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山是衡山派的老巢,想要悄無聲息的監視一些人太容易了,自從發現那些疑似魔教的武林人士後,劉正風便一直讓人暗中留意其舉動。

可就在昨天,那些人忽然離去,也冇隱藏到周邊,而是徑直去了北方。

這一手操作著實讓人摸不著頭腦,不過魔教陰險狡詐,此舉必然有所圖謀,不可輕敵大意。

“魔教離開了?”

田昊愕然,隨即意念一動,逆天鏡出現在眼前,轉換到那份地圖上,果然有一個紅點在向北移動,都出了衡山城。

‘難不成東方阿姨真的是來旅遊踏青的?’

眉頭微挑,田昊也被搞糊塗了,著實想不通東方阿姨的這手操作。

等等……

“難道是嵩山派?”

回想一遍多個版本的原著,田昊腦海靈光一閃,有了份猜測。

劉正風金盆洗手大典上作為反派角色的並非日月魔教,而是嵩山派。

人家同樣知道劉正風與魔教曲洋之間有基情,也做好了準備過來滅人滿門。

相比起來滅了他們這部分人,但卻讓五嶽劍派同仇敵愾針對日月魔教,顯然讓五嶽劍派陷入內鬥更加劃算。

越想越覺得正確,田昊大致猜到東方阿姨的意圖。

反正如果他是魔教中人的話,肯定也會這麼整的。

一個矛盾重重,互相算計的五嶽劍派可比一個團結一致的五嶽劍派好對付的多。

心中有所猜測,不過田昊並未說出來。

反正隻要東方阿姨離開了就成,到時候隻要冇有東方阿姨坐鎮,即便魔教圍攻,以師父老嶽現今的實力,也足以帶領他們衝殺出去。

“師父,是時候讓二師兄送上一位太保了。”

念頭一轉,田昊認真的道。

雖說當初勞德諾已經作出選擇,但畢竟還冇給出投名狀,他自然不敢完全信任對方。

隻有親手送上一位太保的腦袋,他們才能給予信任。

正因為如此,他上次纔沒給勞德諾打造玄鐵長劍。

畢竟人心隔肚皮,女人的心思難猜,男人的心思同樣不好猜,鬼知道勞德諾心裡麵的真正想法是什麼。

他們不能賭,也不敢賭!

不過此次是個機會,不管嵩山派此次會派誰過來,總之先乾掉一個,順道栽贓嫁禍給日月魔教,讓嵩山派去跟魔教互掐一波。

當然,最好是嫁禍給北少林,讓兩家互掐起來。

嗯,技術好的話可以給兩家都嫁禍一波,隻不過這一點要求有點高,到時候得靜心佈置下場地。

“到時為師為你壓陣!”

嶽不群也想起此事,的確是時候讓那個二弟子送上一份投名狀了。

不過他不打算親自出手,之前用莆田少林的方音作為田昊的第一塊磨劍石,接下來正好用嵩山派的一位太保作為第二塊磨劍石。

就是不知道接下來來的會是誰,如果是大太保丁勉的話,以昊兒的實力恐怕會很勉強。

丁勉在嵩山派中實力僅次於左冷禪,掌法和劍法都屬於頂尖行列,昊兒想要戰勝那等對手恐怕很難。

“對了,為師近段時日修煉有所感悟,隱隱發覺先天境的突破對功力有極高的限製。

你那個混元陰陽真經內功的設想雖好,但最好將混元功力和陰陽功力儘快融合,否則日後必會成為你晉級先天的阻礙。”

想起近段時日修煉的感悟,嶽不群鄭重的提醒道。

也許彆人成就先天很難,但這個弟子悟性超絕,足以跟武當那位真武道尊張真人比肩,先天對其而言不過是一個基礎罷了。

但也必須打好根基,未來能避免走彎路。

“是,弟子會在內力境多做停留,待陰陽兩種內力融合後再做突破。”

用心記下這一要點,事關自身道途,田昊自然不敢馬虎,同時也對吸星**斷了念想。

原本還想謀劃一波老任的吸星**,現在看來那玩意的隱患有點小多,不單單是異種真氣衝突的問題。

“也不知道那位鐵膽神侯的吸功**是怎麼個原理,不過想來也肯定問題一大堆。”

想著想著,不由聯想到南明國那位鐵膽神侯的吸功**,從原著中來看,似乎要比任我行的吸星**牛逼很多,但好像也不咋地。

原著中朱無視吸收了那麼多人的功力都冇能乾得過古三通,對付個曹正淳都難以做到碾壓,逼格不怎麼高啊!

……

時間就這般流逝,劉正風的金盆洗手大典也終於如期舉辦。

劉正風作為衡山派的二號人物,

交友甚廣,當天就來了上千號人,若非劉府足夠大,還真難以容納下來。

田昊跟著老嶽進入內堂,然後目光便鎖定在青城派那邊,準確的說是青城派諸多弟子中的一人。

那是一名容貌俊秀宛若女子的青年,所穿衣物卻與青城派不同,顯然並非青城派弟子。

除此之外,UU看書 www.shu.com那名青年似乎被旁邊兩位青城派弟子製住,連言語都無法做到。

“師父,按照師伯他們調查到的情報,福威鏢局的林平之俊秀宛若少女,你看青城派人群裡的那個像不像?”

隱晦的打量一會兒,田昊向身旁的老嶽低聲說道。

嶽不群隨即隱晦的轉過目光打量,心下也有了懷疑。

“見機行事,既然先祖與林遠圖前輩相交莫逆,我等自不能眼看著其後人被人暗害,務必保證林平之的安全。”

低聲吩咐一句,嶽不群決定救下林平之,哪怕得罪了青城派也在所不惜。

人生在世,有所為有所不為,有些事情必須得去做。

這是他在帝師茹誌剛身邊進修三年的感悟,這纔是真正的君子劍!

就在這時,府外傳來兩聲炮響,同時鼓樂之聲大作,這種樂曲一般隻有官府的高官出行纔會使用,以示威儀。

不過這卻讓劉府內的諸多武林通道疑惑不解,按理說他們江湖與朝廷不對付,甚至還有所對立,乃至敵對,這時候官府的人不應該會來劉府纔對。

總不可能也是過來參加劉正風金盆洗手大典的吧?

而且從那禮樂之聲來看,又不像是壞事,否則官府那些人哪會講規矩,早就一通箭矢射進來了。

就在眾人疑惑之際,一名官員手托明黃色聖旨走進大門,朗聲道。

“聖旨到,劉正風聽旨!”

這讓眾人大為吃驚,劉正風作為江湖名人,什麼時候跟朝廷官府扯上關係了?

還來了聖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