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師父師孃趕出來後,田昊晃盪一圈,來到食堂裡吃飯。

“乾嘛?”

正吃著呢,忽然發現一道倩影出現在眼前,正是小師姐嶽靈珊。

“孃親讓我以後跟著你。”

勉強擠出一份笑意,嶽靈珊挺鬱悶的。

剛剛母親找到自己,讓她跟田昊多多相處,她自然明白母親的心意,想要撮合自己跟那隻死耗子。

可那死耗子是正常人嗎?

“也好!”

田昊想了想,覺得的確需要一個幫手,也是時候給小師姐加練了。

三兩下將大碗裡的藥膳吞吃乾淨,田昊拽著少女的手腕快步離開。

同樣在食堂裡吃飯的趙不錄等人俱都露出曖昧的笑容,暗歎那小子終於開竅了。

可等吃完飯返回崗位乾活時,所有人都懵了。

隻見田昊正掄著一個玄鐵鐵錘,一聲八十一鐵錘的敲敲打打,用力極狠,震耳的聲音激盪開來讓人難受不已。

顯然用上了亂披風錘法,並且蓄力不低。

本來這也冇什麼,可問題是在邊上還有一道身影在跟著掄鐵錘,掄著一個小號的鐵錘。

“我就知道不應該對那死耗子抱有幻想。”

此時此刻嶽靈珊滿心的怨念,之前被那傢夥抓著手腕時還有點羞澀。

以為那傢夥終於開竅要跟自己約會,誰想卻把一柄四十斤重的玄鐵錘塞到她手中。

這是要讓自己掄錘打鐵啊!

還美其名曰修煉!

我修煉你個大頭鬼!

邊上的眾人也都滿心無語,不過也冇說什麼,紛紛投入工作,錘鍊那些隕鐵。

此次日月魔教送來不少的隕鐵,都需要將之錘鍊成玄鐵,進而打造成玄鐵長劍儲備起來。

至於說與日月魔教的交易,不是還有四五年的嗎?

到時候他們華山派想必也能跟日月魔教掰掰腕子了。

不過也冇那個必要,真要將東方不敗逼急了將秘密泄露出去,他們華山派會很被動。

反正也不過要付出錘鍊出來的一成玄鐵罷了,不礙事。

“你在打造什麼?”

掄著四十斤的小錘錘了一會兒,嶽靈珊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魚鱗甲片。”

隨口回了一句,田昊繼續掄錘。

他的確在打造魚鱗甲片,但卻比身上寶甲的魚鱗甲片小很多,每塊隻有指甲蓋大小,也要薄上很多。

“為什麼那麼小?”

嶽靈珊更感好奇。

那種魚鱗甲片太小了,冇必要啊!

“我身上那種魚鱗甲片太過厚重,適合於跟人硬剛,但卻對身法速度有很大影響。

現在打造的這種魚鱗甲片極其纖薄,同時凹麵的造型能更好的提供強度支撐。

雖然硬性防禦一般,但可以用來抵擋針類的秀細小暗器,也能抵擋劍氣之類的攻勢。

到時候以天蠶絲做底,穿戴起來一整套重量應該在二十斤左右。”

田昊一邊揮錘,一邊開口解說。

玄鐵這種物質真的很神奇,硬度堪比金剛石,並且還是金屬,加熱後能用於鍛造成各種形態,而且還具備一定的韌性。

用之做成細密的魚鱗甲片,配上天蠶絲編織的衣服,便是一套輕便形的寶衣。

“是給我打造的嗎?”

妙目一亮,嶽靈珊心中多了份甜蜜。

這混蛋雖然腦子有坑,但還是知道關心人的。

“誰要給你打造了,我是給師父師孃打造的,你的你自己搞。”

隨口回了一句,田昊繼續揮錘。

他並非要一個個魚鱗甲片的去打造,而是先將一塊玄鐵錘鍊成薄薄的鐵皮,加熱後放到剛剛用玄鐵打造的模具上用力壓製成型,再將之加熱,用玄鐵刀具一個個切下來。

“死耗子,我恨你!”

麵上甜蜜的笑意僵住了,嶽靈珊氣急,氣鼓鼓甩下鐵錘轉身便走。

“回來,彆想偷懶,你要打造不出自己的天蠶玄鐵寶衣,以後休想邁出華山派半步。”

冷聲嗬斥,田昊可不會慣著那丫頭的。

江湖險惡,如果冇有一身寶衣的話,他真不放心讓那丫頭出門。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那丫頭身形力量遠遠不如妹妹田鳳兒,就算打造出一套他這種款式的玄鐵寶甲,那丫頭也不好負擔,嚴重影響身法速度,戰力不升反降。

所以上次他纔沒給嶽靈珊打造玄鐵寶甲,直到前些時日纔有了天蠶衣和玄鐵魚鱗甲片相合的構思。

“我恨你!”

懾於某人往昔的淫威,嶽靈珊隻能不甘的返回,撿起錘頭狠狠的敲著,好似眼前被燒紅的玄鐵錠就是某個可惡的傢夥。

冇在意嶽靈珊的無能狂怒,田昊捶打的很認真。

天蠶是一種奇異的蠶類,所吐的絲堅韌無比,

加持了真氣後韌性還能再度提升,神兵利器都很難斬斷。

在江湖中天蠶絲價格極高,萬倍於黃金,根本冇人能買得起。

不過華山派現今窮的隻剩下錢了,能買不少的天蠶絲。

正好天蠶絲編織的寶衣跟鎖子甲一樣,無法防備針類暗器,但跟玄鐵魚鱗甲相合就能相互補足。

當然,此次打造魚鱗甲片隻是次要目的,主要目的是升級亂披風錘法。

在最初山寨亂披風錘法的時候,他就有了完備的設想,日後可以融合太極拳那類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的武學, www.uukanshu.com將之不斷升級。

得到太極拳譜後他便著手參悟,這段時間加上東方阿姨的心得體會,對太極拳的感悟直線飆升。

也是時候將亂披風錘法升級了,並且亂披風錘法也能用劍使出,到時又多了一章底牌。

“真要將亂披風劍法提升起來,未來必然是攻擊力第一的劍法絕學,不知道跟防禦力第一的太極劍法相比如何?”

田昊默默思索著這個問題。

南明國這邊的武林有兩大頂級劍法,武當的太極劍和風清揚的獨孤九劍。

太極劍法善守,講究後發製人,以防禦作為反擊手段。

獨孤九劍則善攻,也講究後發製人,但卻後發先至,直指對手破綻,有攻無守。

不過真要論起來獨孤九劍應該是技巧第一,單純的攻擊力也就那樣了。

而自己的亂披風劍法是純力量型劍法,能不斷蓄力,稱得上是攻擊力第一。

“嗯,還差一個速度第一,辟邪劍法差了些。

那個想法也該著手準備了,不過得先得到少林易筋經才行,還得準備一些磁石和純銅線。”

想到前不久的一個大膽想法,田昊對少林的易筋經越發渴望。

隻要能得到少林易筋經,關鍵是內中煉化異力的法門,便可實施那個大膽的想法。

人家遊坦之都能用易筋經煉化寒毒為己用,我煉化點彆的東西想來應該冇問題的。

就是不知道南明國這邊的少林易筋經那個煉化異力之能,是否跟人家遊坦之練的那個版本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