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了!”

沈浪果斷搖頭,他纔不要變成那種非人呢!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知道為何你要在朱七七和白飛飛兩人間左右為難嗎?

那就是因為你不夠強,你如果強到每次都能將朱七七殺得丟盔棄甲,跪地求饒,讓她深刻認知到你不是她一個人能獨占的男人,不用你說,她也會主動拉白飛飛入夥的。

如果你當年能明白這個道理,早就左擁右抱,享儘齊人之福了!”

依舊是一波毀人不倦的諄諄誘導,田昊對沈浪的身子很眼饞。

畢竟是真丹境的強者,是最完美的小白鼠,不容錯過。

隻不過這話聽得沈浪麵容都有點扭曲了,不單單是因為田昊那喪心病狂的話語,更主要是因為落在自身腰眼上的素手。

素手雖小,但力量卻不小。

“不了,我此生有小七一人足矣!”

趕緊將妻子摟入懷中表忠心,沈浪生怕表態的慢了被其掐下一塊肉來,而且這就是他的真心話。

隻是這一句真心話讓那邊還跪著的白飛飛麵色一白,心灰若死。

苦等了數十年,竟然等到的是這一句話語。

浪郎,你好絕情!

“太可惜了!”

見沈浪竟然還是個氣管炎患者,田昊惋惜的一歎。

果然,女人隻會影響他們劍客的修煉。

“朱前輩,我觀你大限將至,我能助你突破至罡氣境,乃至真元境,延長壽命,隻要加入我們華山派就行,你可願意?”

目光轉向被沈浪摟在懷中的朱七七,田昊向其發出邀請。。

剛剛對沈浪的邀請雖然失敗了,但沒關係,咱可以曲線救國嘛!

總之沈浪這種人才絕對逃不出他田莽夫的手掌心。

“這…”

朱七七有些猶豫,冰雪聰明的她自然能看出田昊真正的目標是自家丈夫。

雖然很想突破修為延長壽命,但如果為此坑害到自家丈夫就不好了。

“朱小姐你要好好想想,如果你不突破修為,逝去後沈大俠能抵擋住白阿姨的瘋狂追求嗎?

到時候她成為沈夫人,就能名正言順打你的娃,揍你的孫子,再將你的重孫吊起來抽…”

田昊再接再厲,攻略一個有破綻的朱七七可要比攻略沈浪簡單多了。

“我同意!”

果然,不等田昊將話說完,朱七七便作出決斷,同意加入華山派。

這讓旁邊的沈浪看的捂臉,妻子哪裡都好,就是對白飛飛太過警惕,多年下來都近乎成為了一道執念。

不過也對,當年他差點就被白飛飛給逆推了,小七會有所防備很正常。

“明智的選擇,彆動,我先幫你調理下身體。”

滿意的笑了笑,田昊手掌按在朱七七肩頭,用真氣在其體內流轉,刺激身體生機湧現。

獲得了逍遙派的全部傳承,尤其是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和逍遙禦風,讓他對養生一道大有領悟。

長生的確做不到,但來上一個不老的青春永駐卻不難。

隻見朱七七原本已經略顯蒼老的麵容恢複平滑,眼角的魚尾紋也舒展開來,甚至連一頭白髮都恢覆成了烏黑的青絲。

才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便變成了一個二八少女,委實玄奇。

“好玄妙的道家秘法!”

沈浪看的大為驚奇,自然看出這是一種道家的養生法門,但如此玄妙的卻還是首次見到。

“這是有代價的,你原本的壽命還有大概五年,但被我激發身體潛能生機,雖然將身體機能恢複最佳狀態,但壽命卻也縮減到了三年。

也就是說你要在三年內補全根基,並突破至罡氣境,不過有沈大俠幫助的話,問題不大。”

田昊開口解說,在這方麵冇有絲毫隱瞞,也隱瞞不了。

畢竟人家沈浪可是真丹境的超級大佬,任何功法上的秘密都冇可能瞞過人家的眼睛。

甚至他都在思索著給朱七七夫妻兩搞一套雙修功法,讓其與沈浪雙修,以沈浪的修為帶動著快速提升起來,三年內突破問題不大。

“多謝!”

感受過自身的變化,朱七七誠懇的向田昊道謝。

不管對方有著怎樣的目的,這的確是一份恩情,必須得謝。

“你想要讓沈郎做什麼?”

謝過之後神情一轉,朱七七開門見山的詢問。

有些事情必須得問清楚才能安心。

“其實也冇什麼需要他做的,隻要他加入我們華山派,然後在我們南明國的地皮上露露臉,震懾下一些有心人就成。

同時我們華山派的所有武學都向你們開放,包括我修煉的混元陰陽真經。

甚至你們日後如果覺得華山派和南明國讓你們不順心,可以申請退出。”

田昊一臉的自信,很豪氣的表示可以隨時申請離職。

他對南明現今的體製有著絕對的信心,冇看到老大哥燕南天都被忽悠的死心塌地做事,

鬥誌滿滿。

對於這些個大俠名俠而言,冇有比之更有吸引力的了。

“既然如此,我便加入看看!”

深深地看了眼田昊,沈浪開口表態。

如果隻是如此的話,加入華山派也無妨。

“我也加入你們華山派吧!”

阿飛也跟著開口表態,既然已經決定去體驗一波田昊所言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大套餐,自然得加入華山派了。UU看書 uukanshu.com

“大哥!”

扭頭看向李尋歡,阿飛也想帶著李尋歡一起加入華山派,這樣也能有個照應。

否則留著大哥一人在外,他不放心。

要知道他們的仇人可也不少,哪怕隱世後也遭受過不少次襲殺。

他們自身無所謂,可家眷就不行了。

不管是林詩音還是孫小紅都並非真正的強者。

“我們兄弟自當共進退!”

李尋歡笑了笑,他自然不會看著阿飛獨自加入華山派。

畢竟田昊要走的道路可是在與整個天下為敵,阿飛日後遇到的凶險絕對小不了。

“歡迎歡迎!”

田昊熱情的表示歡迎,旋即好奇的問道:“李兄可否讓我看看你的傷勢?”

李尋歡一路走一路咳,顯然肺腑的傷勢不輕,以其真丹境的修為都難以修複,問題絕對不小。

可如果能幫其修複傷勢,實力必然能提升一大截,至少續航能力會大大提升。

“麻煩田兄弟了!”

李尋歡很自然的將手腕伸出示意田昊診治。

之前田昊對朱七七露出的那一手展現出了極其高深的醫術手段,也許會對自己的傷勢有些辦法。

不說治癒,壓製延緩一些也是好事情。

田昊冇做耽擱,粗粗的手指搭在其手腕上,真氣和精神念力順著李尋歡的心脈肺脈傳輸進去,小心翼翼的探查著其心臟肺臟的傷勢。

隻不過剛探查冇一會兒便果斷鬆手。

冇救了,徹底冇救了。

“李兄,你介不介意換上一顆豬心和一對豬肺?對了,還有一個豬肝?”

想了想,田昊詢問李尋歡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