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雪柔的謀算不可謂不深,之前交戰那麼久就是為了讓田昊熟悉她的戰鬥節奏,在最不起眼的時刻忽然來上這麼一招,讓人著實難以反映。

然後田昊就中招了,可惜冇什麼卵用。

意念一動,金光咒顯現,一層護體金光擋住了那踢來的一腳,最先的劍氣和包裹在秀足外的繡花鞋頃刻間崩碎,隨後半個腳掌都變成了真·扁平足。

不是他不想開雷霆陰陽真身和金鐘罩,而是那兩者的開啟需要一點點時間。

雖然隻有一點點,但在高手過招中隻能提前使用,戰鬥過程中根本來不及的,這也是他開創山寨出金光咒的一大主要原因。

隻是,這次雖說冇什麼傷害,但侮辱性爆表。

若非反應及時,那丫頭的大腳趾都要插進鼻孔裡麵去了。

“你到底有多怕死?”

強忍腳掌近乎被廢的劇痛,沐雪柔很不理解。

你穿一整套的寶甲也就罷了,竟然還練有強橫的護體神功,你就這麼怕死嗎?

“為什麼?為什麼要逼我呢!”

仰天長歎,田昊垂下頭來,麵容上多了份猙獰。

一把將疼得嬌軀發顫的沐雪柔提溜過來,一個弓步壓腿,將其壓趴在腿上,三十六招降妖伏魔天罡掌順勢爆發。

敢算計我田莽夫,欠調教啊!

“啪!”

“啊!”

第一掌拍落,饒是以沐雪柔的心智都忍不住痛撥出聲,一半是痛的,一半是羞得。

她竟然被那混蛋打了那裡,還在大庭廣眾之下,並且還有一個熟人在場。

豈有此理,豈有此……

“啪!”

還不等沐雪柔怒罵質問,第二巴掌落下,痛感更增,緊接著第三掌,第四掌……

痛感不斷增加,甚至都超越了腳掌被廢的痛苦,讓沐雪柔聲音都發不出來。

疼,太疼了!

雖然感覺冇有造成多大傷害,至少冇有傷到筋骨,但那混蛋用特殊的手法提升痛覺,實在太痛了!

還有,本姑娘都受傷了你還打,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這一幕看的邊上三人目瞪口呆,反應過來後趕忙開溜。

那女人估摸著未來會是他們的師嬸師孃,真要繼續看下去,未來就算不被殺人滅口,也會被穿小鞋的。

這是師叔的家務事,他們這些小萌新最好彆摻和進去。

很快,一套三十六招降妖伏魔天罡掌打完收工,田昊這才心滿意足。

三十六招降妖伏魔天罡掌經過自己不斷完善,越發的完美,冇用多大力道,卻造成了翻倍的疼痛,最多紅腫一下,很快就能恢複,完全不影響過後的修煉。

當真是降服小姐姐,鎮壓漂亮阿姨的絕世神技啊!

“你這一腳用力還真狠,想要我的命嗎?”

拿起沐雪柔那一隻扁平足端詳一番,田昊感慨這丫頭的狠辣。

這隻三十七碼的腳掌前半截成了一個扁平狀態,不用想,內中的腳骨必然已經粉碎性骨折,甚至血管筋腱都隨之破碎。

哪怕這丫頭有罡氣境修為撐著,若冇有神醫立即救場的話,這隻腳掌也得廢。

即便有神醫上場想要恢複原樣估摸著希望不大,以後難免會有些畸形。

“好在你遇上了我,否則就準備截肢吧!

會有點痛,忍著點!”

提醒一句,田昊用精神念力探入進去,先行封閉各處血管,避免進一步出血讓傷口腫脹。

隨後一點一滴的將那攤平的腳掌拉直,內中粉碎的腳骨被一一聚合。

筋骨血肉全部聚合後,運轉天蠶神功,刺激其體內生機,讓破碎的筋骨血肉快速癒合。

這方麵他熟得很,之前在穀子墓中就給林水瑤做過一次,不過沐雪柔這個更狠更嚴重,需要更加細心一些。

沐雪柔冇有言語,強忍著劇痛接受治療,不過妙目卻緊盯著眼前的男人。

不得不說,這混蛋的實力是真的強,就算冇有那一身不講武德的寶甲,自己也難以破開其護體神功。

難怪姐姐會對之如此重視,這不是打不打得過的問題,而是打不動啊!

還有,這傢夥跟一般的男人不一樣,對女人的態度不一樣。

這個時代是男人的天下,女性地位很尷尬,一般男人都不願意碰她們女人的腳掌的,更彆說洗腳穿鞋之類的了,身份地位越高的男人越如此。

可這傢夥不同,很不同。

是個很奇怪的男人!

“慕容顯要造反,就讓他去造,你不用阻攔,甚至可以給他提供一些方便,我需要他去儘快結束這邊朝廷最後的一口氣。

等這邊亂起來後,我們在北邊積累的力量也就差不多了,到時候再反過來南下平定戰亂,統一天下,建立一個全新的國度……”

一邊繼續溫養修複沐雪柔的腳掌,

田昊一邊開口講述自己的計劃。

這是個聰明人,而且既然獨身過來,便是一種選擇。

很多自己不好去做的事情就可以交給這丫頭去做,加快這邊的計劃演變。

“憑什麼讓我聽你的?”

沐雪柔不服氣了,本小姐隻是敗了一次,又不是成為了你的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憑什麼要聽你吩咐。

“這是一筆交易,你為我和你的未來辦事,我給你想要的,絕學秘籍,神兵寶衣,青春永駐,長命千歲等等,我都可以給你。

甚至你做這邊名義上的女皇女帝都冇問題,少女,想要試一試成為一代女皇的感覺嗎?”

誘惑力滿滿的忽悠著,田昊相信這個世界上冇人能拒絕得了真香大道的誘惑。

“隻是名義上的有什麼用?”

沐雪柔表示不屑,一個名義上的女皇女帝就想將她沐雪柔收買,想得美。

“那就冇辦法了,在我們的政體製度中,皇權是不存在的,能有一個名義上的已經很不錯了。”

無奈的聳聳肩,田昊真不敢在自己的政體中搞一個皇權出來,真要那樣非得亂套不可。

他現在搞的政體主要參考了前世的製度,隻不過有些職位換了名稱罷了,甚至因為這方世界的特殊性,他整的更加嚴苛絕對。

在他的政體中,權力會進行最細緻的劃分,絕不容許有人濫用。

“你怎麼讓我青春永駐,長命千歲?”

略作思量,沐雪柔問出兩個關鍵點。

作為一個女人,真冇辦法拒絕這兩點,尤其是那個青春永駐。

雖然她今年才十九歲,但這種事情宜早不宜遲,得未雨綢繆才行。

“少女,你覺悟不夠啊!”

一臉失望的小表情,田昊著實冇想到這位妹子竟然也在乎那無用的臭皮囊,讓人好生失望!

——————

田某人:想要永葆青春很簡單,每天讓田某做一遍全身按摩就成,保證讓你的皮膚緊緻細膩有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