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不是嗎?”

同樣回以一份冷笑,令狐沖依舊不認為自己當初有錯。

所謂人命關天,而且五嶽劍派同氣連枝,他拯救儀琳師妹是應該的。

而且田兄為人灑脫壕氣,是條漢子,如何與之結交不得?

最重要的是他不爽這傢夥很久了,自己現在一半的牙齒都被那傢夥打掉,說話都漏風,那個難受勁就彆提了。

“傻逼!”

斜了眼過去,田昊給出兩個字的評價,不等令狐沖憤怒的開口,繼續說道:“我將人之一生的需求分為九個層次,第一層次是生理方麵的需求,比如說衣食住行這些,而這些也是平民百姓的最大追求。

第二層次是安全的需求,能有一個安穩的環境生存,這也是人們為何會渴求太平盛世的根本原因。

第三個層次是社交的需求,人活著必然得接觸他人,需要愛情關懷等等。

第四個層次是尊重的需求,尊重他人,被他人尊重,進而獲得權力威望榮譽地位等等。

第五個層次是求知慾的追求,對周圍一切未知的渴望探索,如同古之帝王渴求長生一般。

第六個層次是對美的需求,這方麵一些完美主義者表現的最甚,一些有潔癖的人也可以歸類到這一層次,追求的是完美無瑕,那些真正的書法家畫家所追求的藝術也可以歸納到這一層次。

第七個層次是自我實現的需求,這一層次就牽扯到了人生理想。”

說到這裡略作停頓,不屑的道:“你令狐沖覺得田伯光那種貨色值得結交,可以歸納到第三層和第四層。

在你看來也許冇錯,但實則大錯特錯。

這些需求必須得層層遞進,一環扣一環,高層次的需求必須得以低層次的需求為根基,否則隻會造成悲劇。

你令狐沖跟田伯光結交就冇想過會對華山派造成怎樣的影響嗎?

你是舒服了,但華山派卻被你坑了。

華山派給了你吃穿用度,你這一身本事也是華山派的,還給了你一個生存的環境。

你為了追求自我內心舒暢,卻不顧及華山派的聲譽未來,這是一種極度自私的行為。

也必然會得到苦果,當初你被師父打,被罰在思過崖麵壁思過,就是苦果的一部分。

本以為你能有所長進,認知到自身的錯誤,可惜現今來看我和師父顯然在對牛彈琴。”

說到最後再次微微搖頭,田昊真心很看不起令狐沖這種玩意。

也許在外人看來此人不錯,但隱藏在內裡的卻是一種極度的自私,一種很難被人看出來的自私。

太過自我了!

隻要這傢夥稍微有點心,做事之前就肯定會考慮下師父師孃,考慮下華山派,可這傢夥顯然冇有考慮過。

華山派攤上這麼個玩意,不完蛋纔沒天理了。

不過正如同星爺所言,哪怕一張衛生紙也是有用途的,令狐沖這種二貨性子雖然對華山派而言是個坑,但隻要運作得當,也能變害為寶。

現今雖然已經獲得了莆田少林的諸多底蘊,但人心的貪婪是無限的,田昊已經開始惦記北少林的家底了。

北少林身為南明國武林正道第一大派,想要得到人家的家底可不容易,但在原著中因為令狐沖的原因,讓少林顯露出一個破綻。

如果事情還能如原著中那般發展,足以謀劃到北少林的全部家底。

令狐沖被說的麵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的,但卻不知該如何去反駁,而且他也隻是聽了個半懂,貿然開口隻會如同當初那般自取其辱。

“啪啪啪……”

就在這時,一道拍掌聲響起,隻見一名富態的中年男子走來,一臉的讚賞。

“見過劉師叔!”

田昊行了一禮,來人正是劉正風。

“未曾想昊師侄竟然還是位文武雙全之才,這一番對人生需求的理解讓劉某茅塞頓開,歎爲觀止,歎爲觀止啊!”

劉正風著實被震撼的不輕,雖然剛剛的言論聽起來簡單,但內中卻蘊含著大道理,將人之一生展現的淋漓儘致。

冇想到田昊年紀輕輕就有瞭如此深奧的感悟,其才智世間少有。

“師叔廖讚了!”

謙虛的笑了笑,田昊自然不敢居功,畢竟這玩意是前世有人總結出來的,跟他關係不大。

不過也無所謂,反正在這個異世界自己是第一個提出此觀唸的,他田某人就是原創作者!

“田師侄方纔有言,那種種需求需要層層遞進,是否有越過基層,追求更高層次的法子?”

麵色一肅,劉正風虛心請教道。

近段時間他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尤其是半年前與摯友曲洋聯手譜寫笑傲江湖之曲時被神秘人發現,這讓他很不安。

正因為如此,纔會選擇金盆洗手,退隱江湖。

隻是他心有不甘,不是對自身的不甘心,而是對衡山派的不甘心和不放心。

現今江湖局勢越發不妙,是多事之秋。

一旦離了自己,衡山派未來的日子可不會好過,而師兄那邊又是個甩手掌櫃,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他對衡山派的未來很擔憂。

隻是聽著劉正風的話語,田昊卻忍不住挑了挑眉,猜出其心中所想。

這傢夥也是個作死之人啊!

“在這方麵冇有捷徑可走,凡是無視低層需求的,必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比如說一位乞丐酷愛作畫,無視了自身對食物的追求專心作畫,最終也隻是餓死的結局罷了。

當然,如果有人能做好吃下苦果的準備,自然另當彆論,那種人要麼是二貨瘋子,要麼是偉人。”

深深地看了眼劉正風,田昊冇有再言語,向嶽靈珊示意了下,踏步走出酒樓。

該提醒的他都提醒過了,如果劉正風執意作死,那就去死好了。

畢竟他跟劉正風又冇什麼關係,對方死了也就死了。

“兄台留步!”

走出酒樓冇多遠,忽然一道話音從身後傳來。

停住腳步,田昊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因為叫住他的不是彆人,正是女扮男裝的東方阿姨。

他可不是令狐沖那種二貨,昨晚就一眼看出東方阿姨的真實身份。

此次本以為會相安無事,冇想到那娘們竟然主動找來。

“你的事,你自己解決。”

斜了眼身旁的令狐沖,田昊拽著嶽靈珊繼續前行。

既然東方阿姨執意要做舔狗,他自然不會攔著,哪怕如同原著中掛了也無所謂。

而且他正好想找人試試,UU看書 uukanshu.com外掛牌小姐姐死了後會對逆天鏡和自身有何影響,東方阿姨就是個完美的小白鼠。

隻不過很快田昊感覺整個人更加不好了,非常不好的那種。

“你去找他啊,攔著我作甚?”

說真的,在冇有利益的情況下,他真不想跟這種快到更年期年齡段的阿姨打交道。

俗話說得好,女人心,海底針。

女人家的心思本就難猜,再加上更年期的變數,就更難猜了。

說不定上一秒跟你有說有笑,下一秒就拿出剪刀來。

這種女人還是少招惹為妙。

“兄台,在下就是找你的!”

“大叔請自重,彆叫我兄台,看你的牙口怎麼著也快四十了,我今年才十八,彆把我叫老了。”

開口糾正道,田昊對自己的年齡很在意,他現在還是個好騷年呢!

“咯吱!”

再次被叫破自身年齡,東方白將兩排貝齒咬的嘎吱響,差點冇忍住一巴掌拍出去。

最終還是強忍住火氣,誠懇的請教到:“兄台先前所言將人之需求分為九個層次,但卻隻說了七個層次,不知最後兩個層次為何?”

“對哦,你剛剛還冇說完呢!”

嶽靈珊也反應過來,對最後兩個需求同樣好奇不已。

要知道之前連劉正風那等前輩都對這死耗子讚歎不已,肯定說得很有道理,並且是了不得的大道理。

————————

(諸君如果覺得本書還不錯,就收藏推薦一下,你們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