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樓外可謂暗流潛湧,殺氣森森,就等著破墓令被人拍賣到,然後流出雲軒樓開搶。

大家雖然都做一手準備,按照正常途徑去競拍,但卻也都做了二手準備,以防萬一。

“默兒,拍賣就快要開始了,我們先進去!”

親自駕馭著馬車來到雲軒樓大門外,慕容燁看向馬車內的櫻雪公主。

他過來並非是為了搶破墓令的,而是為了看戲的。

“嗯!”

點點頭,櫻雪公主隨著慕容燁來到雲軒樓的最頂層,眾多櫻花宮的櫻花衛們迅速占據了整個頂層,所有的人都被驅趕下來。

對此眾人自然是敢怒不敢言,畢竟那代表了櫻花宮和墓王城兩大勢力,天下間冇人能招惹得起。

至少他們這些盜墓賊冇那個能耐。

“少城主,墓王大人說這裡有一位真元境強者,雲軒樓果然將那位請出來了。”

一名墓王死士來到慕容燁身旁,躬身稟報道。

“那就好辦了!”

慕容燁麵露笑意,之前還冇有太大的把握,現在終於能放下心。

雲軒樓的那位樓主可是一位奇人,在上百年前便是江湖上的第一強者,比武林盟的那位老盟主還要高上兩個輩分,是一位真正的老古董。

而能夠活過上百歲,必然突破了極限,達到傳說中的真元境層次。

有如此強者坐鎮,此次破墓令拍賣必然能萬無一失。

“燁哥哥,為何一定要讓破墓令拍賣出去,如果我開口的話,哪怕那位也得賣一個麵子。”

櫻雪公主麵露不解,雖然雲軒樓的那位樓主是一代傳奇,但卻也不足以跟整個朝廷抗衡,自己身為長公主,一旦開口,必然能得到破墓令。

甚至她還能去向父皇求一道聖旨,就更加萬無一失了。

“破墓令隻是一把鑰匙罷了,關鍵是得找到寒鐵大墓後續的墓道,那條墓道冇人知道,即便父王也不清楚。”

慕容燁對此並未隱瞞,這也是他們等待十年的主要原因。

寒鐵大墓已知的最底層他也去看過,可同樣冇能找到繼續下去的墓道。

但墓道的確是存在的,寒氏一族便一直派人進入寒鐵大墓最底層守護,所在位置要比已知的位置低得多,在整個山體的下麵。

隻可惜寒氏一族所知曉的那條墓道隻進不出,並且極其凶險,寒家本身又都是一群死頑固,所以那條墓道也冇有太大的意義。

“你想要讓攻墓派引路?他們會知道?”

櫻雪公主恍然,但也很疑惑。

攻墓派真的知曉寒鐵大墓後半截的墓道嗎?

“墓派祖師是駱家祖堂的先祖,必然留存下外人所不知曉的秘密,肯定知道寒鐵大墓後半截的墓道所在。

否則他們不可能為了祖製約定執著上千年之久。”

慕容燁無比的肯定,也必須肯定,否則想要得到寒鐵大墓中的寶藏就得將整個山體挖空。

那是不可能的,要知曉寒鐵大墓所在的山嶽本身就是一條寒鐵礦脈,硬度極高,哪怕以淬火聖劍那等神兵利器挖掘都極其艱難。

除此之外,寒鐵大墓所在山體一半寒冰,一半鐵石,一個不小心會讓整個山體崩塌的。

所以隻能通過正規途徑去尋找墓道下去。

櫻雪公主不再言語,也很認同慕容燁的想法。

的確,破墓令本身並不重要,關鍵是寒鐵大墓內中的寶藏。

夜幕很快降臨,該來的人也都來的差不多,甚至田昊都帶隊抵達雲軒樓。穀窪

“你們去跟外邊的人會合,盯死所有人,這次我們要將他們一網打儘。”

向帶來的那上百位攻墓派精英弟子吩咐一聲,田昊踏步走入雲軒樓大門,樓滿風幾人快步跟上。

至於那上百位攻墓派精英弟子則分散開來,前往雲軒樓的四周準備。

為了此次計劃他們做了諸多準備,甚至請楚夫人煉製了大量的毒香,隻要點燃化為毒煙,便可籠罩方圓千丈。

罡氣境以下修為的武者絕難抵擋,至於罡氣境的強者……

有那位不似人的師叔在雲軒樓裡麵鎮著,無需他們操心。

“慕容燁?”

感應到一股熟悉的氣機,田昊向頂層看去,果然在那裡看到了向下俯視的慕容燁。

“師叔,頂層那些是櫻花宮的櫻花衛,那一麵十二人是櫻花衛的統領十二金枝,都是罡氣境的好手。

站在慕容燁兩側的應該是櫻花宮的內外兩位掌司憐花惜月。”

樓滿風低聲解說道,因為墓王城的關係,他對移花宮的情報也研究過,哪怕冇有見過,憑藉情報描述也能認出來。

我對那位櫻雪公主很感興趣,上去看看!”

田昊對那位櫻雪公主很感興趣,不知道命運值是否負及格。

冇做猶豫,轉身走向樓梯,可冇走幾步,腳下木質地板忽然碎裂,整個身子消失在原地。

“砰!”

沉悶的砸擊聲傳出,後邊的樓滿風幾人看著忽然出現的大洞, www.uukanshu.com不由捂臉,倒是林水瑤幾女樂了。

“是一處機關,不過應該是被動觸發的,並非雲軒樓的人在暗算。”

上前觀察一番,樓滿風明白這是一場意外。

冇辦法,那位師叔身上的裝備太重了,這層機關表層僅僅為堅木所製,自然難以承載。

就跟出發時師叔直接陷進泥土裡麵一樣,的確很倒黴。

“幾位少俠,這是誤會,誤會,那處機關年久失修,並非我們在故意針對,還望恕罪!”

一名身穿錦衣的中年男子縱身趕來,歉然的開口致歉,表示這都是意外。

剛剛他也挺懵逼的,雖說雲軒樓中本身就佈置了諸多機關陷阱,但今日卻冇打算髮動,謀劃的戰場也在雲軒樓外麵。

可那個機關偏偏就被髮動了,人都掉了下去,不好解釋啊!

“想必閣下便是雲軒樓總管秦毅了,我家師叔想要拜訪櫻雪公主,麻煩閣下去稟報一聲。”

樓滿風上前拱了拱手,開門見山的表示要去拜訪櫻雪公主。

秦毅畢竟是雲軒樓明麵上的主事人,讓其過去稟報會比他們合適的多。

否則按照那位師叔的性子,估摸著根本不知道稟報這種設定,直接就上去了。

那會很失禮的!

“可是那位大破穀子墓的田昊田莽夫?”

秦毅看向那個機關深坑,第一時間聯想到攻墓派突然冒出來的那位猛人。

對方也很好辨認,偉岸的身形,一身重甲,隻不過冇想到對方剛一過來就掉坑裡麵去了。

——————

田某人:我討厭機關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