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真身的速成太痛苦了,常人根本無法想象,但樓滿風和駱時秋兩人都咬牙強忍著,操控真氣跟隨著運轉,改造全身。

他們都有必須堅持下去的理由,樓滿風要保護好無情穀和母親等人,駱時秋則肩負著駱家上千年的夙願。

都不能輸!

改造的很順利,也很快速。

麒麟神紋所過之處,筋骨血肉被強行凝縮,變得枯瘦起來。

等神紋遍佈全身,兩人都變得枯瘦如柴,麵如骷髏。

可他們卻感覺身體力量絲毫不比之前差,甚至還更強了一些。

如果將筋骨體量蘊養到原先的規模,實力至少能暴增十倍。

這等增幅,隻能說恐怖如斯!

“謝師叔傳功!”

掙紮著跪下向田昊行了一禮,駱時秋和樓滿風二人都無比的感激。

授業之恩堪稱再生父母,這份恩情大如天,也能讓他們在今後的攻墓旅途中更加安全。

這是救命之恩啊!

“這些丹藥你們先服用著,然後找點血肉啃著能加快筋骨的恢複。”

從劍匣中取出一瓶補充功力的丹藥甩過去,田昊對於自己人從不吝嗇。

而在出行前,他可帶了不少的好東西,各種丹藥數不勝數,將劍匣內部的暗格都塞得滿滿的。

“謝師叔!”

兩人也不矯情,拔開瓶塞倒出兩枚丹藥各自服下一粒,立馬感覺身體那種極致的空虛感舒緩了好多。

“你們到前邊開路,下一關應該是個練毒化手神功的姑娘,她對我很重要,彆傷了她!”

提醒一句,田昊示意二人儘快行動起來,距離血月出現的時間不遠了。

“是,師叔!”

躬身領命,二人轉身前往那處隧道。

“亦膤,把手伸過來,我幫你練麒麟真身。”

看向在旁邊護法的千亦膤,田昊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我?”

千亦膤愕然,她怎麼練麒麟真身?

“麒麟臂神功是至陽至剛的功法,跟我的內功對衝。”

她雖然冇看過麒麟臂神功,更冇有練過,但卻知曉一個大概,那種陽剛類型的功法不適合自己。

“誰跟你說麒麟真身是至剛至陽的功法了?”

田昊挑了挑眉,麒麟真身是他才升級出來的,之前好像冇說過那玩意是至剛至陽的功法。

“不是嗎?”

歪了歪腦袋,千亦膤有些懵,難道師父說錯了?

不可能啊!

“麒麟雖然是一個物種,但卻是兩種不同的個體,麒為雄性,麟為雌性,隻是常人說著順口,纔將兩者合併起來罷了,而這也體現了道家陰陽的理念。

類似的例子還有不少,比如說鳳凰,鳳為雄,凰為雌!”

開口解釋一波,田昊可不會將麒麟真身定為純粹的陽剛功法,那樣太過偏頗了。

“這個我知道,有一首名曲好像就叫鳳求凰!”

千亦膤反應過來,可話一開口便感覺不對,趕忙閉口,白淨的俏臉上再次多了抹紅暈,心兒也一陣陣的亂跳。

師叔該不會因為這話誤會吧?

“的確如此,鳳求凰的本意就是男追女,君子與淑女的愛情故事。

所以麒麟真身玄功是陰陽剛柔雙全的,最多因為男女的體質不同,有所側重罷了。

我先幫你修煉陰柔特性的麒麟真身,會慢一些,也有點痛,你忍著點。”

提醒一句,田昊起身拽著千亦膤的皓腕一邊前行,一邊運轉真氣進入雙修狀態,幫助千亦膤修煉麒麟真身。

隻不過跟之前為駱時秋二人塑造的陽剛麒麟真身不同,陰柔麒麟真身恰恰相反,並未去走陽屬性經脈,而是走的全陰路子。

手三陰,足三陰,再加上奇經八脈中的任脈,衝脈,陰蹺脈,陰維脈,全是陰柔的路線。

甚至加上了以陽練陰的法門,進一步激發千亦膤的陰氣,輔助功法修煉。

“還是我扛著你吧!”

感到身後千亦膤的腳步慢了下來,田昊知曉那丫頭忍得很辛苦,便將之扛到肩頭大步前行。

這麼好的小白鼠不能錯過。

之前他已經在駱時秋和樓滿風身上驗證了陽剛麒麟真身,現在就差一個陰柔麒麟真身了。

隻要完成這方麵的驗證,便可陰陽剛柔合一,形成真正的麒麟真身。

與此同時,駱時秋和樓滿風兩人也殺入了第三層。

“滿風,我感覺玄鐵劍好像變輕了!”

一邊快速奔行,駱時秋一邊揮舞著手中的玄鐵劍,原本還感覺趁手的玄鐵劍此刻顯得很彆扭。

“不是玄鐵劍變輕了,而是我們的筋骨體量在恢複,藉助師叔的丹藥比先前飽滿了一些,力道自然會大有增強。

不過以前的兵器的確輕了,我需要一把重一點的兵器。”

同樣揮舞了下手中摺扇,樓滿風也3感覺很不得勁,很不趁手。

主要是他們的力量增長太快,短時間內根本無法適應過來,再用以往的兵器反而會有礙實力的發揮。

“那你先用我這把玄鐵劍,我等下找找看有冇有更合適的。”

隨手將玄鐵劍拋過去,駱時秋對那玩意真心看不上了。

他們駱家劍法本就走的重劍路數,與墓王城的淬火劍法相似,需要足夠份量的劍器才能發揮出劍法威能。

現在那把玄鐵劍對他而言可有可無,既然如此還不如交給滿風使用。

“兄弟間我就不說謝了!”

樓滿風也冇矯情,抬手接住玄鐵劍。

接下來會有一連串的苦戰,必須最大限度的提升戰力。

適應以前的兵器要耗費很長時間,隻能先走一下大力出奇蹟的道路。

“咦?怎麼裡麵有一股子寒氣?”

忽然察覺到不對勁,樓滿風在玄鐵劍中感應到了一股極致的寒氣,這絕非玄鐵所能擁有的。www.kanshu.com

“我也不知道,以前問過父親,但父親總是不說,隻讓我保護好這把玄鐵劍。”

撓了撓頭,駱時秋對這方麵並不清楚,父親怎麼說,他怎麼做就是了。

“裡麵應該另有乾坤,不過現在不是探索這些的時候,等回去後再問問掌門師伯。”

樓滿風也冇多想,隻要這把劍能用就成。

雖然現今對他而言沉重了些,但隻要自己的筋骨體量再恢複一些,力量必然能跟著暴增,到時候用著剛剛好。

“是盜洞,有很多人進來,土壤很新鮮,應該才進來。”

在一處盜洞旁停下腳步,樓滿風看看地上的腳印,再抓了把落下的泥土有了判斷。

“有外人插手,走!”

駱時秋麵色微變,加快速度奔行,樓滿風同樣快步跟上,同時納悶那些外人怎會知曉墓道的位置。

兩人施展輕功快速奔行,很快來到了穀子墓第三層核心,也是第四層的入口,而那裡已經開啟了一場激戰。

一群人在圍攻一名容顏絕美的女子,甚至裡麵還有幾頭凶惡雄壯的惡犬。

女子雖然實力強勁,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打的越發被動,甚至身上都出現了傷痕。

“毒化手神功,是師叔交代的那個女人,幫她!”

略作觀察,駱時秋確定那女人用的是毒化手神功手便衝了出去。

樓滿風則疑惑的看了眼那名女子,也跟著衝出。

既然是師叔著重交代的,他們就必須得保護好那位姑娘。

——————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