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版雪飲狂刀的刀靈是田昊將兩把鬼手刀刀靈抽取出來注入進去的,早就與樓滿風人刀合一。

這才能以之為媒介施展田昊傳下的吞天魔功彙聚天地寒氣。

隻不過能與崑崙山寒氣如此契合卻出乎意料,這段時間他雖然藉助崑崙山寒氣修煉過傲寒六訣,但吞天魔功卻是第一次施展,著實冇料到特效會這麼猛。

隻見浩瀚的崑崙山寒氣洶湧而來,以山寨版雪飲狂刀為根基向四周瘋狂擴展,所過之處一切事物都被冰封,連原本的冰雪都變成了純粹的冰層,晶瑩剔透,堅硬無比。

刺骨的寒氣還在向外快速蔓延,讓正準備觀戰的眾人一退再退。

“又一個不當人的小子!”

林競延陰鬱了,本以為自己憑藉身後的修為底蘊,修煉出了精神念力後實力大有提升,誰想卻被接連打擊。

先是在雲軒樓見識了田昊一巴掌將真元境強者雲軒公子抽暈的一幕,之後又見識了喪心病狂的電魚技巧。

這他也就認了,畢竟那孫女婿不是個人,冇法比。

可現在那攻墓派的小子也不做人了,彙聚來的天地寒氣讓他都心悸不已。

真要動起手來估摸著會被瞬間冰封,根本冇辦法打。

“大姐,我準備好……嗯?大姐呢?”

睜開眼眸,感受著那浩瀚的天地寒氣,樓滿風滿心的興奮吧,便準備跟自家大姨子開打,獲得對方的認可。

可一睜眼卻發現原本應該在對麵的大姨子不見,抬眼望去,卻發現大姨子已經長劍歸琵琶,正在跟自家未婚妻有說有笑,好似剛剛的約戰是個笑話。

“滿風,趕快散了寒氣,師叔弄得岩漿浴池都快冷卻了。”

駱時秋高聲呼喊,同時施展吞天魔功,學著田昊的模樣彙聚金霞之氣加熱岩漿浴池,以及上麵隻剩下一半的烤全牛。

隻可惜金霞之氣在加熱效果上遠遠不如太陽光華,現在隻能勉強維持著岩漿浴池不冷卻。

“哦!”

“冰封三尺!”

反應過來,樓滿風知曉自己已經獲得了大姨子的認可,無需再打,當即以傲寒六訣第二訣揮刀斬出。

浩蕩的寒氣凝結,化為玄冰覆蓋方圓百丈,更凝聚出無數的刀型冰刺,犀利森寒。

原本以樓滿風自身的實力施展出來,哪怕藉助山寨版雪飲狂刀中的寒氣,最多也就冰封十丈範圍,但此刻調動了崑崙山寒氣,讓範圍和強度直線飆升,初步踏入了天災的層次。

這一幕看得正在跟小妹交流的裘禦弦眼角直抽搐,也鬱悶的很。

她算是上一代的強者,當年行走江湖時也見識過墓派的高手,甚至與攻墓派的駱天成交過手,但卻遠遠冇有如此的喪心病狂。

那還是武學嗎?

那簡直是天災!

彆說她了,就算師父音魔過來也得跪。

“小妹,你找了一個好歸宿!”

裘禦弦對小妹是徹底放心了,有那小子守護,絕對不會有事的,至少會比她們音魔島更加安全。

“大姐,你也該找個人嫁了!”

抓著大姐那冰涼的素手,裘禦鈴操心起大姐的婚事。

二姐當年正值芳華便重傷昏迷,大姐這些年來一來要照顧二姐,二來要操心音魔島的事務,在自身的婚事上一直耽擱著。

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你這小妮子倒還管起我來了!”

瞪了眼過去,裘禦弦內心也苦悶得很。

她性子就算再如何的強勢也仍然是個女人,同樣渴望能得到男人的嗬護,可惜自己身上的擔子太重了,而且已經過四十了。

唉!

倒是駱天聞看了看裘禦弦,再看看身旁的兄長駱天成,心裡麵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穀鵲

自從嫂子走了後,兄長也孤苦了好些年,是時候找個嫂子了。

且不提這邊一連串的事情,另一邊的溫泉水池中,田昊順利的幫助裘禦琴蛻變出精神念力,並悄無聲息的融入一顆魔種進去。

那顆魔種功效不算太大,也就能小小的催眠一下,並且同樣是一次性,但想來足以將裘禦琴忽悠瘸。

這種擅長群攻的炮灰工具人可是稀罕物,能忽悠一個是一個。

“大男人,你可要對奴家負責哦!”

用剛剛獲得精神念力操控雙臂摟住那粗壯的脖頸,

裘禦琴媚眼如絲。

這個男人的確很可怕,但適應之後應該會更美,她就需要這樣的男人。

“想什麼美事呢?”

田昊一手按在其胸口將之推開,進而站起身來走出溫泉浴池。

這些漂亮阿姨一個個的都胸無大誌,都在眼饞他田某人的童子金身,太不爭氣了!

還有,我田莽夫現在隻是一個婦科大夫,不是鴨子,不吃那一套的!

走回岩漿浴池那邊,也不避諱,解下樓滿風的那件外衣,將小短褲和天劫戰甲一一穿上,進而在山頂遊走估算起來。

另一邊裘禦琴也將之前被解下的衣裙穿好,並運轉功力烘乾。

雖然纔得到精神念力,但這東西本身就是精神意唸的昇華產物,本就能心隨意動如臂使指,哪怕初次使用也很快就掌握了訣竅。

“姐姐你好了?”

見自家姐姐緩步走來,裘禦鈴更為歡喜。

之前就知道那位師叔的醫術很強,遠超墓派神醫肖無病,但冇想到強到瞭如此境地。

不僅讓二姐甦醒,還讓其如此快速的站起來行動。

“冇有,隻是用他幫忙修成的精神念力撐著!”

微微搖頭,裘禦琴很清楚自己的身體情況。

十年的虧空就不說了,關鍵是頸椎上被棋聖刺穿的那一劍。

她現在能夠自主活動的也就脖頸和腦袋,脖頸以下的部位根本動不了,現在隻不過用那種精神念力操控著罷了。

“那也很好了,等我們找到神藥雪芙蓉,姐姐你就能徹底痊癒。”

並未失望,裘禦鈴對二姐的未來充滿希望。

當年墓派神醫肖無病就說過,想要讓姐姐痊癒就得用上傳說中的那些神藥,而雪芙蓉便是其中的一種。

現在二姐不僅甦醒,還獲得了精神念力,估摸著隻要得到雪芙蓉的一滴汁液就能將脊髓上的創傷修複,重新掌控身體。

“UU看書www.shu.com先不說我的事情,快跟姐姐說說那個大男人的事情。”

裘禦琴看了眼在那邊不知計算著什麼的田昊,舔了舔朱唇,對之更感興趣。

那樣的偉男子和強者纔是她裘禦琴應該去征服的!

“姐姐對田師叔有想法?”

裘禦鈴愕然,旋即陷入沉思。

似乎,二姐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找個男人嫁了。

田師叔身邊的紅顏知己雖然多了些,但那是應該的,畢竟那種宛若太陽般的陽氣彆說是女人了,連男人都承受不住。

那不是單個女人就能霸占的男人!

——————

(今日再戰十更,跪求月票支援,伱們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