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我們家祖墳不可能有雪芙蓉,我從小就在祖墓中長大,內中所有地方都去玩過。

並且我麒麟家族對祖墓中有完備的巡邏路線,不存在任何死角,如果真的有雪芙蓉那種神藥,不可能不知道。”

獨孤漠果斷否決,他對自家祖墓十分熟悉,從未發現有過什麼神藥雪芙蓉。

甚至彆說神藥了,那種環境連普通的植被都很難生長。

“有一個地方是你們麒麟家族族人永遠無法涉及的。”

確認的確有雪芙蓉存在後,田昊便確定這一點與原本命運軌跡相同。

應該就生長在那條密道之中。

投去疑惑的目光,獨孤漠雖然很不理解,但他相信師父既然這樣說,肯定有其本身的道理。

“在你們麒麟家族的破墓令上方存在一條密道,應該直通向天瀑崖,雪芙蓉可能就生長在那裡。

等完成寒鐵大墓之爭,我們就去一趟天瀑崖將之取出來,正好也能作為千落的另一把佩劍。”

解說一句,田昊對原本命運軌跡中的那朵神藥雪芙蓉很期待,應該能與敗亡劍形成對立的局麵。

“你做什麼?”

見田昊解開自家二妹的腰帶,一直冇有言語的裘禦弦厲聲質問,甚至手掌都搭在琵琶頂端劍柄上。

“救人!”

回了兩個字眼,田昊手速飛快將裘禦琴身上衣裙除下,顯露出咽喉下方的那道劍傷。

傷口已經癒合,留下一道淡淡的疤痕,微不可查,顯然為其救治的是一位醫道大拿。

駱天聞等男士很自覺的退避到另一邊岩漿浴池等待。

用精神念力從創口處破開一道口子,緩慢的侵入其中,將脊髓內中的一些硬化淤血軟化抽取出來。

當初棋聖那一劍刺入了頸椎骨,擦著脊髓穿過,將脊髓震傷了一部分,隨之產生了部分淤血。

為其治商的神醫肖無病雖然醫術高超,但在這種精微層麵也難以進行把控,留有不少淤血。

這也是裘禦琴一直昏迷不醒的一個主要原因。

眼見有黑色的血絲從妹妹創口中抽離出來,裘禦弦這才相信田昊是在純粹的救人,而非占自家妹妹便宜。

“棋聖出手真夠重的!”

處理完脊髓中的淤血硬塊,田昊探查裘禦琴身體其他部位的傷勢,感慨棋聖的狠辣。

裘禦琴身上的傷勢不少,單單斷掉的經脈就有三十七處,一部分是被暗器打斷,一部分是被自身內功反噬沖斷的。

果然,這年頭老年人都是狠茬子。

冇做耽擱,手掌按上去,將自身生機混合在真氣中傳導過去,修複裘禦琴斷開的經脈,尤其是頸部那裡被震斷的經脈。

至於說為何要用自身生機,而非裘禦琴本身的生機。

主要是這位阿姨十年下來身體已經油儘燈枯,真要強行刺激殘存的生機,估摸著還冇等修複經脈,就得先一步嚥氣了。

將斷開的經脈修複,用真氣帶動其丹田中的罡氣遊走全身經脈,尤其是腦部的經脈竅穴,更用精神念力喚醒其識海中沉寂的精神意識。

就如同當初請無情喚醒香香公主的意識一樣。

隨著精神意識被喚醒,裘禦琴很快甦醒過來。

“棋聖!”

普一甦醒便怒喝棋聖名號,顯然意識還停留在十年前。

在最後關頭,裘禦琴終於明白自己的對手不是墓鬼子駱天聞,而是易容成駱天聞的棋聖!

隻是她想不明白身為守墓人,棋聖為何會反過來對付自己人。

“二姐!”

“二妹!”

見裘禦琴終於甦醒,裘禦鈴和裘禦弦姐妹兩喜極而泣,她們姐妹時隔十年,終於再次團聚了。

“大姐?你怎麼老那麼多?還有小妹你怎麼長那麼大了?”穀各

扭頭看去,裘禦琴麵露疑惑。

從大姐小妹的容貌她自然能夠認出來,隻是大姐和小妹怎麼會老那麼多的?

這話讓裘禦弦麵色一黑,抓著琵琶的手掌都在青筋湧動。

虧得她得到小妹的傳信後,便揹負著隻剩下一口氣的二妹橫跨數千上萬裡,一路施展輕功來到崑崙山。

路途中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他人又豈能知曉。

誰想妹妹甦醒後開口的竟然是這種話語。

“我應該留在音魔島上等著給你下葬燒紙的!”

仰天長歎,裘禦弦有些後悔,早知如此,當初就應該讓二妹在島上自生自滅,嚥下最後一口氣。

自己隻需要裝棺下葬,等著燒紙就成。

“當年二姐伱被棋聖重創昏迷已經過去了十年之久,小妹好不容易請田師叔將將你救活過來。”

裘禦鈴開口解釋,那一聲師叔讓裘禦弦姐妹兩很疑惑。

她們什麼時候多了個師叔?

“正要跟姐姐們說呢,小妹已經決定嫁入攻墓派,還請大姐二姐到時能作為小妹的高堂。”

輕撫著小腹,裘禦鈴道出自己的婚事,說著還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自家大姐。

與二姐不同,大姐為人一向嚴厲古板,就算關心自己,也會用嚴苛的話語表達。

“那人是誰?”

眉頭微皺,裘禦弦並不反對小妹嫁人。

畢竟身為女人,總歸是要嫁人生子的,那也是女人的幸福。

隻不過作為大姐,她必須為小妹把把關,彆找一個渣男禍害終生。

“要聊天等以後再聊,現在病人需要休息。”

不耐的催促了句,田昊下達逐客令。

這些個家屬一點醫學常識都不懂,不知道病人需要一個安靜環境來休息的嗎?

“大姐請隨我來,我介紹滿風給你認識。”

看了眼的確還很虛弱的二姐,裘禦鈴小聲招呼自家大姐轉向另一邊岩漿浴池那裡。

一直在邊上觀望的林水瑤等人也跟著離去,不過在離開前,林水瑤小醋勁忽然爆發了下。

“臭石頭,你可彆對大姐姐做壞事。”

警告一句,並瞪了個死亡凝視後,林水瑤這才離去。

此話立馬讓氣氛變得微妙起來。

“大男人,聽見冇,你的小女友讓你彆對姐姐我做壞事呢!”

裘禦琴舔了舔嘴唇,UU看書 www.shu.com勾魂的眸光在田昊那堅實的肌肉線條上流轉,尤其是那寬廣的胸大肌和棱角分明的腹肌,以及……

這纔是真正的男人啊!

“阿姨你要認清現實,你都三十多歲了,怎麼好意思自稱為姐姐?”

嚴肅的開口糾正,田昊最不喜歡這種自欺欺人的漂亮阿姨了,一點逼數都冇有。

“你多大了?”

麵色一僵,裘禦琴沉默了下問道。

“二十多,比你小差不多十歲!”

很坦誠的道出自身年齡,雖然他不知道自身生日,但多少歲還是記得的。

——————

(田某人:琴魔阿姨,快到碗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