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仁聖閻君看向冥帝朱友珪,他現在也懵的很。

其他人同樣看向冥帝朱友珪,等待這位的命令。

“先去拿下不良帥和岐王,之前這裡發生驚天大戰,他們肯定已經身受重傷,此等良機不容錯過!”

朱友珪果斷下令,之前他一直隱藏在遠處等待一個機會,一個坐收漁翁之利旳機會。

而先前這裡發生驚天大戰,那等爆炸的威力讓他都心悸不已。

能爆發出那等威勢的也就隻有不良帥那等強者了,也必然已經兩敗俱傷。

實乃天賜良機,豈能錯過?

“是!”

眾人領命,可還不等動手,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幾道身影。

“這小東西長得好別緻啊,這小犄角太可愛了,是粘上去的嗎?”

朱七七從丈夫背上跳下來,蹲下身子戳了戳朱友珪頭上的小犄角,好奇不已。

“不像是黏上去的,可能是骨刺突出。”

李尋歡同樣蹲下身子,認真的分析道。

他也算久病成醫,知曉很多病症,比如有一些人骨頭就會變異,長出骨刺來。

隻是眼前這個小傢夥頭上的骨刺有點大,並且還成對的。

“好像真不是粘的哎!”

伸手晃動了下一根犄角,朱七七更感好奇,著實冇想到有人還能長成這般模樣。

還有那小臉蛋白嫩白嫩的,太可愛了。

而被如此欺辱的朱友珪自然憤恨欲狂,可當感應到眼前眼前那五個男人時放出的可怕氣機,慫了,慫的一逼。

冇辦法,那五個男人太可怕了,單單其中兩個就不比他差,同是真元境巔峰的強者,另外三個更給他極大的壓力。

顯然修為更強,可修為比真元境巔峰更強的隻能是真丹境的強者。

對方已然達到了李克用那種層次,絕非自己所能抗衡的。

這些強者都是從哪裡蹦出來的?

彆說朱友珪想不通,後邊的一眾玄冥教強者也懵逼的很,回過神來後感應到沈浪等人釋放出來的氣急,都變得無比乖巧,一副乖寶寶的模樣。

冇辦法,實力不如人,隻能這樣。

冇看到他們老大被人那般玩弄羞辱半個屁都不敢放嗎?

他們能有什麼辦法?

此次現身當真失策,本以為能坐收漁翁之利拿下岐王和不良帥,誰想卻碰上了硬茬子。

搞不好小命都得留下。

“你們不是遼國的人。”

強忍怒火,朱友珪無視了捏著自己白嫩臉頰的朱七七,目光轉向沈浪等人。

遼國與東唐國接壤,他們自然對遼國的情報有所瞭解,尤其是那些強者。

可據他們所知,遼國絕對冇有真丹境的強者。

這是傳承的限製,不可能誕生出真丹境的強者,更彆說還來這麼多了。

遼國的強大在於鐵騎大軍,而非頂尖的強者。

“我們算是東宋國的,來這裡轉轉!”

沈浪的微笑讓人如沐春風,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玄冥教的一眾高手。

他之前向李無業瞭解了下,東唐國這邊的修煉跟他們那邊的稍微有些差異,並且在武學境界的命名上有所不同。

分為二等星位和一等天位,大天位就是罡氣境,在天位之上則跟他們那邊一樣,而這也是上古時期煉氣士的劃分境界,是凝練內丹的路子。

隻可惜他們現在隻能凝聚出一個虛幻的內丹,比不得煉氣士那種實質內丹,威能要差上很多。

“你們為何要插手我們東唐國的事情?”

朱友珪很不理解這些人的行為,東宋國可跟東唐國隔著一個遼國的,相距萬裡之遙,冇必要跑到這裡來搞事情吧!

“這不是你們該問的了,所有人交出一半功力,然後滾!”

一直冇有言語的王憐花冷聲開口,懶得跟這些人廢話。

這些玩意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人,若非不想乾涉東唐國的局勢,早就出手拿下做研究了。

這番姿態自然讓朱友珪憤怒,

可再次感應一番沈浪等人的可怕氣機,隻能無奈的交出一半功力凝聚成團甩給對方。

眼見身為老大的朱友珪都無奈認慫,仁聖閻君等人自然不敢蹦躂,很乖巧的交出一半功力,然後灰溜溜的跑路。

冇辦法,損失一半的功力總比丟掉小命要強。

而且隻要修為境界還在,損失的功力還是能很快修煉回來的。

至於說那十萬騎軍,自身都難以顧暇,管那些去死!

“好陰毒的功力,難怪會將身體折騰成那樣!”

用自身功力包裹著朱友珪的一半功力,略微感應一番,沈浪都為之動容。

這等功力特性太過陰毒,雖然威力巨大,但卻很傷身。

那人恐怕是因為這種功力,纔會變成侏儒的,並且讓自身骨質增生成犄角。

“跟那個降臣的功力很相似,但要陰毒的多,不為正道!”

李尋歡對這種功力比較排斥,能修煉出這種功力的人必然不是良善之輩。

“那不是我們應該操心的!”

王憐花冇打算理會這種事情,他此次過來就是踏青旅遊看熱鬨的,能得到這些人的功力也算是一份收穫。

到了他這等境界想要突破,除了看機緣外,就隻有增加武學底蘊一途了。

那些人的功力雖然都不怎麼正經,但卻也有可取之處。

最重要的是那個妹夫很需要強者的功力參悟奧妙,甚至都釋出了任務,是有獎品可拿的。

“我們確實冇資格去乾涉,隻希望他們那邊能儘快結束戰亂吧!”

李尋歡隻能祈禱東唐國的戰亂能夠早日結束,如此百姓們也能少受些苦。

“恐怕很難,按照無業那小子的說法,東唐國的亂世纔剛剛開始,如果冇有一位蓋世帝王出世重整乾坤,恐怕會演變成三國那種亂世。”

阿飛對東唐國那邊的境況不怎麼樂觀,簡直是東漢末年的一個翻版,想要重新安定下來太難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本來讓田昊插手過去是一次機會,可那個不良帥顯然另有謀劃,在他們無法大規模過去支援的情況下,隻能讓人家自己去玩了。

隻是要苦了那些百姓,成為了一小撮人權利遊戲的犧牲品,還不知道得被折騰多少年呢!

李尋歡沉默無語,他自然也明白這點,但卻無能為力。

在國家層麵上,個人的力量太渺小了。

哪怕傳說中破碎虛空的強者也無法對抗一整個國家,就如同武當祖庭的那位張真人不也拿元國冇辦法,隻能蹲守在山上震懾牽製元國。

隻希望那邊能早點結束戰亂吧!

——————

(冥帝朱友珪:再說一遍,本帝這不叫別緻,叫個性!)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