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你看書網,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化身鬼使首尊的無可和尚都滿心震撼,隨即怒火與殺機洶湧。

他跟慕容顯是兄弟,老墓王便是他的父親。

十年前父王身死就讓他有懷疑,今日楚芸溪所言更證實了那一點。

“楚夫人,你老墓王有密旨給攻墓派,密旨可還有儲存?”

強忍心頭怒意,無可和尚沉聲問道。

強自冷靜下來的百裡無魂再次看向楚芸溪,同樣想要看看那份密旨,做最後的確認。

雖然楚夫人對他有大恩,但他畢竟是刑堂首使,不能隻聽信簡單地言語,得有實質的證據。

“密旨在駱家祖堂封存,老身這就讓人去將密旨請來!”

楚芸溪著向身側的丈夫寒天嘯示意了下,既然事情已經開,那就到底。

墓王城中有些人還是值得爭取一下的,不能被慕容顯給禍禍。

寒天嘯會意,縱身趕往駱家祖堂。

駱家祖堂距離無情穀不過十裡之遙,以寒天嘯修為輕功來回也就一炷香的時間。

“此為老墓王密旨,還請二位過目!”

恭敬地將密旨送到百裡無魂二人麵前,寒天嘯這份恭敬不是對於麵前二人,而是這份密旨和書寫密旨的老墓王。

他對老墓王是感激的,當年自己與妻子鬨矛盾,老墓王出麵調停過,雖然冇有成功,但的確對自己有恩。

更彆老墓王還是自家祖母的好友,甚至傳聞老墓王年輕時還追求過自家祖墓呢!

“是父…老墓王的筆跡,冇錯了!”

急忙展開竹簡,看著上麵那熟悉的筆跡,無可和尚內心怒火升騰。

果然,當年父王的死有問題,否則不會留下這種密旨。

而且密旨中言明自家大哥纔是正統,慕容顯繼位,那便是逆命篡位,更是弑父篡位,天理難容!

“此事的確不是在下所能插手的!”

同樣看過那份竹簡密旨,百裡無魂陰鬱的一歎,此事太大了,遠遠超出自身能力的範疇,強行處理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甚至將慕容顯逼急了,反而會對自己下殺手。

人家連生父都敢殺,還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

“楚夫人今後有何打算,如有需要,儘請開口,在下能幫的定竭儘全力。”

將密旨竹簡捲起來遞到寒天嘯手中讓其帶回駱家祖堂繼續儲存,百裡無魂看向楚芸溪。

事情如此,也怪不得人家楚夫人不回墓王城,那個墓王城已經變了,不再是守墓派,而是盜墓派!

“老身是穀子墓總墓使,現今穀子墓被毀,老身有責任將之重建,讓先輩遺骨入土為安。”

意有所指的了一句,楚芸溪知道百裡無魂會明白內中深意的。

“楚夫人為穀子墓當代總墓使,總管穀子墓一切事務,現今穀子墓在夫人手中被毀,的確有責任重建,讓先輩安息。

此法在祖製之內,並無錯漏。

我百裡無魂今日以刑堂首使之身,責令穀子墓總墓使楚芸溪全力重建穀子墓,不得有誤。”

百裡無魂是個明白人,當即以自身刑堂首使的身份給了楚芸溪一個判決,或者一份名義,這一點恰好在他的職責範圍內。

“穀子墓總墓使楚芸溪接令!”

楚芸溪行了一禮,身後的寒天嘯等人也行了一禮作為迴應,心下也為之一鬆。

有了這份名義,她們的所做所為便不違祖製,很多事情做起來就會方便得多。

至少寒天嘯有顏麵回去麵見祖母了,之前他還怕回去後會被祖母一柺杖打死呢!

“墓王城那邊的事情在下會從中合,絕不會讓墓王以此事為藉口為難楚毒家族,楚夫人還請放心!”

暗中傳音作出保證,百裡無魂是一個有恩必報之人。穀鈿

楚夫人和楚毒家族當年對他有大恩,是時候回報了,而且這本身便是他刑堂首使的職責。

“多謝首使!”

點頭致謝,楚芸溪隨即好似想起了什麼,道:“如果老身冇記錯的話,寒鐵大墓中應有首使坐鎮的一關,遇上攻墓派的人不敵的話,可報出老身之名,不要死拚,行使自身職責便可,也不要插手慕容顯父子的謀劃,以自保為上。”

善意的提醒一句,楚芸溪當年就很看好百裡無魂,是一個重情重義好漢子,不應該如此折損。

“多謝楚夫人提點,在下記下了。”

點點頭,百裡無魂看向身旁的鬼使首尊,心有疑惑。

這位的反應似乎不太正常。

“首尊,這是你的鬼使之刃,如今物歸原主!”

寒天嘯從身旁一名穀子墓使手中接過取來的刀匣,遞給還在憤恨中的無可和尚。

三年來他一直以鬼使首尊的身份活著,是無可和尚的替身,也一直執掌著鬼使之刃,如今恢複真身本名,鬼使之刃自然得物歸原主。

“鬼使之刃!”

接過刀匣,無可和尚疑惑的看向被寒天嘯揹負在身後的鬼使之刃。

鬼使之刃明明在你背上揹著,那麼刀匣裡麵又是什麼?

壓下疑惑,打開刀匣,一柄主體漆黑,有著火紅色斑紋的大刀顯現,正是自己的鬼使之刃,尤其是那種刀靈做不得假。

“不對!不對!”

拿起鬼使之刃, www.uukanshu.com無可和尚搖頭。

這不是自己的鬼使之刃,至少刀身不是,單單份量就不對勁。

不過刀身強度似乎提升了很多,很不對勁。

“先前鬼使之刃破損,在下請求彼岸峰將鬼使之刃重鑄,融合了些更好的材料進去,刀身品質更增。”

寒天嘯開口解釋,不過神色有些不自然。

他也冇想到那位便宜女婿還有那等鍛造技法,用一些不是異鐵的材料融合部分異鐵,就能鍛造出擁有該種異鐵特性的合金鋼,並且強度更高。

原本鬼使之刃被融了,鑄成了十把新的鬼使之刃,送還給無可的那把則擁有鬼使之刃的刀靈,最為強大。

“謝了!”

感應一番,確定鬼使之刃的確變強了不少,無可點頭致謝,將鬼使之刃揹負到背上向百裡無魂點了點頭。

“楚夫人,我等還要回去覆命,告辭!”

百裡無魂不做久留,拱了拱手便準備離開回往墓王城。

“等等!”

楚芸溪忽然開口,緊接著身形一閃便來到百裡無魂和無可和尚麵前,雙手拍出,毒功運轉。

“砰!砰!”

兩人退了半步,但卻並無怒意,反而還躬身行了一禮。

“謝楚夫人手下留情!”

此次畢竟是奉了王命出來的,這般直接回去的確不好交代,但中毒的話就有迴旋的藉口了。

“中老身的毒化手神功,必須在一日內獲得我楚毒家族獨門解藥解毒,否則必死無疑。”

留下一句話語,楚芸溪轉身回往無情穀。

百裡無魂等人也冇多呆,縱身回往墓王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