強操控他們行動,但隻限於一丈範圍內,難以形成戰力。”

心有沮喪,自從師叔指點可以將傀儡陰兵煉化成自身的分身後,她就很努力的修煉亡靈轉生**。

可直到現在也隻能勉強控製那些傀儡陰兵行動,難以形成戰力。

“他們的腦髓早就萎縮了,等到了忘川湖那邊拿到小漠挖出的雪芙蓉後,我用神藥幫那些傀儡恢複生機,到時候就會好控製的多。”

開口安慰了句,田昊在認知到寒千落的作死能力後,就思索著該怎麼提升安保力量。

單靠活人的力量不夠,得搞點死人上去,最後寒天傲等人帶出的陰兵傀儡讓他有了靈感。

以道心種魔**係列外加從侯卿等人那裡得到的幾套控屍之法,最終搗鼓出了那套所謂的亡靈轉生**,其實就是個高等級的煉屍控屍之法,將死屍當做神兵來煉化,成為自身戰力。

“小昊,如此神劍給傀儡用著著實可惜,你還是收回去吧!”

揹負著一尊傀儡陰兵的寒天傲走來,手中持著一把金色長劍,不太理解田昊的奢侈。

他們傳承的傀儡陰兵法其實說穿了也冇什麼,就是個木偶劇,用天蠶絲遠程操控傀儡。

在寒鐵大墓底層那種鐵索上自當無往不利,可真要出來與人放對,隻要被髮現天蠶絲的秘密,隨便來上一個武者就能將之破去。

將如此寶劍交給傀儡陰兵使用太過可惜,萬一被人奪了去可就虧大發了。

而且這九把神劍不僅與侄女寒千落手中的敗亡劍同款,之前還由九名駱氏家族族老執掌,現在卻被田昊安排到了他們的傀儡陰兵手上,他也挺不好意思的。

畢竟傀儡陰兵之後會被寒千落使用,說到底還是在他們寒家。

“UU看書 www.kanshu.com寒老哥就彆推辭了,那九把神劍材質特性特殊,我們活人可不好掌控,一個不好就得傷及自身。

先前隻是藉助其鋒芒用著罷了,更彆說大家都是自家人,何必見外呢?”

邊上的駱天聞笑著解說了一句,說到最後還向寒千落看眼。

大家都是自家人,見外可不好。

更彆說千落那丫頭已經算是田師弟的未婚妻了,再者十把敗亡劍都是師弟親手打造出來的,人家拿過去給自家未婚妻使用,誰也冇資格說什麼。

駱天聞的話語和最後那一眼將寒千落再次鬨了個大紅臉,都不敢去看身旁不知何時陷入沉思的田昊。

田昊在想事情,想一件大事情。

——————

(田某人:傀儡劇不好搞啊,我需要與某火影中的藝術家秉燭夜談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