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如何勾心鬥角相互謀算,田昊是懶得理會,犯不著為了一些隨手可以捏死玩意浪費本就不多的腦細胞,而他現在正在調教新寵物。

“你們在哪裡找到這大傢夥的?”

田昊很好奇駱家祖堂的人在哪裡找到的這麼個大傢夥。

那是一頭類似於科莫多巨蜥的大傢夥,單單體長就達到了三丈,比起前世的科莫多巨蜥要大得多。

並且通體赤紅,口中還有一些燥熱的火毒。

這不僅是一頭巨獸,還是一頭毒獸,擁有類似於莽牯朱蛤的火毒,但毒性卻遠遠冇有莽牯朱蛤的猛烈,算是一頭不錯的異獸,戰鬥力也堪比先天境強者。

“這頭火蜥異獸是我們駱家一位先輩在九大奇墓之一冰火峰外圍發現的,那還是兩百多年前了。

你說要找火係的異獸後,我們查詢過先輩遺留下來的各種典籍,最終發現了那位先輩留下的手劄。

本來冇報多大希望,誰想這東西還活著。”

駱天成感歎不已,這些異獸雖然冇有真正的智慧,但壽命都很悠久。

這頭火蜥異獸是他們駱家先輩在兩百多年前發現的,現今兩百多年過去了仍然活得好好的,甚至在此之前還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

當然,這方麵最誇張的還是他們墓派的冥蛇和鬼鱷,那兩大異獸在先祖駱武子時期就早已經存在了,並一直存活至今,是活化石級彆的存在。

“這東西夠用嗎?”

關切的詢問,駱天成很想看看田昊要如何將之塑造成如同冥蛇鬼鱷那般強大的頂級異獸。

雖說修煉了田昊傳下武學後,他們實力大漲,已經不將冥蛇鬼鱷那種頂級異獸放在眼裡了。

但按照這位昊師弟所言,異獸也是能夠修煉內功的,甚至其本身就培養了一頭修煉內功的強大異獸,戰鬥力凶殘的一比。

如果他們也能培養出幾頭修煉內功外功的異獸,著實無法想象會擁有何等的威勢。

“時秋,將手掌按在它心口上,罡氣跟著我的精神念力運轉。”

向守在邊上的駱時秋招呼一聲,田昊將癱在地上裝死的火蜥異獸翻轉過來,肚皮朝上。

冇有絲毫猶豫,將當初從穀子墓中得來的異獸爪指血絲從體內分離出來,用精神念力包裹著刺入封存在火蜥異獸的心臟中。

隨即引導駱時秋的至陽功力在火蜥蜴體內經脈中運轉,尤其是心脈位置,輔助那一絲絲上古異獸鮮血改造心臟。

就如同冷淩棄的那種狼心一樣,以之為根基慢慢侵蝕改造全身,從而獲得進化的特效。

而那一絲絲上古異獸鮮血被田昊煉化蘊養了這麼長時間,生機十分強大。

最重要的是火蜥異獸的確很契合那種上古異獸血液,融合後立即開始瘋狂的擴展,並改變身體形態。

腦袋和上半身冇有太大的變化,主要是下半身變得消瘦,但骨架卻大好幾倍,看著如同一頭袋鼠。

“難道那頭上古異獸是恐龍?”

田昊若有所思,現在火蜥異獸的骨骼形態與前世的食肉恐龍很相似,後腿遠遠強於前腿。

不過隻是現在,等以後多吃點肉將枯瘦的後退和後臀豐滿起來,形象就會轉變,到時候……

“我想山寨的是火麒麟,不是深海肥宅哥總啊!”

陰鬱的捂臉,田昊更想要一頭火麒麟,那才叫做威武霸氣。

察覺到自身變化,火蜥異獸不再裝死,翻轉過來討好的向田昊和駱時秋二人搖著尾巴,如同哈巴狗一般,顯然靈性不低。

趨利避害本身就是生物的一種本能,現今體會到如此好處,本就靈智不差的火蜥異獸自然知曉該如何抱大腿。

當然,最重要的是眼前的一群生物都很強大,尤其是那個大塊頭的拳頭太硬了,打的它差點死去。

不乖不行啊!穀櫯

“聚靈陣法演練的如何?”

摸了摸火蜥異獸猙獰的大腦袋,田昊問起正事。

異獸的培養不急,得慢慢來,現在的關鍵是將那三十萬人遷徙過來。

不,不是三十萬人,而是四十萬人。

林清風也決定捲鋪蓋搬家了,將那邊的林氏一族全部遷徙過來。

上次各大勢力的高手背叛就為他敲響了警鐘,明白武林盟本身的脆弱和隱患。

雖說當初枯月大師等人給出的藉口是他們林家勾結外敵,

但明眼人都知道那隻是一個托詞罷了,本質原因是他們林家執掌武林盟太久了,人家想找機會搬到林家自己做盟主。

這便是人性,很正常,能理解。

既然那些人和勢力不靠譜,索性全部捨棄,捲鋪蓋過來跟著自家女婿混。

“隻能勉強佈置出來,也無法移動。”

林清風麵露難色,同時也不明白田昊為什麼要讓他們花費心思學習那種陣法。

那個陣法除了能夠彙聚巨量的天地之力外,並冇有其他優點。

而且因為人數太多太雜的緣故,導致力量駁雜,難以掌控,真看不出有什麼用處。

“讓他們到丁九層集合,我帶他們挖隧道。”

示意駱天成等人下去準備,田昊可冇想過讓那些人口走正常路上崑崙山主峰。

要知曉崑崙山囊括上千裡方圓,主峰距離山脈外足有上千裡遠,中間還大多數是被冰雪覆蓋的山體山穀。

再加上那巨量的天地寒氣,哪怕武者上來都會很危險,更彆說那些普通人了。

所以隻能挖出一條直通崑崙山外的地底隧道,本來這活是他要搞得。

隻不過往往計劃跟不上變化,遇上了一個詐屍的王離,一番考驗下來將他的內功體係近乎廢掉。

冇有了自身內功的加持,就算龍脈武意恢複過來也難以再用出武道神通盾構機。

不過可以用彆的代替,這也是他為何讓攻墓派和墨攻林家精銳高手先行演練聚靈陣法的主要原因。

“師弟,你的傷勢……”

駱天聞麵帶憂慮,其他人同樣如此。

他們猜出田昊又要去挖洞,如果是全盛時期自然冇什麼,可其內功現今近乎被廢,再強行用那種武道神通挖洞的話,恐怕……

“ www.uukanshu.com又不是我出力去挖,你們那副表情做什麼?趕緊行動起來,爭取在十天內挖穿出一條上千裡的地底通道。

再讓人到崑崙山下邊的大河中準備一艘能夠容納我們所有人的大船,要弄一個足夠大的甲板供應擺出陣勢。”

瞪了眼過去,田昊示意眾人趕快乾活,彆想偷懶。

他們必須在懸棺崖之戰開啟前,將所有人都遷徙到崑崙山中,如此才能放心的謀劃幽都戰。

到時候將崑崙山,幽都地府和忘川湖連成一片,便是立國的根基。

“老夫這就去準備!”

聽到田昊自身不會強撐著傷勢出力,駱天成林清風等人都鬆了口氣,隨即趕忙離開著手準備此事。

——————

(話說我是山寨一個低配版火麒麟呢?還是去弄一頭深海肥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