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還是雷霆?”

沐雪離若有所悟,心中有了猜測。

遞過去一個爸爸看好你的眼神,田昊繼續忽悠道:“的確是雷霆,雷霆也分陰陽,雷為陽,霆屬陰,金脈麒麟真身可以修出金雷之力,而紫脈麒麟真身則可以修煉出紫雷之力,就是這兩個。”

說著,田昊在左手上凝聚出一團金色電光,在右手上凝聚出一團紫色電光。

“啾啾啾……”

兩團電光普一出現就發出尖銳的聲響,如同無數鳥兒在鳴叫一般。

當初他將陰五雷和陽五雷一同山寨出來,對雷法的修煉有了更深層次的領悟。

現在麒麟玄功的金雷紫雷其實就是陽五雷陰五雷的變種,陽五雷是用金剛神咒極陽白霞之氣融合雷電之力而成,陰五雷則是以紫光神咒極陰玄霞之氣融合雷電而成。

而麒麟玄功的金雷是金霞之氣融合雷電之力而成,紫雷則是紫霞之氣融合雷電之力而成。

相比起陰陽五雷來,金雷紫雷對身體力量和速度的增幅更大,擅長近戰,而陰陽五雷則是一種純能量攻擊的手段,擅長遠攻。

說的簡單點就是一個是魔武雙修,一個是純法師。

而兩團電光讓在場眾人更為震撼,要知道那可是雷霆之力啊!

“你果然修成了全套的麒麟玄功!”

深深地吸上一口氣,沐雪離道了聲果然,心下也更為忌憚。

這是一位強者,一位遠超自身的強者,恐怕自家師兄都難以與之匹敵。

慕容燁等人也都無比的忌憚,單單一個修成金脈麒麟真身的駱時秋都讓他們倍感壓力,再加上一個修成全套麒麟玄功的猛人,還打個蛋啊!

“也冇什麼了不起的嘛,聽我爺爺說金鐘罩鐵布衫修煉到極致後也能練出雷電之力來。”

林水瑤忽然開口,表示不服氣。

她小時候最喜歡聽自家爺爺講故事,講其年輕時的所見所聞。

聽爺爺早年時就遇上過一位高手,一位將金鐘罩鐵布衫修煉到最極致的高手,都修煉出了雷電之力。

“你說的是幽族幽帝吧!”

楚芸溪聽出林水瑤說的是誰,點點頭道:“幽族二十年前一直鎮守幽都城外的十裡陰陽界,其族長幽帝精脩金鐘罩鐵布衫,更將之修煉到極致,練出了雷電功力。

不過他那隻是一種純粹的雷電功力,就跟我的毒功,神差的無相淚冰差不多,但閣下的雷電功力中卻還煉化了金霞之氣和紫霞之氣。

甚至還有一股讓老身都為之驚悸的力量,那絕對不是單純的雷霆之力。”

近距離感受那兩團雷電,她能隱約感應到那兩股力量的可怕,已經遠遠超出了自己所能應對的範疇。

真要打起來,如果對方身法不弱的話,自己恐怕會被一招秒殺。

“的確不是單純的雷霆之力,我將天譴雷罰的天雷之力煉化進去,要比一般的天地雷霆之力更加強大。”

田昊冇有隱瞞這些,而且就算不說,過後每天硬抗一波三重天譴雷罰,人家也能猜的到。

既然如此,不如豪氣一點,同時也能用此作為威懾。

“你果然不是我們這裡的人?”

沐雪離恍然,之前她就一直在猜測此人的出身,也很疑惑。

按理說能夠培養出如此強者的勢力她肯定會知曉一二,可想了好幾遍愣是冇找到一個能對上號的。

現在明白過來了,對方既然硬扛過天譴雷罰,那就肯定來自於國外。

難怪她一直冇有想到能對上號的,就是不知道是中原諸國的哪一個。

“你是外國人!”

麵色大變,慕容燁更為忌憚。

雖然有天譴阻隔,可如果真出上一位能夠硬抗天譴雷罰的狂人,對各國都無比的危險。

“我也有被人稱為外國人的一天!”

吐槽了句,田昊著實冇想到自己竟然會成為一名歪果仁。

“鏘!”

“你來我們國家到底有何圖謀?”

淬火聖劍出鞘,慕容燁厲聲質問,越發覺得此人來者不善,而且對他們墓王城有著一股子敵意。

是敵非友!

“少城主,收劍!”

這一幕讓沐雪離麵色微變,慕容燁隻是先天境巔峰的修為,無法感知到田昊的強大,但她卻很清楚,尤其是對方施展出那兩團雷光後,感知的更深入了一步。

不管在哪個地方都有著一條鐵律——強者,不可辱!

慕容燁這般持劍指向人家,那就是明晃晃的挑釁,真要激怒了這種人物,後果不堪設想。

果然,田昊可不是什麼好脾氣,

也不用動手,精神念力爆發,更有龍脈武意的加持,將慕容燁直接壓趴在地上,還是臉麵著地的那種。

“少城主!”

後方的墓王城眾死士大驚,紛紛拔刀怒衝殺向田昊。

他們都是跟隨少城主而來的,一旦慕容燁在這裡出事,他們也難逃一死,甚至連妻兒都會遭受牽連。

所以哪怕對方很強,但也不得不拔刀,至少自我犧牲的話,還不至於牽連妻兒。UU看書 www.kanshu.com

“師叔息怒,這些雜碎交給我們來收拾,您不用動手。”

不等田昊出手,樓滿風和駱時秋二人就硬撞了上去,直撲被壓趴在地上的慕容燁。

正是圍魏救趙!

眾死士隻能調轉方向,攻向駱時秋二人,將慕容燁死死地護住。

可惜他們防得住駱時秋二人,卻防不住田昊的精神念力。

慕容燁被擦著地麵應拽過來,極其狼狽,甚至顯露在外的那一半麵頰都被摩擦出了血痕。

“聽說在你們這裡有一句話叫做皇帝管地上,墓王管地下,你小子是不是真將自己當個人物了?”

俯視著仍舊被壓趴在地上的慕容燁,田昊想不通他都將逼格拉的那麼高了,這傢夥還敢拔劍挑釁。

到底是誰給你的勇氣?

梁大小姐姐嗎?

難道那位也穿越過來給這傢夥唱了首勇氣?

而且這傢夥是真的能作,是原本命運軌跡中被打臉次數最多的,這熊孩子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少城主年少不懂事,冒犯了閣下還請恕罪,我墓王城願意做出賠償。”

沐雪離趕忙開口求情,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想與這個男人動武。

來之前的時候她與楚芸溪交流過,知曉此人不僅身穿重甲,還修有護體神功,對上這種玩意,她還真不一定能打得動。

而現在慕容燁更被其用那種無形力量製住,生死被掌控在其手中,隻能選擇妥協。

總之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慕容燁出事,更不能給慕容顯藉口針對忘川家族!

——————

(慕容燁:從今天開始,請叫本少主為晴天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