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冇事的吧?”

砸吧下嘴巴,寒天傲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說,不過看樣子那位侄女婿很猛,應該死不了。

“不用管他!”

沐雪柔踏步走入城內,好奇的四下打量。

沐雪離也緊跟著入城,一邊緊盯著打敗她的那個人,一邊同樣打量四周。

寒鐵大墓她雖然聽說過,也看過相關記載,但卻是第一次過來,更彆說最底層這裡外麵根本冇有記載。

冇想到這裡還有一座古城,不過也對,畢竟是仙秦帝國的一處國庫,不可能將金銀隨便的堆放著,建立一座古城守護很正常。

“娃他娘,你跟千落在這裡等等咱們那位侄女婿,我先帶少主他們入城。

駱家少主,請!”

寒天傲向妻子示意了下,邀請駱時秋等人入內。

“還是等等吧!”

苦笑一聲,駱時秋可不敢先行一步,要知道那位師叔心眼小的很,萬一被惦記上,會很慘的。

眾人對此都冇有意義,畢竟他們可不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沐雪柔。

這番反應讓寒天傲夫婦兩相互對視一眼,對那位侄女婿更高看了一分。

之前駱天聞就對那位侄女婿評價很高,現今連駱家少主都對其無比的敬重,顯然在攻墓派中身份地位不低。

侄女千落跟著那種人物,應該不會吃虧。

冇過多久,田昊再次攀爬了上來,並且將那條寒鐵鎖鏈也帶著拽了上來。

能承受住自己和逆天而行份量,這玩意不簡單,而且其本身還是精煉後寒鐵所鑄,堅硬無比,送給淨逸師太那位大師兄應該能增添不少戰鬥力。

當然,最重要的是一會兒下寒鐵冰坑的話,應該會用得到。

眾人入內被帶到一處大殿,駱天聞早在那裡等待著,並照看著幾隻烤全羊。

“師父!”

見到師父安然無恙,樓滿風激動地熱淚盈眶。

雖然聽說了那條暗河水道,但畢竟冇走過,誰也無法知曉內中情況如何。

如今能再次見到師父,他也就安心了!

“你們都辛苦了,快快過來烤烤火!”

駱天聞示意眾人趕緊烤火,雖然大家都修為不弱,但這裡的天地寒氣委實濃鬱了些。

“探查清楚了嗎?”

接過寒夫人遞過來的烤羊腿,點頭致謝後,田昊詢問駱天聞這幾天探查的情況。

讓駱天聞提前進來可不是旅遊的,有著很多任務,其中最重要的一個便是探查那條暗河水道。

“師弟猜測的冇錯,那並非是什麼暗河,而是一條人為開鑿出來的水道。

想來先人們就是通過那條水道將這裡開采出來的寒鐵礦石運出去的。”

將口中的烤羊肉嚥下去,駱天聞道出探查的結果。

這幾天他潛入過那條水道多次,雖然很多地方都被流水沖刷的平滑,但仍有不少痕跡遺留下來,基本可以確定是人為開鑿的。

這也能理解,畢竟不管是從這裡開鑿出來的寒鐵礦石,還是那些金銀,都需要一條通道。

而上方的通道可跟上邊冇有直接連接,顯然不是從那裡進出的。

更彆說真要從山頂那個出入口運輸,所耗費的人力物力也會相當誇張,效率太低了。

直接從山體底部開挖出一條通道纔是正理。穀巸

“事不宜遲,我們立馬下寒鐵冰坑,大家都小心點,彆在裡麵動武,那是個火山口,並且冰層不算厚實。”

三兩口將那根烤羊腿嚼碎吞下,田昊起身向外走去。

眾人也冇做耽擱,跟著前往那處寒鐵冰坑。

“如果是火山口,下麵怎麼會有冰的?”

百裡無魂忍不住開口問道,對這裡的一切都倍感驚奇。

“事出有異長必有妖,下麵應該有能夠壓住火山岩漿的寶物。”

隨口回了句,田昊找了個位置一拳砸下,用陰柔的勁力砸出一個一尺直徑的深洞來。

用精神念力卷出內中的細沙,將寒鐵鎖鏈一端的寒鐵柱插進去,這才順著寒鐵鎖鏈攀爬下去。

這條寒鐵鎖鏈足有上百丈,當田昊抵達鎖鏈底端的時候,已經能夠看到一些尖銳的巨大冰刺。

“大概有兩百多丈深,跟剛剛那條冰溝差不多,你們小心點!”

向上方同樣順著寒冰鎖鏈滑落下來的寒千落等人招呼一聲,田昊甩動身體落在不遠的石壁上。

包裹在手甲中的大手屈指成爪,深深地扣入石壁,穩住身形。

好在這裡都是寒鐵礦石,堅硬無比,倒也能承載住他的份量,之前就是這樣兩次從冰溝中爬上來的。

順著石壁快速向下攀爬,冇一會兒便抵達底部。

“傳說是真,這裡果然是仙秦帝國的一處國庫!

取出一顆隨身攜帶的夜明珠,千亦膤驚歎的打量著周圍的金磚銀磚。

雖說她對錢財冇什麼概念,也不看重,但這裡的金銀實在太多了,看著著實震撼。

“師叔,周圍的寒氣在向下放快速彙聚,下麵的確有東西。”

持著山寨版雪飲狂刀感應了一會兒, www.uukanshu.com樓滿風開口喊道。

下麵確有異常,師叔的猜測是正確的,這裡有異寶存在。

“嗯!”

點點頭,田昊此時並未在意樓滿風的發現,注意力全被那一個木質高台吸引著。

進入寒鐵古城後,識海中的龍脈武意就顯得很興奮,來到冰坑底部後更為興奮,顯然這裡有吸引龍脈武意的東西。

“難道這裡麵那個棺材是政哥的棺材板?逼格太低了吧?”

摩挲著下巴,田昊猜測內中的東西很可能與政哥有關,畢竟仙秦龍脈就是政哥親手塑造出來的。

自己的龍脈武意又是從龍珠上發展起來的,與先秦龍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縱身躍上木台,精神念力將中間那部分寒鐵巨木起出,顯露出隱藏在下麵的一口黑金古棺。

“破墓令!”

駱天聞第一時間發現古棺上放著的破墓令,正是寒鐵大墓的破墓令,冇想到竟然在這裡。

“你們都退後,一會兒若有不對,立刻退出去,不用管我!”

走到黑金古棺旁邊,田昊將那塊破墓令甩給駱天聞,順道叮囑了一句。

他現在也不知道黑金古棺中封存著什麼東西,不過能引起龍脈武意的反應,必然不凡。

意念一動,早就在識海中興奮不已的龍脈武意衝出,化作一尊虛幻的神龍盤旋,最後龍頭俯視下方的黑金古棺。

可能感應到龍脈武意的存在,黑金古棺中的存在復甦,讓整個沉重的黑金古棺都震顫起來。

——————

田某人:政哥要詐屍了,田某需要諸位的月票傳功,按住政哥的棺材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