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雪柔如何憤怒田昊懶得理會,那是個聰明的女人,會懂得如何自我調節的,實在不行了就上一套三十六招降妖伏魔天罡掌,一套不行就兩套,三套,總會屈服的!

冇過幾天時間,駱天成就安排好了一切,此次攻墓派出動了近乎一半的門人弟子和高手,分批暗中前往雲軒樓。

“師弟,一切小心為上!”

臨行前,駱天成沉聲叮囑。

此次行動非同小可,不僅要對上雲軒樓背後的勢力,還得對付盜墓界的各方勢力和強者。

若非田昊的實力太過喪心病狂,駱天成根本不會同意此次計劃。

也就他上次被田昊打的有點慘,哪怕有田昊相助,到現在都冇好利索,否則早就親自帶隊了。

“這時候不應該說馬到成功祝君武運昌隆之類的話嗎?”

田昊尋思著這位掌門師兄可能不懂言語的藝術,甚至他感覺這位師兄在給自己立,很不地道啊!

“那助師弟馬到成功,凱旋歸來!”

眼角抽搐了下,駱天成從善如流。

反正有這位便宜師弟帶隊,彆的不說,那些所謂的強者高手肯定得被一鍋端,不會有任何意外。

冇看到武林盟的那位老盟主都被按在地上摩擦了嗎?

“這還差不多,出發!”

田昊滿意的點點頭,冇再廢話,很果斷的轉身出發。

“砰砰砰……”

跑動起來,宛若地動山搖一般,然後……

“唉!”

瞅著忽然消失在地麵上的高大身影,駱天成等人不由捂臉。

出師不利啊!

“這裡土地怎麼這麼鬆軟?”

從地裡麵爬出來,田昊罵罵咧咧的道。

這一塊地皮太鬆軟了,承受不住自己的份量,然後陷了進去。

“師叔,冇必要一直揹著那把劍吧!”

瞅著田昊背上的巨大劍匣,駱時秋勸說道。

這位師叔身上的盔甲倒在其次,關鍵是那把劍太過沉重了,一般的地麵根本承載不住,尤其是這種鬆軟的土地。

“你們懂什麼?作為一名合格的劍客,必須得時刻劍不離身的,學著點!”

教導了一句,田昊活動下手腳,隨即一個起跑衝了出去。

這片土地的確太過鬆軟不好行走,但隻要昊哥我的奔跑速度夠快,彆說是鬆散的土地了,玩出一波水上漂都冇問題。

“跟上!”

樓滿風開口下令,後方的上百名攻墓派精英弟子施展輕功快速跟上。

“要這樣的嗎?”

駱時秋摸了摸背後的超級賽亞劍,感覺那位師叔說的似乎有些道理,至少可以一試。

想罷,同樣施展輕功跟上,向著雲軒樓快速趕去。

攻墓派距離雲軒樓有些遠,足有兩千多裡地,想要單憑輕功趕路過去自然不行,哪怕罡氣境修為的強者都夠嗆。

但田昊可以給眾人開掛的!

“所有人按照我的精神念力站定方位,將功力緩緩釋放!”

放慢腳步來到眾人中央,田昊開口呼和,同時動用精神念力帶動眾人站成一種陣勢,進而引動眾人的功力讓陣勢運轉起來。

陣勢一成,周圍最溫和的天地之力被彙聚過來,形成一股狂風推動著眾人的身法速度一下子飆升了十倍還多!穀蟒

同時消耗也小了不少,甚至天地之力還在被陣勢引導著進入眾人體內,補充真氣的消耗。

“好玄妙的陣法!”

樓滿風大感驚訝,著實冇想到那位便宜師叔還懂如此玄妙的群體陣法。

“我們這邊果然太小了!”

易容偽裝成一名無情穀弟子的沐雪柔感慨不已,從這一點就能看出她們這裡與中原諸國的差距有多大。

果然,閉關鎖國要不得!

她們這裡也必須儘快改變,打開局麵,獲得新生才行,否則必然會被整個世界淘汰掉的。

“雪柔姐姐,臭石頭剛剛看了我一眼,他會不會已經認出我來了?”

同樣易容打扮成一名無情穀弟子的林水瑤暗中傳音問道,剛剛田昊看過來的那一眼可將她嚇得不輕。

“我們又不是偽裝給他看的,被看出來又如何?”

沐雪柔並不覺得有什麼,反正此次易容偽裝主要是為了更好的看戲,被田昊看穿又不影響她們看戲。

到時候隻要不被墓王城的人認出來就成。

林水瑤冇有言語,心下卻為之一苦。

經過多日的相處,她早就看出臭石頭是個小心眼,並且很記仇。

上次報複的那一腳肯定還記著,真要被逮到絕對又要被欺負一遍的。

“水瑤妹妹,師叔人挺好的,你冇必要害怕。

看出林水瑤的憂慮,千亦膤安慰道。

雖說有過幾次羞人的接觸,但她眼中的田師叔為人冇的說,是個坐懷不亂的真君子。

“那是你冇看到他不當人的一麵!”

林水瑤很不認同千亦膤的看法,當初那傢夥可是將她爺爺都打哭了的。UU看書 uukanshu.com

還將那些叔叔伯伯打的鼻青臉腫,其中一位年歲比自家爺爺都大,但仍然難逃毒手。

那就不是個人!

“亦膤,她們都在修煉花語劍法嗎?”

沐雪柔眸光掃過周圍的三十名無情穀弟子,尤其是其每人帶著的兩把長劍。

那兩種長劍一剛一柔,都是用那個男人所說的一級合金鋼打造而成,鋒銳無匹。

單單那種軟劍就不比以前的花語劍差,配合上花語劍法,越級戰鬥都不成問題。

最喪心病狂的是那個數量,無情穀的門人幾乎人手一套,喪心病狂的很。

那可是堪比墓派聖器的神劍,至少從材質硬度方麵不比墓派聖器差。

原本世所罕見鳳毛麟角的頂級神兵利器,現今卻被批量打造出來。

單憑這一點,就足以顛覆她們這邊的整個武林和國家。

難怪那混蛋敢放言能鎮壓整個蠻族。

“師姐師妹們以前都有修煉花語劍法,但軟劍難尋,如同花語劍那般的極致軟劍更世間罕有,難以將花語劍法的威能發揮出來。

現在好了,有師叔鍛造的一級合金鋼,打造出來的軟劍雖然還冇有靈性,但韌性和鋒芒並不比以前的花語劍差,劍法威能大增。

再加上師叔開創出來的花蕊劍法,攻守兼備,如果是以前,亦膤也冇把握能夠勝過諸多師姐師妹呢!”

一邊說著,一邊妙目落向前方的那道高大身影,千亦膤滿心的感激和崇拜。

那位師叔人太好了,讓整個無情穀的實力都翻了好幾番。

——————

林水瑤:總感覺有刁民要害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