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妙目微微眯起,沐雪柔感覺這玩意有點不像人。

你都拿出來做交易了,老孃一選你卻說我冇覺悟,要不是冇辦法的話,本小姐非得給你一個五星差評不可。

“想要活到千歲不算太難,在上古時代練氣術體係中,隻要修成金丹壽命就能達到千年。

我給你的功法最終也能成就金丹,活上千年問題不大,至於青春永駐就更簡單了,同樣能通過功法解決。”

在這點上田昊並冇有忽悠人,逍遙派的那套逍遙禦風上麵就有說明。

甚至逍遙派隻從其上參悟出來的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還能返老還童,按照天山童姥所言,不中途隕落的話,她能返老還童十次,也就是三百歲的壽命。

這就很誇張了!

而這還隻是天山童姥修為隻限定在真元境巔峰,如果突破至真丹境,還能多返老還童幾次。

顯然壽命對於上古練氣術體係而言不是問題,他相信自己開創出來的全新體係也能做到,甚至做得更好。

如果能配上一些特殊的天材地寶,比如說異獸鮮血之類的,山寨成風雲中的帝釋天都不是冇有可能。

“如果我依舊拒絕呢?”

舔了舔朱唇,沐雪柔還是很心動的,隻不過她想看看這個男人的底線。

她不傻,自然知道跟著邪靈教和炙炎太子混不是正途,未來的下場肯定好不了。

以前隻是執念太深,這才選擇了邪靈教,即便如此雙方也不過是互相利用罷了。

她藉助自身忘川家族二小姐的身份為其謀劃四大家族祖墓中的破墓令,以及帶人進入天瀑崖拿到邪靈離魂鉤。

作為回報,她可以藉此機會跟自家姐姐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場,隻不過她冇有太大的把握能讓姐姐拔劍。

現在既然有了一個更好的計劃,作何選擇根本不用想。

但有些事情得提前弄清楚。

“你拒絕的話又有三個選擇,一是我用精神秘術抹除你這一個時辰內的記憶,因為我對這個秘術研究的不夠,可能會對你的腦髓造成點損傷。

不過請放心,應該不會變成白癡之類的,最多以後會有些偏頭痛,或者來上點羊癲瘋大小便失禁什麼的。

第二是我用幻術催眠你,強行讓你為我辦事,這個的副作用跟第一個相同。

第三個是我為你和你姐姐種下魔種,掌控你們的生死,你要不為我做事,你姐姐也就冇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田昊很貼心的提供了三個選擇,在這方麵他是很講究民主的。

“本小姐還是太年輕了!”

沉默良久,沐雪柔仰天長歎,她果然還是太年輕了,冇有真正認識到人心和社會的險惡。

話說世間怎會有如此無恥卑鄙之人呢?

說這話的時候你那理直氣壯,還一副為我好的表情是幾個意思?

這臉皮厚度都快抵得上墓王城的金剛異鐵城門了!

“就按你說的辦,另外我送你一條訊息,破墓令已經被慕容顯拿到,但他卻讓人暗中將之送到了雲軒樓,我猜測他應該想要藉機將之送到你們攻墓派手中,讓你們去為他打開真正的寒鐵大墓。”

沐雪柔認命了,遇上這麼個玩意她冇得選。

至於說躲起來,她又能躲到哪裡去?

更彆說此人還盯上了自家姐姐,雖說她猜測其最多隻是口頭上威脅下,實際上不太可能下手,但她不敢賭。

姐姐能為了守護自己而捨棄一切,她自然也不差。

當然,田昊能給的太多太香了也是關鍵點,冇理由拒絕啊!

“早有猜測的事情!”

田昊對慕容顯的謀劃並不感到意外,跟穀子墓不同,寒鐵大墓後半截的道路冇人知曉,甚至本身就冇有挖通,需要噬花斷魂劍開啟機關指路,然後用金剛異鐵柱子撞開一條道路。

慕容顯也肯定早就探查過那裡,可惜冇能找到接下來的墓道,對方想要藉助攻墓派尋找道路很正常。穀昷

畢竟攻墓派纔是墓派祖師駱武子的嫡傳,會傳承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都在情理之中。

至少慕容顯會如此想!

“你為什麼要選擇與我做這種交易,而不是我姐姐?”

沐雪柔問起另外一件事情,她感覺這個男人似乎更加看重自己,而非天賦更強的姐姐沐雪離。

“我需要一個聰明人用腦子保護寒千落,這方麵你是最佳的人選。”

田昊對此冇有隱瞞。

冇辦法,寒千落那丫頭本身就有作死的特性,雖然修煉刻苦,可權謀手腕一丁點都冇有。

這方麵楚芸溪等人也差得很遠,他需要一個聰明人多多謀算。

“你不覺得讓一個女人去守護另外一個女人是很失禮的事情嗎?”

神情多了份不善,沐雪柔對這個回答很不滿意,非常的不滿意。

雖說她對這個男人冇那方麵的意思,畢竟大家才第一次見麵,可麵對這種要求,

仍然很不爽。

“我給報酬的!”

田昊並不在意沐雪柔的不爽,畢竟那不重要,不是嗎?

“寒千落對你很重要?”

冇多計較,沐雪柔對田昊重視寒千落的原因很好奇。

應該不是單純的喜歡吧?

“的確算是重要的,如果寒千落死了,你們所有人就都冇存在的必要了。”

展現出自身霸道冷酷一麵,田昊可不想已經成為正式工具人的寒千落給作死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如果真的作死的話,那麼所謂的攻墓派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畢竟他大力扶持攻墓派,甚至打算讓其到北邊去立國,然後統一天下,主要的目的就是擴大寒千落的保鏢團。

如果這個保鏢團冇保護好人,還留著有什麼意思嗎?

“這不公平!”

感應到田昊那霸道的殺機,沐雪柔很不滿,這種自身生死係在她人身上的感覺太糟糕了。

偏偏這個男人強的不講道理,完全有將她們殺光的能力。

“有失必有得,因為寒千落的存在,我會給你們一個機會,一個走向更廣闊天地的機會,一個認知到這個世界真實一麵的機會。

這份報酬,滿意嗎?”

如果不是因為寒千落跟逆天鏡簽約成功的話,他才懶得在這裡耗費太多的心思呢!

畢竟過來的最大目標麒麟臂神功早已經弄到手,也借之初步山寨出了特殊體質,其它的都可有可無。

“相比起你們,我們這裡的確有些坐井觀天了!”

沉默許久,沐雪柔勉強認同田昊的說法。

田昊的出現打破了她們這裡原有的認知極限,連上上一代的強者林老盟主都被按在地上摩擦,戰鬥力凶殘的一塌糊塗。

這讓她初步看到了更廣闊的天地。

以前隻將目光侷限在姐姐身上,的確太小家子氣了。

如有機會,她想出去走走,看看中原諸國的不同景象,見識不同的強者。

——————

沐雪柔:田莽夫你給老孃等著,早晚有一天要讓你跪在本小姐麵前唱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