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藥?誰帶進來的?這麼貼心?”

一邊承受著天雷鞭屍,田昊一邊思索著爆炸的源頭。

那肯定是火藥,比一般的火藥強一點,並且數量很喪心病狂,威力堪比上千個煤氣罐爆炸了。

若非那一波爆炸將他炸上來,以現在的身體狀態想要出來可不容易,畢竟逆天而行和身上的鎧甲劍匣太重。

那一波爆炸真的很給力,相當給力,他一定要好好謝謝將炸藥帶進來的人。

可想了好一會兒仍然無法確定那位恩人是哪個,索性不再去想,專心運轉殘餘的功力輔助天劫戰甲抵擋天譴雷罰。

彆看之前特效整的很猛,但消耗也不小,甚至還造成極大損傷。

丹田內的真氣太極圖崩潰,丹田本身也受損極大,周身各大竅穴儲存的真氣漩渦消散,內功體係近乎廢掉。

除此之外,龍脈武意也損耗極大,甚至體型都縮小到最初的拇指大小,可謂一朝回到解放前。

“希望政哥的遺產能讓人滿意!”

歎息一聲,扛過三重天譴雷罰後,田昊看了眼已經趕到近前的千亦膤等人,意識進入識海檢視此次最大的收穫。

此次總共獲得了三樣東西,一是王離的寶甲寶劍,二是那顆能夠彙聚天地寒氣的寶珠,三是那塊和氏璧玉佩。

寶珠和寶劍被塞進了劍匣裡麵封存,寶甲被他用精神念力帶著飛出來散落在周邊,和氏璧玉佩卻被龍脈武意一口吞下,跟著回到自身識海。

顯然和氏璧玉佩便是吸引龍脈武意的寶物,內中也必然有著政哥的一部分遺產。

意識進入識海,第一眼便看到浮現的逆天鏡,在其下方則鎮壓著一尊身影,那尊身影在打量著頭頂上鎮壓著的逆天鏡。

“政哥?”

打量一番對方那帝冠和黑金帝袍,田昊對其身份有了些猜測。

本以為隻會得到政哥一些遺產,或者指引出政哥墳頭所在,誰想驚喜更大,竟然見到了政哥本人。

“政哥?”

嬴政一愣,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稱呼。

“有此寶在身,你足以與朕同行,互為兄弟!”

再次抬頭看了眼頭頂上的逆天鏡,嬴政認可的點點頭。

那麵鏡子很強,比自己的和氏璧還強,擁有如此重寶,田昊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至少不會比自己差,有資格與他嬴政稱兄道弟。

“政哥你現在是什麼狀態?是跟白起將軍一樣的殘魂,還是跟王離將軍那樣的元神遺留?”

田昊倒也不怕,飄上近前詢問道。

“這隻是朕的一絲絲元神,藉助和氏璧玉佩保留至今。”

握了握手掌,嬴政很不喜歡這種無力的感覺,太孱弱了。

可冇辦法,當年時間緊迫,根本來不及留下更多的力量。

“你早就料到我會來這裡?”

若有所思,田昊猜測政哥留下這一絲絲元神是專門在等自己,也早就料到自己會過來。

“和氏璧擁有時間的無上偉力,能夠看穿過去未來,朕當年藉助和氏璧在未來的一角中發現了你的存在。

你是一個變數,一個蒼天都無法預料的變數。”

嬴政對田昊是很認可的,看到的未來畫麵騙不了人。穀訕

“蒼天到底是什麼?”

見政哥的元神正在漸漸虛幻,知曉時間不多,田昊趕緊詢問。

“蒼天是從上界降臨下來的無上存在,我們世界的天地之力也是對方從上界牽引下來的,進而演化出了上古時期的修煉文明。

但成也如此,敗也如此,天地之力是我們人族修煉的根基所在,一旦掌控抽取天地之力,我們以之為根基建立的所有修煉體係都會崩塌。

這也是上古時期修煉體係會不斷虛弱的原因所在,同時蒼天會藉助天地之力,奪取我們的修煉成果壯大自身,直至徹底吞噬整個修煉文明。

而且我們不是被其謀算吞噬的第一個修煉文明,在我們人族之前還存在著一個神獸文明,山海經便是神獸文明的遺存。

朕也是在最後關頭才藉助和氏璧發現了這一秘密,想要逆伐蒼天,就必須另找一種能量源泉,重建修煉體係。”

神色凝重,嬴政當年雖然看出了這一奧秘,但卻已經晚了。

自身修煉的根基都是人家的,怎麼可能逆天成功?

好在當初還有龍脈加持,否則彆說重創蒼天,連反抗的力量都不會有。

“那蒼天現今的狀態如何?我還有多長時間?”

神色同樣凝重下來,田昊內心的緊迫感更甚。

“從本體剛剛傳回的資訊,他最多再壓製蒼天兩年時間,兩年後蒼天的傷勢就會恢複過半,

從而擺脫本體時間力量的禁錮。”

嬴政對此冇有隱瞞,也知曉時間很緊迫。

但冇辦法,情況就是如此的苦逼。

“你能夠壓製蒼天?”

對於政哥本體還活著他並不感到意外,畢竟這個世界的政哥是真的牛逼,單從遺留下來的龍脈就能看出冰山一角。 shu.com

人家作為上古時期修煉文明最後的巔峰,活過上千年真不算事,更彆說對方還藉助和氏璧掌握了時間的力量。

“朕隻是引動我們世界的時間力量將蒼天的時間定住,減緩其恢複的速度罷了!”

微微搖頭,嬴政很清楚自己與蒼天的差距有多大,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最重要的是他的修煉根基都是人家的,當初為了不受控製,徹底廢去修為,實力差距更大。

好在自己與天地的時間力量融為一體,可以藉助整個世界的時間力量戰鬥,否則當年根本冇辦法打,更不可能將重傷的蒼天壓製上千年。

“蒼天的那個上界是什麼情況?戰神圖錄破碎虛空的去處嗎?”

問出另一個問題,田昊一直對破碎虛空的本質不太理解,為什麼鷹緣和老張都感覺破碎虛空不對勁退了回來?

“那是上蒼的嘴巴,所謂的破碎虛空就是一個騙局,騙取我們這方世界的頂尖強者離開世界,一方麵供應蒼天吞噬,一方麵避免我們這方世界出現足以逆天的強者。

對了,儘快把鐘給朕送過來,給伱們爭取更多的時間。”

說到這裡,嬴政的元神也到了極限,不再言語,伸指點向田昊眉心,一股資訊洪流湧入其眉心之中。

做完這些,這一絲絲元神徹底消散。

本身當年留下的力量就不多,之前又跨越空間跟本體聯絡了一次,消耗極大,能撐著將傳承交給田昊已經是極限了。

——————

田某人:送鐘?總感覺政哥在占我便宜,得記到小本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