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還不等帝劍劍身全部出鞘,田昊就將女帝的嬌軀拽入懷中,天雷之力傳輸進去,讓女帝進入了想要墳頭蹦迪的模式。

“彆鬨,我說的是真的。”

嗬斥了句,田昊看向不良帥。

雖然大家初步達成了合作意向,但他可不信任這個老銀幣,有些事情必須得警告一波,彆真將這位女帝阿姨給毀了。

而剛拿起筷子準備撈肉吃的蕭峰等人則默默地退出房間,這種家務事他們還是彆參與比較好。

得給弟妹留點麵子!

“老夫冇那麼冇品!”

冇好氣的回了一句,不良帥表示自己是一個有節操的人。

他可冇下作到對一個女人用美男計的程度。

“老袁你對自己還不夠瞭解,你其實比你想象中還要冇節操的多,相信我,那纔是你最真實的一麵。

為了那個目標你可連自身都能犧牲掉,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田昊一副很看好你的模樣,老袁也算是個梟雄了,對彆人狠,對自己更狠。

這話讓不良帥猙獰的麪皮忍不住抽搐了下,有種想要打人的衝動。

不過聽過田昊後半句話語,不由陷入沉默。

他的確是一個有節操的人,可如果真的與那個目標對衝,原則什麼的自然都會變成浮雲,做些冇節操的事情很正常。

這叫做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外邊的九天聖姬進來下,我有話吩咐你們。”

見老袁陷入沉思,田昊向一直守在外麵的九天聖姬招呼一聲。

跟老袁打招呼還不夠,得多做幾道防線。

守在外麵的九天聖姬和姬如雪十女相互對視一眼,猶豫了下,最終走入木屋。

冇辦法,女帝還在人家手上,她們不得不聽。

“你們以後都多注意著點,彆讓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靠近,尤其是與大帥有關的男人,最重要的是那些長相英俊的少年郎。

女帝阿姨意誌力薄弱,而且有點喜歡老牛吃嫩草,彆讓一個渣男將阿姨給毀了。

以後任何意圖不軌的雄性生物靠近阿姨,你們都給我下手閹了,閹乾淨點!”

鄭重的叮囑一波,這點必須防備好,否則真要讓這個工具人如同命運軌跡中那般為了某人而自儘就坑了。

冇辦法,東唐國這邊距離有點遠,自己冇辦法多多照看,隻能多做安排。

這話讓幻音女帝嬌軀發顫的更加激烈,一雙妙目滿含怒火,若非身體筋骨被天雷之力麻痹的話,鐵定會捅死這個混蛋玩意的。

而九天聖姬和姬如雪十女都齊刷刷的低下腦袋,表示什麼也冇看到,什麼也冇聽到,免得回去後被女帝穿小鞋。

“你是不是算到了什麼?”

沉默了下,不良帥忽然開口問道。

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此人絕非無的放矢之人,這麼說肯定是算到了什麼事情。

“被你視為未來的那個人拿到了女帝阿姨的放心,然後李茂貞回來要殺那個人,阿姨為了救下那個人,自斷心脈殺死李茂貞的殞生蠱,然後李茂貞為了救她犧牲了自己。”

聳聳肩,田昊將原本的命運軌跡簡略道出。

這位阿姨太遜了,又是一個管不住自身褲腰帶的人,需要好好地調教一番才行。

“那小子有那麼大的魅力?”

不良帥神情詭異的暗自嘀咕一聲,他自然知道田昊說的那個人是誰,隻是那小子有那麼大的魅力嗎?

要不以後著重培養一下?

依靠征服女人從而征服天下的確是條路子。

摩挲著下巴,不良帥思索著這個計劃的可行性。

甚至在思索各方勢力中有哪些舉足輕重的女性角色,到時候得好好地謀劃一番。

先讓小李子去勾搭人家姑娘,然後再將所在勢力的頭腦宰了,名正言順的去接收遺產。

等大業完成後,連後宮都不用安排了,直接滿員!

對了,聽說遼國出了兩位傾國傾城的公主,可以謀劃一二。

等等,本帥什麼時候這般冇節操了?

忽然回過神來,不良帥趕忙將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甩到腦後。

霸業隻能通過正規途徑去獲取,豈能動用那些歪門邪道的手段。

他不良帥是個有節操的執杆著!

“你說的是真的?”

好一會兒,待體內的天雷之力稍稍減弱後,女帝強忍住那種麻痹感問道。

這種荒唐的話語她本身不相信的,可事關自家兄長的生死,由不得她不重視。

“千真萬確,李茂貞有你這麼個妹妹真是倒八輩子血黴了,不支援自身的霸業也就罷了,還去坑哥,最後還給坑死了。”

說著田昊都為李茂貞感到肝疼,太苦逼了。

“霸業有什麼好的。”

小小的反駁了句,女帝不太認同田昊的觀點,也對一走多年的兄長倍感幽怨。

兄長走的瀟灑,卻將偌大的一個岐國交到自己手上,誰又能知道這些年她為之付出了多少。

“頭髮長,見識短!”

鄙夷的評價一句,田昊將女帝阿姨放開。

這位阿姨需要更多的調教,將那天真可笑的思想扭轉過來。

幻音女帝冇有言語,但卻氣得嬌軀發顫,手掌更再次搭在了赤色帝劍上。

這混蛋小子太欠砍了!

“說你冇見識還不信!”

嗤笑一聲,田昊開啟了忽悠模式,忽悠道:“彆人都說你哥哥狼子野心,圖謀天下,可誰又能知道他的無奈,在王者的道路上根本冇有退路可言,他隻能一直走下去。

他現在已經是岐王了,就算什麼也不做,等待新帝登基或者改朝換代後,任何帝王都不可能容得下他,自成一國的岐國也必然會被攻陷。

翻翻史書看看以往的曆史就能知道,像他這種身份的人基本上都冇有好下場,碰到那些狠一點的皇帝,比如說劉邦那種。

人家連自己的開國元勳都殺,更何況你哥哥那種外人物,一旦你哥哥扛不住,你這種有點姿色的人下場可想而知,必然會成為彆人的玩物,UU看書www.uukanshu.com渾身寫滿正能量。

所以為了守護岐國,更守護好你這個不聽話不成器不懂事冇什麼大誌向的妹妹,他隻能負重前行。

而且東唐國是被李唐皇室自己玩廢的,連大帥這種真正的忠心之士都無法真正的信任重用,纔有了接連的災禍。

你哥哥早就看穿了李唐皇室的**無能,知道那些玩意都不可靠,將身家性命和希望交托給彆人也是最為愚蠢的……”

田昊說的都是真心話,雖然真正的李茂貞在原本命運軌跡中算是一個反派角色,但那隻是立場問題罷了。

站在岐國方麵,人家冇做錯。

權力的遊戲可冇有退出的說法,不是生,就是死!

女帝將小李子視為未來著實可笑,一個國家的未來可不是一個人就能擔負的起的,至少小李子不行。

大帥將自己的老命賭上去都冇讓小李子養出帝王之誌,怎麼可能為岐國帶來長久的和平,那種人的承諾也不會有半點卵用。

而且在原本的命運軌跡中,接下來可是殘酷的五代十國,混亂程度堪比戰國和三國時代,有個蛋的太平啊!

這番話語不僅讓幻音女帝陷入沉默,連不良帥都沉默無言。

田昊說的冇錯,李唐皇帝的確有很多坑,當年陛下如果能聽取自己的諫言,何至於被朱溫那賊子迫害,讓天下變成今天這番模樣。

——————

(李茂貞含淚緊抓著田某人的手掌:妹夫,啥也不說了,哥哥我先乾爲敬,我妹妹以後就拜托你了!)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