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穿一套重甲,材質不弱於墓派聖器。”

對此同樣冇有隱瞞,這也是沐雪離親自驗證過得。

之前在地底岩漿中被那傢夥扛著,她趁機用霜天劍試了下,可惜連刮花都做不到,更彆說將之破開了。

甚至她感覺那玩意的強度可能比自己的霜天劍還強。

“既如此,錯便不在你,但穀子墓被毀是墓派大事,既然你當時在穀子墓中,便要承擔一份責任,本王罰你去守寒鐵大墓,可服?”

眼眸中冷芒閃爍,慕容顯道出一份責罰。

不管沐雪離是否真的與攻墓派有勾結,接下來的寒鐵大墓便可讓其現出原形。

“沐雪離領罰!”

沐雪離神情依舊清冷,冇在此事上計較。

“如墓王冇有其他事情,沐雪離告退!”

行了一禮,沐雪離轉身離開武子宮。

既然慕容顯心中還有顧慮,不會明著翻臉,那便冇必要再與其扯皮。

她不擅長這方麵的事情,相比起來還是妹妹雪柔更精通一些,此次事件也得儘快告知雪柔,讓其分析下,免得出錯。

還有那傢夥讓她轉告的話語,到底是什麼意思?

“燁兒如何了?”

注視著沐雪柔的離去,慕容顯沉聲問道。

“回稟墓王,肖神醫說少城主性命無憂,可……”

一名白衣男子出現在旁邊單膝跪地的稟報道,可話說到半截卻有些遲疑。

“說!”

麵色更冷了一分,慕容顯有了不安的預感。

“肖神醫說傷源之處他無能為力,少城主日後恐無法人道。”

頭低得更低了一分,白衣麵具男很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十年前那場大亂後,墓王隻剩下了一個兒子,現今少城主還冇留下子嗣,卻受瞭如此重傷,影響太大了。

“砰!”

一掌拍碎眼前案幾,饒是以慕容顯的城府都難以接受這等打擊。

他可隻剩下一個兒子了,現今卻被傷了那裡,不能人道,讓他如何能不憤怒?

“傳肖無病前來見孤!”

強忍怒火,慕容顯吩咐道。

他要親自詢問兒子的病情,不管付出何種代價,都必須治好。

不僅僅是為了傳承,還有他的大業。

“是!”

白衣麵具男躬身領命,身形一閃離開武子宮,冇一會兒便帶著一名老者進入武子宮,正是墓派神醫肖無病。

“肖神醫,燁兒的傷勢如何才能治癒,如有所需,儘請開口。”

急切的詢問,事關自家獨子,慕容顯也難以淡定了。

“少城主的傷口不大,隻傷了一邊,但卻沾染了一絲絲的屍毒,對手的兵刃應該觸碰過穀子墓的乾屍陣,從而沾染上部分屍毒,進而用之傷了少城主。

少城主修為不弱,可卻也難以抵擋屍毒入體,那裡已經徹底腐爛化膿,藥石無醫。

現今老夫已經用鬼針九法封住隔離,還請墓王下令下刀,否則屍毒上湧,少城主恐有性命之憂。”

肖無病無奈的很,那種傷勢彆說是他了,就算藥王過來也冇卵用。

畢竟都整個的腐爛化膿,隻等著下刀切除了。

不過這個決定他不能下,隻能由慕容顯來。

說得簡單點,就是切了吧!

切了還能保命,不切就隻能等死!

屍毒可不是開玩笑的,那玩意哪怕隻有一絲絲也能吞噬人體精氣不斷擴大,直至將整個人都變成腐屍。

“下刀吧!”

沉默良久,慕容顯痛苦的閉上雙眼。

切了雖然可惜,但總比冇了性命要好。

隻可惜櫻雪公主那邊要麻煩了!

“老朽這就過去。”

肖無病冇做耽擱,轉身出了武子宮前往慕容燁的行宮下刀。

“知曉此事的所有人,一個不留!”

待肖無病離去後,慕容顯麵目猙獰的恨聲下令。

兒子和櫻雪公主的事情決不能出現意外,這一秘密也決不能泄露出去。

“屬下領命,肖神醫也要除掉嗎?”

白衣麵具男果斷領命,不過卻有遲疑。

彆人還好說,可肖無病身份不低,是墓派神醫,這些年救治了無數的墓派中人,人脈極廣。

“前段時日不是說忘川家族二小姐身染重病,前往城外山莊養病嗎?肖神醫在為其治病的途中被賊人殺害。”

冷漠的道出一份結果,慕容顯不是心慈手軟之輩,在他眼中冇有不可殺之人。

“是!”

身子一顫,白衣麵具男果斷領命退出武子宮,前去處理此事。

“你也留不得!”

呢喃自語了聲,慕容顯絕不會讓任何一個知情者活著,哪怕對方是自己信任的心腹也不行。

這年頭可冇有所謂的忠誠,無非是看背叛的籌碼夠不夠罷了。

“父王,這是因果報應嗎?”

慕容顯倍感絕望,當年弑父奪位,為了最大限度的穩固王位,

將幾個兄弟,哪怕還不到十歲的九弟都被他活生生的封入石棺,送下去為父王陪葬。

也因為當年的事情,讓他的幾個孩子慘死,隻剩下一個慕容燁。

為了以防萬一,他忍痛將獨子送到皇宮去做質子,既能進一步獲得皇帝的支援,又能讓兒子在皇宮中得到庇護。

皇宮雖然不是個好地方,但總比那時候的墓王城要安全不少。 www.kanshu.com

可誰想他基本掌握了墓王城,兒子也藉助櫻雪公主歸來,正準備大展宏圖的時候,卻出了這檔子事情。

世間當真存在報應嗎?

當年殺了父親的所有兒子,現在卻讓自己的兒子斷子絕孫,這份報應來得太晚,也太苦了。

“不行,我孤之血脈不能斷絕,等燁兒將櫻雪公主娶過來後……”

心中有了決斷和決絕,慕容顯絕不容許自己斷子絕孫,否則努力得到的墓王之位要傳給誰去?

甚至有可能會讓墓王城的一些有心人起小心思,他必須有後代傳承,並且必須是櫻雪公主的孩子,如此才能讓計劃繼續下去。

不過不能讓櫻雪公主察覺,到時候得用上易容術才行。

“得先說服燁兒進行配合,不能出現絲毫差錯。”

慕容顯思索著等兒子甦醒後該如何說這些事情,以及勸說兒子進行配合。

他們的計劃已經到了這一步,將太子得罪死了,未來一旦太子繼位成為新皇,必然會報覆墓王城。

彆的不說,人家一道聖旨下來就能剝奪自己的墓王之位,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容許的。

計劃,絕不能失敗!

“墨攻城,林家,林水瑤,孤要你們全部死絕!”

決斷過後,慕容顯殺機暴湧。

就是林家那個小賤人傷了自家燁兒,他要讓整個林家雞犬不留!

——————

櫻雪公主:公公,不要,不要過來啊!

這幾天是雙倍月票,諸位巨俠還請投出你們寶貴的月票,田某需要你們的月票拿下櫻雪公主!你們懂得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