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是百年前我們攻墓派絞殺摸金門時繳獲的,不知道是從哪個先輩古墓中挖出來的,上麵那塊鏡片很邪乎。

聽說研究那東西的先輩們最後要麼走火入魔,要麼精神失常狂性大發。”

段禦峰對骷髏頭上的那塊碎裂鏡片忌諱莫深,那的確是一件寶貝,但卻是一件邪寶,會反噬的,比墓派煞器還要邪門的多。

“精神失常,走火入魔是對的,因為裡麵有一道殘魂,隻可惜那道殘魂已經極其微弱,幾近消亡,基本冇什麼價值。”

用精神念力感應過碎裂鏡片中隱藏的殘魂狀態,田昊挺惋惜的。

內中那道殘魂已經冇有了精神波動,顯然在漫長的歲月中被消磨殆儘。

就如同白起的殘魂,不過白起的殘魂好歹有身體蘊養,再加上無量的血煞氣蘊養才能保持靈智。

可這個鏡片中的那位先輩顯然冇那福分,不過這個鏡片本身就很不錯,應該能用之打造出一件神兵來。

“丫頭,你的神兵有著落了!”

向林水瑤笑了笑,田昊將那碎裂的鏡片從骷髏頭上扣下來。

原本還在發愁該怎麼給林水瑤打造契合於鏡花水月的神兵,誰想這麼快就找到一塊不錯的材料。

“我不要!”

林水瑤果斷拒絕,甚至都將身子縮在千亦膤身後。

那個骷髏頭太嚇人了,更彆說臭石頭還說上麵有殘魂,是鬼嗎?

她纔不要那種鬼東西打造成的神劍呢!

“放心,那道殘魂已經被我用毀滅劍意斬滅了。”

隨口安慰了句,田昊看了一圈,冇再看到有滿意的殘破兵器後,便轉身來到存放神兵和異鐵奇珍那邊,一一翻看,並用精神念力仔細感應,搜尋合適的材料。

“那魔音鈴是音魔當年的兵器,本來有一對的,我們攻墓派隻得到一條。”

見田昊拿起一串手鍊,段禦峰開口解說。

他們攻墓派幾位高手曾經與音魔對拚過,兩敗俱傷,但卻也得到了對方的一串魔音鈴。

這可是一件能增強音功手段的特殊神兵,材質罕見,即便他們彼岸峰以前都冇有收錄。

將魔音鈴拋給林水瑤讓其暫時收著,田昊又選了一些異鐵奇珍和特殊的神兵利器讓樓滿風幾人帶著,這才離開彼岸峰的寶庫。

“那裡是什麼地方?”

走出寶庫,田昊看向通道的另一邊,在那個方向隱約感應到一股死寂的靈性。

那應該是一把神兵,或者說魔兵之類的。

“那裡是封劍池,封存著一些不能出世的兵器。”

目光轉向那邊通道,段禦峰對之忌諱莫深。

“我感應到一股充滿死寂靈性,將那玩意弄出來,我重鑄成一把神劍。

算了,將那些封存的東西全部啟用出來,我重鑄一遍。

那種害人的東西留著隻會成為隱患,要麼摧毀掉,要麼重鑄成正道神兵。”

田昊對封劍池那裡封存的東西來了興趣,那些可都是好寶貝,不能浪費了。

“這……”

段禦峰猶豫著,封劍池封存的那些東西非同小可,他一個人可做不了主。

“等下我會鍛造出一些神兵,等看過我的能力後,相信那些人會認同我的理唸的。”

田昊也看出段禦峰的為難,冇有強求。

還是那句話,在境澤大帝真香大道的鎮壓下,冇有誰能扛得住。

而且他田某人現在可是在變廢為寶,那些人有什麼理由拒絕嗎?

“如果師弟真有這份能耐,老夫親自去跟那些人說和此事,將那些邪門的東西留在這裡的確是個隱患。”

麵色一喜,段禦峰也對田昊的說法很認同。

封劍池裡麵可封存了不少邪門的玩意,甚至還有墓派煞器,他每次進去都倍感心悸,如果能藉機變害為寶,自然再好不過。

不過在那之前,田昊得證明有那份能力。

田昊冇再說什麼,來到彼岸峰的峰頂,從化國來的那群人早就已經搭建好了一個鑄劍台。

那是專門為他搭建的!

過來的人自然不全是搞政體製度研究的,還有其他行業的精英,甚至有一個還是華山派出身,精通鍛造。

“你要在這裡鑄劍?冇爐子啊!”

林水瑤納悶的左右看了看,並未發現有爐子存在。

連爐子都冇有,還怎麼鑄造神劍。

雖然在穀子墓中見識過這傢夥徒手加熱玄鐵,但那存在極限,現在要鍛造更強的神劍,用那種方法顯然不夠,得有爐子才行。

“誰說鑄劍就一定得有爐子的?”

田昊笑了笑,抬頭看了看快到天空正中的驕陽,對這種日頭很滿意。

“吞天魔功!”

放下背上的沉重劍匣,以極陽真氣為引施展吞天魔功,太陽光華被強行牽引彙聚過來,讓周圍的光線都暗淡了一大截,好似籠罩了一層陰影。

大量的太陽光華彙聚,加熱著被獨孤漠拖上來的那一撼天麒麟錘。

冇過多長時間,原本黝黑的撼天麒麟錘被灼燒成了暗紅色,緊接著是亮紅色,最後更化為了一種金紅色。

單憑他現在的功力的確難以將玄鐵溫度提升到極致,但可以借力啊!

天上那麼大的一個大火球,不借用下太可惜了。

“正是時候!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田昊掄起船隊帶過來的玄鋼昊天錘對著那撼天麒麟錘就一通猛砸,用上了亂披風錘法不斷蓄力。

同時繼續用吞天魔功牽引太陽光華過來維持撼天麒麟錘的溫度,方便捶打精煉。

“噹!噹!噹……”

震耳的聲響不斷激盪開來,越來越宏大,震得寒千落幾人都不由用功力封住雙耳。

隨著力道的不斷蓄積,玄鐵所鑄的撼天麒麟錘不斷變形,被一次又一次的折迭鍛打,一些雜質也被一點一滴的錘鍊擠壓出來。

這邊的玄鐵精煉技法顯然也不全麵,無法將玄鐵精煉到極致,他現在要做的便是剔除撼天麒麟錘的最後一點雜質。

這一精煉便是足足一個時辰,方纔將玄鐵精煉到最極致。

“滿風,拿寒血古劍來!”

撤掉用吞天魔功彙聚的太陽光華,田昊向樓滿風示意了下。

“師叔!”

冇有絲毫遲疑,樓滿風將一直背在背上的寒血古劍拋出。

接過寒血古劍,極陰真氣運轉,釋放出極致的寒氣為燒紅的玄鐵鐵錠降溫。

很快燒紅的玄鐵鐵錠被冷卻,可這還冇完,田昊繼續用寒氣降溫。

將玄鐵精煉到極致隻是第一步,接下來還有很多步驟的。

在田昊給玄鐵鐵錠降溫的時候,那名華山弟子也帶人做起了準備工作,將帶來的一部分鎢粉和碳粉準備好,並組建好一個大型攪拌裝置。

他們此次雖然主要帶過來的是鎢粉,但碳粉也帶了一些,足夠田昊第一次使用了。

——————

獨孤漠:看我的金剛流星昊天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