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阿姨,你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人家寒天嘯是個專情的人,心裡麵隻有一個楚芸溪,你就彆白費心思了。

而且那傢夥冇什麼擔當,當年捨棄你們母女兩逃避,之後為了繼續逃避去跳悔情崖,現在又為了逃避,想要一死了之。

為了那樣的傢夥不值得,咱們做人冇必要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吊死。

你可以考慮下我師兄駱天聞,你們也算是老相識了,相互之間也有瞭解。

他名字裡麵也有一個天字,你可以繼續叫天哥天朗之類的,就跟當年喊寒天嘯時一樣。

當年你那個孩子逝去的確很可惜,但可以跟我師兄再要一個,說不定你那個逝去的孩子就會藉機輪迴轉世到你肚子裡麵,再續與你的母子緣……”

一邊給駱天聞開胸搞肺臟移植,田昊一邊勸說帶著一具屍體返回的肖雨婷。

這女人也是個狠人,並且對寒千落有著真正的母女情,隻要撮合下肖雨婷和駱天聞,寒千落便算與攻墓派有了真實的聯絡。

那樣自己以後離開這裡,攻墓派也能更好的守護好寒千落,不至於在某些狗血的關鍵時刻被拋棄掉。

這一波喪心病狂的勸說話語說的肖雨婷羞惱難耐,可當聽到孩子的時候,不由陷入沉思。

難道我那可憐的孩子一直在等待著機會,與我再續母子緣?

駱天聞也尷尬得很,隨後手掌不由自主的握住了肖雨婷的素手,扭頭看去,發現田昊正對他猥瑣的擠擠眼。

不用說,肯定是那傢夥動用了那種特殊的精神念力。

不過當那股精神念力消失後,駱天聞冇有鬆手。

有些時候冇邁過那一道坎自然會很艱難,可當邁過之後,很多事情都會變得簡單起來。

駱天聞和肖雨婷本就相處了十年之久,十年間駱天聞為了報恩,化身癡漢尾隨偷窺,經常帶著寒千落的種種訊息去向肖雨婷彙報。

除此之外,因為牢飯不好吃,也會帶一些吃食過去,甚至肖雨婷的衣物都是駱天聞給洗的。

畢竟楚芸溪可不會給肖雨婷提供換洗衣物的服務,這些都是駱天聞一手操辦的。

兩人的關係也算親密了,再加上被那件事情挑破窗戶紙,肖雨婷也看到了寒天嘯對自己的絕情,剩下的事情演變就很簡單了。

隻是無辜躺槍的寒天嘯卻陰鬱了,卻冇辦法反駁。

因為他的確是個懦夫,隻會逃避的懦夫!

即便兩次自殺,也都是一種逃避,不敢直麵當年的事情和妻子。

“老寒,問個事?你當年跳悔情崖怎麼冇死?難道在腰間綁了根繩索蹦極的,或者在下邊讓人弄了個救生氣墊,藉機假死脫身?”

好似想起了什麼,田昊忽然問了一句,讓氣氛瞬間凝固。

嘶!

寒天嘯倒吸了口涼氣,因為正在給他縫合胸口創口的楚芸溪下手了,縫合針刺得很深。

“天嘯,我也很好奇你當年為何冇死?”

一副笑眯眯的和善模樣,楚芸溪同樣好奇這死鬼當年為何冇死。

“是鬼使首尊救了我,當年我是真的想以死自證清白的。”

寒天嘯趕忙開口解釋,當年他真的想要一死了之,但卻被鬼使首尊救下,然後一直作為對方的替身在通靈塔中閉關修煉。

鬼使也藉此機會離開了通靈塔,三年間冇再回來過。

“哦,原來是跟那傢夥說好的,難怪能活下來。”

田昊恍然,他自是知曉真正的通靈塔鬼使因為精神問題,跑到天禪寺出家當和尚了,順帶盜取淬火劍功法,為報仇做準備。

隻不過正如駱時秋所言,通靈塔鬼使和神差有著生來無命,死去無魂的說法,需要終身鎮守通靈塔。

除非被下一代的鬼使和神差接替,否則不能離開通靈塔。

無可大師想要跑出來,就得找一個替身,並且是實力不弱的替身,然後寒天嘯正好撞槍口上了。

“嘶!”

寒天嘯再次倒吸了口涼氣,因為楚芸溪縫合傷口的針法更加粗暴了,旋即向田昊遞過去一個幽怨的眼神。

咱們冇仇吧!

粗暴的為丈夫縫合好創口,楚芸溪站起身來,看著從丈夫身上取下已經化為膿血的肺臟,一時間感慨萬千。

“楚毒之霧,運功必死,冇想到竟然被這樣破解了。”

楚毒之霧可是楚毒家族最頂級的絕毒,否則也不會冠以楚毒之名,是她們楚毒家族的招牌。

上千年來死在楚毒之霧下的武林高手不知凡幾,誰想卻被人這般破解,道理也很簡單。

畢竟楚毒之霧是通過呼吸進入人體肺部,然後順著肺臟血液循環流遍全身,最終依附在體內經脈竅穴上,其中大部分會彙聚於肺臟經脈。

一旦運轉功力,毒素就會與功力融合,破壞經脈竅穴和肺臟器官,纔會讓人吐血不止,無法呼吸。

理論上來講,換一個肺臟自然可以破解此毒,以前隻是冇有人想到罷了。

“西醫手術雖然冇什麼養生功效,但在急救方麵卻有奇效,什麼壞了就切了,切完了就換,隻要能解決排異反應,保命不成問題。”

完成對駱天聞的創口縫合,田昊隨口解說一句。

“運功溫養肺臟,那畢竟不是你們的,以後多多運功煉化,儘快將之融為一體,應該不會影響以後的修煉。”

叮囑一句,田昊再次將劍匣和那根神秘生物的指爪背在背上。

“ www.shu.com師叔,這便是你從顯月池下邊取出的重寶,金脈麒麟真身的源頭?”

樓滿風這時方纔開口詢問,打量著那一截巨大的指爪。

“嗯,我過後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將金脈麒麟真身在咱們攻墓派中普及開來。”

點點頭,田昊對此次穀子墓之行的收穫很滿意,也對接下來的寒鐵大墓更為期待。

寒鐵大墓可是建立在一座火山口內的,可那個火山口底部都有著厚厚的堅冰,壓了那麼多金磚銀磚上去都冇壓碎,絕非外界寒氣導致的。

崑崙山那邊雖然終年積雪,但低溫不可能傳導到那麼深的地方。

要知道因為地底岩漿的原因,越往深處溫度就會越高,更彆說那裡還是一個火山口,被冰封著很不正常。

很可能存在著某種天地異寶,就如同天山那塊冰火寶玉一般。

他田某人最喜歡這種重寶了!

“你們攻墓派到底想要做什麼?”

楚芸溪大為吃驚,金脈麒麟真身本就已經很驚人了,之前連丈夫寒天嘯手持鬼使之刃都難以抵擋駱時秋,被其帶著幾個女娃娃闖關過去。

現在那傢夥竟然要在攻墓派中普及金脈麒麟真身,偏偏對方還有那個能力。

畢竟連顯月池下邊的重寶都被其挖出來,已經有批量塑造金脈麒麟真身的基礎,無需等待所謂的血月之夜。

那小子到底想要做什麼?

——————

(田某人:做什麼,當然是給你閨女培養炮灰保鏢軍團啦!

寒天嘯:坑我的賊子,你休想得到我閨女,我死也不會讓你得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