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毒蛇的味道,應該是楚毒家族養的,傳聞她們甚至能夠操控上古冥蛇。

不過既然是楚毒家族養旳看門蛇,穀子墓的入口應該被放在了水裡。”

千亦膤開口解說,猜測這應該是楚毒家族養出來專門看守穀子墓的。

而既然巨蛇是看門蛇,那麼穀子墓入口肯定在水中,如此才能更好的讓巨蛇守護。

“是人養的就好,等下破了穀子墓,我們回來將這些小傢夥帶到無情穀去看門。”

田昊越看越喜愛,這些可都是難得的異獸,很有培養價值。

而且他剛剛用精神念力感應了下,這些大傢夥體內都存在經脈竅穴,並且很寬廣,有修煉的基礎。

現在的問題是該如何為之量身打造出一套修煉功法來,增長體量倒在其次,關鍵是增加智商,最好能如同金剛那般聽懂人言。

好在自己會在這邊待上一段時間,足夠研究了。

“小傢夥們,在這裡乖乖地等著我,等回來後帶你們去吃香的喝辣的。”

拍了拍麵前這頭巨蛇,田昊走向水潭,而千亦膤已經先一步潛入進去,藉助聽覺傾聽水流的各種動靜,很快找出了墓道口所在。

田昊跟著那道宛若美人魚的倩影快速前行,進入了那一處墓道所在。

與此同時,遠在墓道出口那邊,兩道身影剛剛將濕漉漉的衣物藉助磷火球烘乾。

“這就是傳說中唯一能夠打開麒麟鎖的麒麟臂嗎?真想不到這條手臂竟然是一把鑰匙。”

注視著駱時秋右臂上的黑色麒麟神紋,樓滿風與自己修煉的麒麟臂相對比,發現似乎冇什麼不同,看來也都達到了八層。

不過他是暗中修煉的,專門為了此次穀子墓和騙過墓王城而修煉的,除了母親和幾位長輩外,冇人知道。

這是他們的一張底牌!

“嗯!在練墓裡麵閉關苦修了三年,耗費無數的珍貴藥材才成功的。”

點點頭,駱時秋看向右臂上的麒麟神紋,思索著該如何完成最後一步蛻變。

父親隻說穀子墓中有人修煉毒化手神功,甚至還讓他帶來最關鍵的神藥,也不知對方將毒化手修煉到了第幾層。

“快要大成了嗎?”

樓滿風詢問道。

他對麒麟臂知道的也不多,攻墓派中以往修煉到大成境界的人屈指可數,冇有留下多少典籍,接下來如何完成最終的蛻變隻能他們自己摸索。

“還差最後一層,需要在血月之夜,浸透毒化血,麒麟臂神功才能大成。”

輕撫著手臂上的黑色麒麟神紋,駱時秋也不知道此次能否成功,畢竟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

除了外在因素之外,修煉者本身的童子陽氣也是關鍵的一環,如果童子陽氣不夠充足精純,同樣無法完成最終的蛻變。

“毒化血?”

樓滿風皺眉,這個他還真不知道,母親也冇多說,隻說到之後跟著駱時秋就行,並且還得見機行事。

“在血月之前必須找到擁有九層毒化血之人,以其毒化血為引,催動麒麟臂神功完成最終的蛻變。”

駱時秋對此最為擔憂,畢竟毒化手神功可要比麒麟臂神功難練的多了,並且極其的凶險。

那是將整個人都練成一個毒人,稍有不慎就會殞命。

也不知道穀子墓中是不是真的有人修煉毒化手神功,而對方又修煉到了何種層次。

“楚夫人?”

“不,毒化血是毒化手神功的副產物,兩者關係並不大,楚夫人的毒化手神功雖然還在,但毒化血卻已經被師叔的毒刺軟甲汙染,難以成為引子助麒麟臂神功突破。”

微微搖頭,駱時秋之前仔細觀察過楚芸溪的手掌,確定其毒化血已經報廢,需要尋找新的毒化血。

“麒麟臂神功是麒麟家族的秘傳絕學,更隻有家主一脈才能修習,上一代的家主獨孤澗斷臂,而其子獨孤漠自三年前再未露過麵,這個時間點絕非巧合,恐怕……”

樓滿風猶豫了下,最終道出一則情報,一截很關鍵的情報。

這也是他暗中修煉麒麟臂神功的一大主要原因。

“也就是說在穀子墓裡麵我還得來一場麒麟決?”

駱時秋愕然,旋即興奮起來。

“太好了,墓王城也有人修煉麒麟臂神功,證明真的有人修成了毒化手神功。

滿風,我們出發!”

招呼一聲,駱時秋拿起乾得差不多的衣衫一邊走,一邊穿,滿心的興奮。

苦修了三年的麒麟臂神功終於要大成了。

“等等我!”

駱時秋也趕忙將外衣穿上,看了眼火苗弱了很多的磷火球,放棄回收利用的打算。

內中的燃料已經燒得差不多了,回收的價值不大。

也就在二人離開冇多久,又有兩道身影從水道中走出。

“那是火光嗎?”

躍出水道的千亦膤歡喜的道,以前她的世界是黑暗的,但現在卻多了一點點亮光,雖然隻有微弱的一點點,但卻是一個質的蛻變。

“你能看到了?”

跟著走出水道的田昊大奇,冇想到千亦膤會恢複的這麼快。

本來還以為會等到破開穀子墓後,才能恢複,冇想到現在就有了恢複的跡象。

自從離開無情穀後,他一直用自身的真氣與千亦膤維持著雙修的狀態,以天蠶神功的法門刺激對方雙眼的生機,慢慢的恢複。

而現在終於有了點成果。

“果然是火光,跟滿風大哥說的一樣,給人一種希望的感覺。”

快步走過去,千亦膤注視著眼前那微弱的火光,滿心的興奮。

“是三個銅球,上麵燃燒著一點點火焰,快要熄滅了。”

看了眼那三個銅球,田昊猜測應該是樓滿風和駱時秋留下的。

“是磷火球,磷火球需要兩炷香的時間才能燃儘,一次性用上三個,應該是滿風師兄用來烘乾衣物的,算算時間,他們冇走多遠,我們快追上去。”

盤算了一番,千亦膤就準備追上去。

“等等, www.kanshu.com我先幫你將衣物烘乾!”

再次抓住千亦膤的手腕,金光咒將兩人包裹,產生的熱量將衣物上的水分迅速烘乾,但卻又不傷皮膚和秀髮。

很快一股蒸汽將千亦膤籠罩在內,配上那如雪的衣裙,如同雲中仙子般,再加上之前濕漉漉時衣物緊貼著這身軀,展現出妙曼的曲線,惑人心魄。

隻可惜旁邊唯一的一個男人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有著高尚追求的人,冇心思欣賞,烘乾衣物後便順著通道快速奔行。

千亦膤快步跟上,不過俏臉卻有些發紅。

剛剛的烘乾衣物可跟之前用金光咒護體不同,而是在體表流轉,讓她感覺好似有一雙大手在身上輕撫一般,羞人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