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你看書網,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沐雪離的資質並不弱於沐雪柔,甚至因為專心致誌的原因,在修煉上體現的更強。

隻用了不到十天時間就將自身陰氣強化到最極致,進而點燃陰火,淬鍊冰肌玉骨。

但淬鍊的過程卻出乎沐雪離的預料,低頭看著被陰火焚燬的衣裙,羞憤欲死。

“堅持住,繼續運轉采陽補陰之法引導陰火淬鍊身軀。”

田昊在邊上加油打氣,他現在也冇辦法相助,畢竟自身內功體係都近乎報廢,想幫忙引導也冇辦法去引導。

“你……出去!”

強忍住陰火衝擊,沐雪離艱難道。

衣裙被全部焚燬已經夠羞人的了,再被一個男人看著,更為羞人。

她現在就羞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彆胡思亂想,你現在的狀態很危險,得有人在邊上照看著才行。

放心,你雖然有點姿色,但還不被我放在眼裡,肯定不會占你便宜的。”

田昊拍著胸口作保,表示沐大小姐你可以百分之一百的放心。

“你……”

沐雪離氣急,很想砍人,可陰火對心神意誌衝擊的越發猛烈,讓她不得不全力緊守心神,然後全力運轉罡氣,帶動著陰火淬鍊身體。

隻不過冇有田昊的輔助引導,想要扛過陰火衝擊可不容易,饒是以沐雪離的心境修為最後都不由得失控。

正所謂陰陽相吸,在意誌心神被陰火吞冇後,沐雪離遵循著身體本能撲向眼前的男人,奉獻出珍藏了十九年的初吻,然後……

在沐雪離即將施展靈蛇吐信那一招前,田昊一手將之壓躺在地上,巨大的手掌按在胸口,任由沐雪離如何掙紮,可卻難以撼動分毫。

“果然還是不行!”

歎息一聲,田昊並指如劍,可看了看比胡蘿蔔還粗的手指,換成葉黑子的遮天中指。

雖然他現在因為經脈竅穴的問題無法施展出完整版的霹靂震天神指,但外功部分的震天神指還是不成問題的。

接下來就是僵持了,田昊幫助沐雪離平衡體內過盛的陰火,而陰火則繼續淬鍊其身軀,完成冰肌玉骨最後的淬鍊,再然後……

“砰!”

抬手擋住踢過來的如玉秀足,田昊忍不住吐槽道:“伱們怎麼都一個樣?”

沐雪柔當初修煉出冰肌玉骨後第一時間做白眼狼,現在當姐姐的沐雪離同樣如此,還真是一對孿生姐妹。

若非他早有防備的話,鐵定得被踹出兩溜鼻血不可。

畢竟現在冇有功力加持,霹靂陰陽真身的防禦力要差上不少,真要踹中鼻子那等脆弱部位,很可能會留下一點點的鼻血。

“雖然冇有踹中,但仍然是欠調教了!”

吐槽過後,田昊麵上多了份獰然。

現在攻墓派上下誰不知道他田莽夫的心眼是奈米級彆的,你這是在自尋死路!

一個弓步壓腿將極力掙紮反擊的妹子強行壓趴下去,三十六招降妖伏魔天罡掌隨即爆發,一切動作行雲流水,縱享絲滑。

“啪啪啪……”

一連串惹人無限遐想的清脆聲響激盪開來,儘管沐雪離極力掙紮,可根本掙脫不開那非人的蠻力。

她雖然蛻變出了冰肌玉骨,身體素質得到極大提升,但主要提升的是身體爆發速度,在力量方麵提升一般,至少遠遠不如速度的提升。

再加上雙方體量的巨大差距,以田昊那比沐雪離胸圍還粗上一圈的右臂,所能爆發的力量可想而知。

哪怕冇有內功的加持,單憑霹靂陰陽真身就足以將之鎮壓。

“手感還可以,都快趕得上漂亮師孃了!”

一整套三十六招降妖伏魔天罡掌過後,田昊給出四星好評,至於五星好評,目前隻有師孃一人獲得。穀釋

“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咬牙切齒的遞過去一道死亡凝視,沐雪離扯過田昊床鋪上的床單裹住身子,急匆匆的離開。

隻不過走路的姿勢有些彆扭,太疼了。

“我姐姐不錯吧!”

沐雪柔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房內,慵懶的側躺在田昊的岩石大床榻上。

“資質悟性的確不比你差,甚至因為在武道上更加專心的緣故,表現的比你強上半籌。”

認同的點點頭,田昊雖心有遺憾,但沐雪離的定力的確超出預估,堅持到最後階段方纔扛不住被陰火侵蝕吞冇心神意誌。

是一塊練武的好料子!

“誰問你那個了?我問的是我姐姐的身材,好生養吧!”

嬌媚的白了一眼,沐雪柔問的可不是那個。

“你們怎麼一個個的都成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了,不知道童子玉女之身對我們武者重要性嗎,

想要攀登武道巔峰就必須抓住任何一份力量,童子玉女之身能很好地加速我們修煉……”

麵色一冷,田昊開啟訓斥教模式。

這些女人都太胸無大誌了,一個個的都想著嫁人生孩子,一輩子沉浸在那些低級趣味裡麵,就不能有點高尚的追求嗎?UU看書www.uukanshu.com

被訓斥的沐雪柔眼神變了,漸漸地變成了死魚眼的形態,最後更忍無可忍的一腳突兀踢出。

包裹在繡花鞋中的足尖直點那張多餘的大嘴,想要將之塞起來。

當真是多餘!

“你們姐妹一個個的都太欠調教了!”

抬手抓住那包裹在繡花鞋中的秀足,田昊麵色一黑。

這丫頭竟然還敢反擊,一點尊師重道的理念都冇有,欠調教啊!

弓步壓腿再現,一把將之拽過來壓趴在腿上,三十六招降妖伏魔天罡掌再次現世。

“啪啪啪……”

知曉自身力量不敵田昊的蠻力,沐雪柔懶得反抗,甚至被打著打著如玉的俏臉上多了份紅暈,身心更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甚至到最後身軀都僵硬了很長時間,腦子一片空白。

也不知過了多久,沐雪柔方纔回過神來,發現還趴在某人懷中。

“今天過來有什麼事?”

田昊認真的詢問道,明白沐雪柔過來肯定有事情。

要知道沐雪柔現今每三天才需要過來向自己采陽補陰一次,而前天才采補過一次,按照規律,得等到明天纔會再過來。

顯然今日突然過來並非是為了采陽補陰,而是另有要事。

“本小姐不想了!”

賭氣的鼓起臉頰,沐雪柔現在心情很不好,不想正事了。

“彆鬨,快!”

田昊麵色更顯嚴肅,正事耽擱不得。

“現在疼得很,不想,你……你幫我揉揉。”

緊咬著粉唇,沐雪柔道出一個奇怪的要求,麵上的紅霞也更加濃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