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田昊對小李子冇什麼惡感,雖然很多沙雕網友說小李子爛泥扶不上牆,但他到不覺得。

人家小李子本身誌向就不是那個,從小也冇有按照帝王的規格去培養引導,忽然有人讓他去做帝王,並且還是那種需要艱辛奮鬥一波,甚至是九死一生才能成就的帝王,人家不願意也冇什麼可指責的。

那就好似某某衝,本質上做事做人不算錯,隻是身上多了層身份才讓其做的事情有點變質。

小李子如果冇有皇子那層身份,人家就不算錯,可加上皇子那層身份就顯得爛泥扶不上牆了。

說到底還是立場的問題,人家小李子從小的誌向可是做一個俠客大夫,懸壺濟世的。

隻能說道不同不相為謀!

“你們這些人就是被保護的太好了,不知道人心的險惡,社會的殘酷,現在也就是大帥在鎮著那些人的野心,一旦冇了大帥,你們就會知道何為天下大亂,何為亂世,何為人不如狗。

大帥和你兄長算是同一類人,都在披荊斬棘的負重前行,路途中多少辛酸,多少苦難,他們始終都不曾停下腳步。

可惜造化弄人,他們都苦逼的倒在了自己所守護的人手上,可悲!可歎!可憐!”

接連三歎,田昊為不良帥和李茂貞感到不值。

太可惜了!

他們華山…不,是化國就需要這種優秀的人才!

幻音女帝繼續沉默,心緒亂的很,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

哥哥身上揹負了那麼多嗎?

不良帥則越看田昊越順眼,這小子果然是自己的知己。

天下間,哪怕不良人中都很少有人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就算當年關係好到蓋被子的李淳風也無法理解,甚至處處與他作對,連死了都留下諸多後手。

在這個世界上他是孤獨的,比帝王還要孤家寡人,但為了大唐,為了萬民百姓他無怨無悔,獨自前行,從不曾停下腳步。

本以為會一直孤寂下去,冇想到今日卻遇到了一位知己。

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

“本帥未來會死在那小子手上?”

心念一轉,不良帥從田昊話語中聽出了一個關鍵點。

對方所言自己的命運跟李茂貞一樣苦逼,都死在了自身所保護的人手上。

難道他未來死在了那小子手中?

“是你想要用自己的犧牲刺激一波那小子的。”

聳聳肩,大帥這是真的在作死。

“大帥,咱們打個商量,到時候你假死一波,然後暗中跟我乾,如何?”

坐過去摟住不良帥的肩膀,田昊誠懇的邀請道。

他很清楚這種老怪物的執念有多麼的瘋狂,是真正屬於不到黃河不死心的那種。

到時候等大帥死後,他再過去將其屍體弄出來想辦法複活,甚至大帥自己能想通的話,自身就能完成一切。

“你認為本帥會失敗?”

不良帥很不服氣,他為了今天謀劃了三百年,絕不會失敗的!

“我對大帥你是很有信心的,但對彆人更有信心,大帥你必敗無疑。

我之前說那句儘力了,可不是我說的,而是你說的,在人生中最後一刻說的!”

笑得很有自信,田昊對小李子有著無比的信心。

原本命運軌跡中大帥謀算了那麼多都冇能為小李子培養出爭霸之心,從這方麵來講,小李子是真的猛。

這也算是一種不忘初心吧!

“拭目以待!”

不良帥依舊執著堅定,不過心下卻出現了動搖。

自己竟然要用自儘來完成最後的謀劃,並且在臨死前說出那種話語,那時候的心境該有多麼的絕望啊!

難不成本帥真的算漏了什麼?

“你找個時間從十二峒裡麵將岐王李茂貞放出來,女帝阿姨太弱了,單憑她一個人鎮不住岐國,更鎮不住那些有心人。”

提起岐王李茂貞,田昊希望能儘快將那傢夥放出來。

畢竟女帝阿姨著實弱得很,需要一個強力且絕對信任的馬仔作為貼身保鏢,想來想去也就一個李茂貞了。

那傢夥可是一個十足的妹控,肯定能做好保鏢這份前途無量的工作。

“嘎吱!”

素手緊攥,妙目中滿含怒火,幻音女帝又想看人了。

那混蛋玩意到底有完冇完?

怎麼總是拿老孃當反麵教材?

有意思嗎?

“李茂貞的野心太大!”

不良帥不太讚同田昊的提議,在他的棋局中,還不是李茂貞出場的時候。

“野心大也冇什麼,隻要調轉下野心的方向就是了,讓他去打契丹,這次我帶來了很多兵器,足以武裝出一支十萬人的槍兵,再加上之前從梁國大軍手上弄到的兵甲和戰馬,足夠跟契丹鐵騎打一波了。

到時候有岐王和岐國牽製住遼國,大帥你也能更安心的謀劃自身的計劃,不然讓國內繼續內耗下去,

萬一再上演一場五胡亂華的戲碼就不美了。

所以,大帥,你需要一個人去守好國門。”

田昊極力的向不良帥推薦李茂貞。

他不在意什麼野心不野心的,那玩意對彆人而言是野心,但對自身則是雄心。

說到底也隻是立場不同罷了,無分對錯。

“你說的有些道理,但你又如何能保證岐王的野心不會向國內發展?UU看書www.uukanshu.com”

不良帥有些心動,遼國的確是一大變數,但李茂貞也不是什麼善茬,冇那麼容易說服。

“李茂貞是個妹控,他要不聽話了,我就將女帝阿姨抓回去天天吊起來打!

不過大帥你放出他之前最好多打幾頓,那種熊孩子就是欠收拾了,多打幾頓就會認清現實,變成乖寶寶的。

畢竟我距離這裡有點遠,難以及時照應調整,到時候您老得勞累點。”

回以一份自信的笑容,田昊最擅長付那種有羈絆的人。

“嘎吱!”

聲響再次傳出,不過這次不是雙手,而是從口中傳出的,那是牙齒摩擦的聲響。

若非打不過那玩意,幻音女帝肯定會與之拚命地。

你就不能好好地做個人嗎?

木屋中的九天聖姬和姬如雪將腦袋垂得更低,努力降低自身的存在感,心裡麵更暗暗叫苦。

這下子真的得完蛋了!

“……”

不良帥則滿心的無語,自己與這麼個冇節操的玩意合作真的好嗎?

我雖然是不良人,但你這是不做人啊!

“本帥回去後就將岐王引出來,希望女帝你多加勸導,彆讓本帥動用非常手段。”

略作思量,最終同意將岐王從十二峒中引出來,不過向幻音女帝著重做了叮囑。

能不動手最好不動手,如果幻音女帝能說服岐王去針對遼國的話,很多事情就會好搞的多。

——————

(麵目猙獰的岐王李茂貞:田莽夫,出來受死!)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