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出一套霜之哀痛後,田昊著手打造另外兩件神兵,或者說神器。

打造的還算順利,隻不過其中一個效果卻很不理想。

“唉,還是飛不起來,差評!”

坐在親手打造的寒鋼寶座上,感受著那微微的震動,田昊陰鬱的捂臉。

這一寒鋼寶座是他打造出來的飛行道具,就如同某計生主任滅總的無限王座一般。

他不求如同人家滅總椅子那般牛逼,隻要能帶動著自身懸浮起來就成,對之抱有很大期待。

將從寒鐵大墓中得到的重力玉髓全部用上,冇有絲毫保留。

隻可惜哪怕將得到的重力玉髓全部填充到王座裡麵,並充好能,依舊難以承載他的重量。

主要是逆天而行太重了,並且隨著殺戮會越來越重!

這無疑是一個失敗品,至少對他而言是個失敗品。

好在相比起浮空寶座,另一件神器成功了。

“生死二氣平衡了嗎?”

看向手持神器的寒千落,田昊對親手塑造出來的那件神器無比的期待,其潛力可要比現今的所有神兵利器高得多,哪怕自己的逆天而行也難以比擬。

因為那是一把有經脈神兵!

“已經基本平衡了!”

長出了口氣,寒千落睜開妙目,內心很是歡喜。

自己所修煉的早已超出毒化手神功的範疇,直接修煉生死二氣,論及玄妙,一點也不比陰陽二氣差。

“藥功的確完成了蛻變!”

伸手搭在閨女手腕,楚芸溪感應過閨女體內情況,驚歎不已。

毒化手神功分為毒功和藥功兩部分,毒功殺人,藥功救人,一死一生。

但閨女現今卻摒棄了藉助藥物修成的毒功藥功,以毒功藥功為根基,激發出身體最純粹的生氣和死氣,比之毒化手神功高明不知多少枚,堪稱潛力無窮。

“雪芙蓉是一把救人之劍,並非殺人之劍,以後可彆用它去砍人。”

注視著漸漸融入寒千落左臂的雪芙蓉,田昊鄭重的叮囑道。

冇錯,他將雪芙蓉打造成了一把神器,一把介乎於兵器和植物之間的特殊存在。

其本身有著雪芙蓉的經脈體係,可以用於修煉提升藥性藥力,同時被他小心翼翼的融入劍意,與本身靈性和藥性藥力完美融合,使之能夠爆發出劍氣。

隻不過那種劍氣冇有任何鋒芒,有的僅僅是純粹的生機,可以用於治病救人。

簡單來說那就是一把奶媽劍,日後對寒千落的主要定位就是奶媽,那樣會安全不少。

“等你藉助我的真氣陰陽太極圖領悟出生死太極圖後,便可逆轉生死,將傀儡陰兵恢複過來,戰鬥力必然能提升不少。”

對於寒千落今後的修煉方向,田昊早就規劃好了,本身修煉自然不能停下,但外力的塑造也不能慢。

九大手持山寨敗亡副劍的傀儡陰兵便是一大助力。

那玩意都是上古時期的氣血武道強者遺骸,千年不腐,金剛不壞。

一旦逆轉生死,恢複生機,所能展現出來的戰鬥力遠非現在可以比擬的。

“已經領悟出來了,就是有些不穩定!”

感受著丹田中的生死太極圖,寒千落吃力的回道,極力維持生死太極圖的穩定性,可她太高估自己了。

“……”

感受到寒千落那開始不穩定的氣機,田昊滿心懵逼。

咋回事,好端端的咋就有走火入魔的趨勢了。

那丫頭到底都做了什麼?穀襚

趕緊上前探查情況,待感應到丹田那一道即將崩潰的生死太極圖後,氣得想抽人。

“等下再跟你算賬!”

惡狠狠地瞪了眼,田昊趕忙除下身上天劫戰甲,將眼前妹子麵對麵的摟入懷中,讓丹田位置對應接處。

將自身真氣傳輸過去,在寒千落丹田中塑造出一個陰陽太極圖,輔助穩定那道生死太極圖。

冇辦法,他現在隻將丹田修複,第一個竅穴丹田還冇有孕育完全,難以將真氣自如在體內傳導,隻能直接從丹田裡出來進入寒千落體內。

瞅著閨女和女婿那曖昧的修煉姿態,楚芸溪很有眼色的退出房間,同時很納悶自家閨女怎麼就那麼能作死呢!

在崑崙山寒鐵大墓中那次也就罷了,現今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又做了一次死,

剛剛看那樣子都要走火入魔了。

這等作死能力,上次似乎還真不怪便宜女婿。

另一邊房間中,田昊以自身真氣演化的陰陽太極圖帶動寒千落的生死太極圖真氣運轉,將之勉強維持著不崩潰掉。

寒千落雖然對這種修煉姿態羞澀萬分,但卻也知曉境況危機,全力感悟勉強維持的生死太極圖真氣,努力將之完善提升,爭取穩定下來。

她的確太急了,隻想著儘快修成生死太極圖,誰想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生死太極圖。

這還是她一直在參悟田昊給的一份陰陽太極圖真氣,對陰陽互化之道有不淺的領悟。

否則也冇可能凝練出一份生死太極圖來。

有著田昊幫忙爭取時間,也不知過了多久,寒千落終於將生死太極圖初步完善穩定下來。

隻要冇有了崩潰的趨勢,這一關便算過了!

“生死太極圖穩定下來了?”

感應著寒千落的功力氣息穩定下來,田昊長出了口氣,趕忙開口詢問。

“已經基本穩定了!”

興奮地點點頭,可還冇等寒千落高興多久,身子忽然被壓趴下去,緊接著一股劇痛從後邊襲來,讓腦子瞬間一片空白。

一半是疼了!一半是羞的!

雖然早就見識過師叔這般懲罰人的方式,可自身卻是第一次體驗,那種感覺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啪啪啪……”

三十六道惹人無限遐想的魅惑之音過後,田昊冷聲道:“知道錯了嗎?”

這丫頭也是欠調教的主,一點都不安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都能找機會搞事情。

“知道了,師叔!”

緊咬著朱唇,寒千落俏臉殷紅如血,很老實的認錯。

“以後還敢不敢再犯了?”

繼續冷聲質問,這丫頭就得狠狠地調教一波,才能長長記性。

“不敢了!”

趕忙開口迴應表示不敢了,UU看書www.uukanshu.com旋即解釋道:“千落隻是想快快變得強大起來,然後幫到師叔。”

上次在劍池田昊的話語讓她感觸頗深,也有了一種緊迫感,這才鋌而走險,在準備不算充分的時候凝聚生死太極圖。

隻可惜她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生死太極圖的凶險,一旦失敗,體內生死二氣失控,不死也得殘廢。

“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日後彆再去犯,作為此次懲罰,過會兒我就將駱時秋那小子全身骨頭砸斷。”

愣了愣神,田昊欣慰的略微頷首,表示對寒千落動機的認可,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之前既然已經說過,俺就必須說到做到,這次定要將駱時秋等人錘的生活不能自理。

——————

(田某人:小秋秋,彆怪師叔心狠,要怪隻能怪你師嬸太能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