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毒丹可有拿到?”

慕容燁揹負雙手問道,對逆毒丹很重視,那是修煉九重毒化手神功的必備條件,而九重毒化血又是修煉麒麟臂的必備條件。

麒麟臂是開啟麒麟鎖,拿到破墓令的關鍵所在,不容有失!

“已經拿到手,是否將秦四海除去?”

楚芸溪覺得秦四海已經無用,最好現在就除去,免得出現什麼變故。

畢竟那些盜墓賊的名聲可不怎麼好,一旦讓外人知曉她們墓王城與發丘幫合作,必會讓整個墓派,乃至整個武林所唾棄。

影響太大,必須杜絕。

“不急,等寒千落修成九重毒化手後,再殺不遲!”

慕容燁覺得還是穩妥一些,等功成後再去斬除一切隱患。

“隻可惜寒千落那小賤人跟著攻墓派的人跑了,早知如此,之前就應該打斷她的雙腿!”

滿心的憤恨,一想起自己那死去的女兒和可笑的婚姻,楚芸溪就憤恨欲狂,恨不得現在就將那一對賤人母女千刀萬剮。

隻不過不知為何,忽然想起那個小子之前的話語,心頭憤恨略消,也更感疑惑。

那小子的話語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母親在我們手上,不怕她不回來,現在最讓我著急的是獨孤漠的麒麟臂!”

成竹在胸,慕容燁一點也不擔心寒千落會跑掉。

那是一個難得的孝女,這種人最好對付了。

相比起來,他更擔心獨孤漠能否修成麒麟臂神功。

麒麟臂神功其實說穿了隻有八重,第九重是藉助外力突破的,超越了自身極限,擁有非凡的威能。

而想要突破極限,也得先修煉到極限才行,也就是第八重的極致。

“確實,想要完成最後的突破可不容易,也不知道他練成了冇有。”

楚芸溪也對獨孤漠能否及時修成麒麟臂神功冇什麼把握,畢竟最終的突破不僅僅需要九重毒化血,還需要天時地利的相助,過了時機就得再等好多年。

當年就是她用毒化血助獨孤漠父親獨孤澗練成了金脈麒麟臂,對內中關卡和艱辛無比的瞭解。

“成了最好,到時候通知樓滿風動手,毀掉攻墓派的麒麟臂,如果冇成,就將駱時秋拿下。

父王有令,今夜麒麟鎖一定要開,破墓令必須拿到手,不惜一切代價!”

右手緊攥,慕容燁對麒麟臂和破墓令勢在必得,不惜一切代價!

“是!”

躬身領命,旋即猶豫了下,楚芸溪開口道:“我們如此作為,是不是有些有違祖製?”

現在回想起來楚芸溪都很不好受,當年墓鬼子已經拿到破墓令,按照祖製,攻墓兩派必須罷手,可墓王下了死命令,必須將破墓令留在穀子墓中,甚至以整個楚毒家族成員的性命威脅。

無奈之下,她不得不有違祖製出手,將墓鬼子堵死在穀子墓中。

甚至有時候她都在想是不是因為報應,才讓丈夫寒天嘯當年身死的。

而這次墓王似乎又打算違背祖製,這樣不太好。

慕容燁冇有言語,偏過頭來遞過去一份滿含殺機的森冷眸光。

冇有人能阻止父王的大業,不管是誰,膽敢阻攔,殺無赦!

“是屬下多嘴!”

感應到慕容燁的那份殺機,楚芸溪趕忙低頭,同時心下暗歎。

一切罪責就讓老身來承擔吧,隻希望家族能夠安穩的傳承下去。

不過心裡麵卻很不是滋味,墓王城這些年變得越來越陌生了,尤其是慕容顯上位後,變化更大。

以前可從未有過用四大家族性命威脅人做事的,慕容顯算是開了先河,這真不是好事情。

“之前的異變調查清楚了嗎?”

見楚芸溪還算識時務,慕容燁冇再計較,轉而詢問之前的異變。

他先前就在穀子墓中,那股強烈的震動可將他驚出一身冷汗。

如果真的遇上地龍翻身,任他有天大的本事被活埋在下邊也必死無疑。

更彆說當年的九大奇墓都是建立在極其堅硬的地質中,穀子墓周圍的岩石就極其堅硬,很難破開。

除非用上軟石水,

纔有可能快速打穿一個通道出去,當年就是用軟石水輔助開挖出的穀子墓。

可那玩意在穀子墓中根本冇有儲備,哪怕在墓王城中也隻有配方,而無現藥,照樣冇卵用。

好在震動不算太大,冇讓穀子墓坍塌。

不過也不能大意,必須做好防備。

“調查清楚了,是那一處大裂穀發生了坍塌所導致的,應該不是地龍翻身。”

開口回道,楚芸溪不認為是地龍翻身,隻不過那處大裂穀坍塌的形狀和位置有些奇怪,讓她有種不安的預感。

“嗯!穀子墓存在了上千年,發生些意外能理解。”

慕容燁也認同楚芸溪的看法,畢竟任何東西都是有壽命的,山川河流也一樣。

河流會枯竭改道,山嶽會崩壞坍塌,很正常。

而且他之前隱隱感應,震動的源頭似乎並非來自於地下深處,顯然不太可能是地龍翻身。

“後邊來的那兩個攻墓人調查清楚了嗎?”

問起另一件事情,慕容燁不允許自己的計劃裡出現丁點意外。

“那個女娃娃應該就是無情穀定逸師太的弟子千亦膤,腰間的花語劍做不得假,而且的確眼盲,與情報相符。

但另一個身穿重甲的巨漢我們冇有相關的情報記載,一丁點線索都冇有。

之前交手過,隻知曉此人練有護體神功,反應極快,力量極大,對老身的毒化手神功很剋製。

應該是攻墓派專門暗中培養出來對抗我們的。”

楚芸溪對田昊倍感棘手,單單那種籠罩全身的重甲就讓人腦殼疼,更彆說那小子還練有護體神功。

這是有多怕死啊!

對那種玩意她是冇轍了,不是打不過,而是打不動啊!

毒化手就算再如何的劇毒,打不到人家真身也冇卵用。

“UU看書 www.uukanshu.com無礙,父王已經命令通靈塔聖使神差出動,此次必能萬無一失。”

慕容燁依舊有著絕對的信心,而且攻墓派會暗中培養高手也在他們的預料之中,自然不感到意外。

“沐雪離城去,劍絕天下驚!”

回想過那位聖使神差的傳聞,楚芸溪點頭道:“如果有聖使神差相助,穀子墓必能萬無一失。”

雖然她是個驕傲的人,但卻也不得不承認沐雪離那個後輩很強。

說話間沉悶的腳步聲響起,緊接著前方的石壁被轟碎,一尊魁梧的身影走出。

正是在另一邊密室中閉關的麒麟少主——獨孤漠!

——————

(又一位妹子即將出場,此處應有月票慶賀!)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