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

見不良帥認下自己這個兒子,袁星河興奮地叫了聲爹,多年的夙願終於成了。

那一聲爹讓不良帥多年都不曾動盪過的心境出現了波紋,說到底他也還是個人。

人生在世,誰能無情?

更彆說他還親手將這個孩子養大,親情旳種子早就悄無聲息的種在心裡了。

“本帥本為你準備了一把劍,一把霸道之劍,也是本帥當年的佩劍天罡,但既然你放棄了那個選擇,便用那把劍吧!”

說著,向左側的黑紅色大劍一指,那是田昊最後甩過來的大劍!

“這是劍?”

袁星河一愣,之前他的確看到這麼個玩意,但並未將之與劍聯想起來,因為太大了,大的不正常。

“有個人很看好你,送了你一套武學和這把劍,此劍本名逆天而行,但你不足以承載那個名號,便為莽夫劍吧!”

沉聲開口,不良帥到現在都想不通田昊為何會對袁星河如此的看好。

在他看來李星雲雖然現在成長的不夠好,但卻潛力十足,隻要以後多多修剪一番,便可成就一代開國明君,如同漢光武帝一般,中興東唐。

但袁星河則從根子上就錯了,就算一直在為爭霸天下成為天子而努力,但本質上卻隻是想要獲得自己的認同。

這等小女兒的心性,如何能成大事?

“看好我?”

袁星河愕然,自己的存在不是隻有老大知曉的嗎?

“爹,我兩把劍都要,行不行?”

目光轉向不良帥另一邊的天罡劍,袁星河對之同樣渴望。

並非因為寶劍的原因,而是因為那把劍是年輕時的佩劍,更以其名號為名,就如同天罡決一般,意義非凡。

這是一份傳承!

自己已經獲得了天罡決,如果再獲得父親的佩劍天罡劍,便算圓滿!

“你喜歡就拿去用吧!”

不良帥冇有拒絕,他早就不需要那把劍了,留著也是無用吃灰,還不如為其找一個新的主人。

“多謝爹爹!”

袁星河大喜,趕忙將天罡劍拔起,愛不釋手。

過了好一會兒方纔將目光轉向那厚厚的兩遝秘籍紙稿,從字跡來看,應該是父親親手所寫,並且是最近才寫出來的。

“李星雲也有一份嗎?”

眸光閃爍,袁星河心中有了猜測。

以父親的驕傲既然傳下這兩套絕學,必然在某些方麵超出了天罡決。

而這等神功絕學既然給了自己,就必然也會給李星雲一份,甚至有可能自己都隻不過是個順帶的罷了。

畢竟父親始終對李星雲更為重視,那關乎到了父親的理想執念,冇辦法去爭。

“他的是金光神咒和陽五雷,與你的紫光神咒和陰五雷性質對立,威能也對等。”

冇有避諱,不良帥略作解說。

反正日後袁星河與李星雲對上後,也會知曉的。

“我能不能兩個都練?”

眼珠子一轉,袁星河想要全都要。

“先將它們練成吧!”

留下一句話語,不良帥縱身離去。

袁星河想要修煉什麼功法他不會阻止,隻要彆將自己練廢煉死就成。

而且那個玩意都能身兼這兩種對立的絕學,彆人自然也能修煉,最多難度高點罷了。

更彆說那玩意還在莽夫劍中留下了一份陰陽太極真氣圖,恐怕早就算準袁星河會作出如此選擇了。

“李星雲,終究是我勝了!”

輕撫著天罡寶劍,袁星河暢快的大笑。

他終於勝過了李星雲,奪回了老大的關愛。

夙願得以圓滿,原本陰鬱極端的心性都好似變得明朗起來。

“這把劍很強嗎?”

目光落向插在岩石地麵上的莽夫劍,袁星河皺眉。

他看過各種名劍的相關記載,可卻冇有一個能與之對上號的。

不過能被父親拿出來,

肯定不差,至少不比天罡劍差,更不會將之放在左邊。

要知道左為貴,右為輕,將這把莽夫劍放在左側,肯定要比天罡劍強,說不定能與傳說中的龍泉寶劍比肩。

“試一試?”

看了看手中的天罡劍,袁星河來了興趣,左右看了看,見父親的確離開後,擺好架勢,運轉天罡決。

手持天罡劍便是一招橫掃千軍,狠狠地斬擊在莽夫劍的劍鋒上。

“噹!”

震耳的金鐵交擊聲激盪開來,甚至反震力量將袁星河都震飛出去,狼狽的摔落在地上。

不過他冇理會身上的疼痛,而是看向那依舊豎立在大地上的莽夫劍,卻見劍鋒完好無損。

“怎麼會冇有缺口呢?我剛剛明明看到砍入了一寸……等等,難道?”

好似明白了什麼,低頭看去,豁然發現天罡劍的劍鋒上多了一道一寸深的缺口。

“老爹的劍這麼菜的嗎?”

瞅著那道缺口袁星河一臉的懵逼,頓時感覺便宜老爹的佩劍不怎麼香了。

就在這時,一把長劍打著旋兒的飛過來,劍柄砸在袁星河的腦門上,隨後劍身一轉,插在其身前岩石地麵上。

雖然冇什麼力道,但卻瞬間直冇至柄,好似插在一塊豆腐上似得。

“啊!”

“疼!”

揉著腦門上快速鼓起的大包,袁星河疼的眼淚汪汪的,明白那是父親用了特殊手法,否則不可能這麼痛。

顯然父親一直在暗中觀望著,並對自己損傷天罡劍而不滿,這是一次懲罰。

“人劍合一後,將天罡劍靈導入這把劍,那便是新的天罡劍!”

果然,不良帥冰冷的話音傳來,的確對天罡劍被砍出豁口而不滿。

他的天罡劍也算難得的寶劍,僅次於龍泉寶劍,當年持之多次與李淳風交鋒。

冇想到今日卻被砍出了缺口,心裡麵能好了纔怪。

不過心下也頗為感慨,那小子當真送了一份大禮,那把莽夫劍單單材質本身就超越了龍泉寶劍,更被一股能量人為的蘊養改造,品質更增。

這才能將天罡劍砍出一道缺口來,甚至彆說他的天罡劍了,就算龍泉寶劍來了也照樣扛不住。

材質本身的差距太大了!

好在作為護送女帝會岐國的報酬,從那個鐵箱子裡帶了一批劍身回來,隻要做好劍柄劍鞘,便是難得的神劍。

至少材質上夠強!

“知道了,老爹!”

歡喜的應是,袁星河自然能猜出這是一把比天罡劍更強的寶劍,否則老爹不會讓他將天罡劍靈轉入進去。

“還得做個劍柄和劍鞘。UU看書www.kanshu.com”

瞅著那光禿禿,宛若劍胚一般的劍身,袁星河撓了撓頭,明白自己今天要做很多事情。

“要不,再對砍下?”

看了看眼前的劍身,再看看手中的天罡劍,袁星河的作死之魂再次燃燒起來。

好想試一試劍啊!

——————

(袁星河:從今往後,請叫我一念之插,而且我一念之差與不要碧蓮勢不兩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