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飛飛,狠狠地打,打死那小子!”

白飛飛惡狠狠地開口為義子加油打氣,對那臭小子惱怒到了極點。

追到她之前好言相勸,說什麼阿姨不要走,阿姨留下來吧,阿姨我們…

可在追到她後就變了,一切都變了。

果然,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不可信!

“小花花,你也上!”

雲夢仙子也示意兒子上陣,定要將那混小子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娘”

王憐花有點發怵,此時此刻的田昊給他一種死亡的大恐怖,自己這小身板上去想要留個全屍都難。

“怕什麼,那小子不會殺你的,最多將你打一頓。”

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眼過去,雲夢仙子對這個兒子越發的不滿了。

看看人家白妹妹收的義子,比你年歲小,現在卻已經成就真丹境。

再看看你,我王雲夢怎麼就有了你這麼個廢物兒子呢?

雲夢仙子對王憐花恨鐵不成鋼,王憐花則最這位母親滿心的幽怨。

您想要老牛吃嫩草,冇問題,做兒子的我支援。

但能不能找個大一點的,不說比你大,至少得比我這個做兒子的大吧!

現在找那麼一個比我外孫還小的小輩做男人,讓我怎麼叫得出口?

要是萬一再整出一波弟弟妹妹來,等小孤雁見了,以那小子高傲的性子,估摸著也叫不出一聲舅舅小姨來。

造孽啊!

“磨嘰什麼,趕緊上!”

見兒子遲遲不動,雲夢仙子惱了,一腳將其踹到阿飛和沈浪那邊去。。

“你來得正好,幫我幻化下。”

隨口叮囑一句,沈浪默默蓄勢。

田昊的劍和劍意都很強,是那種能夠毀滅一切的極端劍意。

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麼修煉的,劍意雖然不算渾厚,但卻極端的凝練,讓他都倍感壓抑。

“小飛,你跟在我後麵,一擊必殺!”

扭頭向阿飛提醒一聲,沈浪當年指點過阿飛不少次,對其快劍之道相當熟悉。

更彆說熊大劍中存在著阿飛的劍道,之前與熊大劍人劍合一後便獲得了那份劍道傳承,

足以與之完成一波完美的配合。

阿飛冇有言語,走到沈浪身後,手掌搭在劍柄上,蓄勢待發。

而王憐花則站到阿飛身後,精神異力湧動,做好配合的準備。

他的武學主要傳承自母親王雲夢,自然也修煉了**懾心催夢**,甚至還結合西域奇術做了改良,威能更強。

這也是他易容術的根基所在。

“滄海!”

完成蓄勢,沈浪手中熊大劍一揮,劃出一個完美的弧線,如同捲動的海浪般。

澎湃的功力湧出,與劍意和手中熊大劍結合,引動天地之力加持,將方圓百丈化為一片滄海。

一片由無數劍氣組成的滄海,浩大澎湃,剛猛無鑄。

正所謂水至柔也至剛,隻要彙聚到一定程度,冇有什麼是摧毀不了的。

這是滄海**的進階版本,更加貼合於天地自然的運轉規律,若非劍道強者的話,絕難發現那一片滄海是由劍氣組成的。

滄海湧動,將田昊包裹在內,無數劍氣彙聚成浪潮,一道一道的拍擊過去,甚至還濺起了浪花。

而田昊則如同海中的礁石一般,任由風吹雨打,海浪席捲,我自巋然不動。

不過滄海這一招的確太強了,每一次拍擊下來都會讓天劫戰甲多出幾道裂紋。

好在田昊身為十級焊工,手藝不錯,在裂紋出現的瞬間就用極陽白霞真氣混合混元霹靂真氣引動天雷之力將之焊接起來。

“那小子太不講武德了!”

沈浪麪皮忍不住抽搐了下,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他就暗自感慨那小輩的怕死,竟穿了那麼一套厚實的裝甲。

而現在那套裝甲不僅抗住了自己的滄海,還能自我修複,太不講武德了!

“孤舟!”

眼見滄海奈何不了田昊,沈浪施展出後半招。

這一招為一招兩式,全稱為滄海孤舟,真正的殺招正是後半招的孤舟。

踏步前行,身形如同一葉扁舟,在凶猛的浪濤中航行,更藉助海浪和風雨加持自身速度。

這一招是沈浪畢生所學的精髓!

他人如其名,是一名真正的浪子,就如同這一葉扁舟,任由風吹雨打,海浪席捲,依舊向著目標堅定的前進。

內中更融合了他出海後的種種經曆,將海勢的變化完美融合,威能更增。

當真是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前半招的滄海慢慢彙聚過來,全部加持在熊大劍上,蘊含著難以估量的可怕力量。

這還冇完,王憐花將自身的精神異力加持在沈浪的招數上,讓周圍的環境都發生變化,出現了一望無儘的汪洋大海景象,如同真正置身於大海之中。

這等精神異力讓沈浪的滄海孤舟更加貼合自然,

也更加可怕,引導著滄海劍意衝擊著田昊的心神意誌。

“好一招滄海孤舟,你也接我一招—強劍道·金猿開天!”

感應到那一劍所蘊含的無量神威,田昊豪邁的大笑。

龍脈演化成一尊金色巨猿懸浮在田昊身後,普一出現就展現出強大的吞吸力量,強行吞噬朝陽演變出來的金霞之氣。UU看書 www.kanshu.com

巨量的金霞之氣彙聚,將原本虛幻的金猿虛影飛速凝實,如同一尊實體巨猿一般。

“吼!”

巨猿仰天怒吼,巨大的手掌虛握,金霞之氣彙聚,化為一尊同樣大小的金色巨劍。

毀滅劍氣加持,讓之化為一尊好似能夠滅世的凶器。

“開!”

待自身蓄勢到巔峰,田昊一劍斬出,劍勢冇有沈浪那般花裡胡哨,有且隻有一個特性,那便是大力出奇蹟。

背後的巨猿也跟著揮劍斬出。

一劍斬出,將周圍的滄海斬空,但無濟於事,因為海浪的拍擊是連綿不絕,無窮無儘的。

一道劍氣海浪被斬碎,緊接著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永無止境!

田昊也冇在意,與身後金猿每打碎一道海浪,便借勢蓄積一份力道,待九九八十一劍過後,力道達到巔峰。

同時身如孤舟的沈浪也已經持劍攻到近前,彙聚了近乎整個滄海力量的一劍剛猛無鑄,無堅不摧。

可惜他對上的是大力出奇蹟,隻要力量夠大,絕對能打出奇蹟來。

“噹!”

兩劍相擊,沉悶的金鐵交擊聲激盪開來,一把長劍悲鳴著被砸飛出去,緊接著是一道吐血不止的身影。

正是熊大劍和沈浪。

這一回合他敗了,雖然滄海孤舟完美無瑕,能夠將自身的力量發揮到最極致,甚至超越極限的發揮。

但他的人不夠完美,身體強度遠遠不如田昊。

劍氣打破了田昊的毀滅劍氣,打破了金猿,更打破了田昊身上的天劫戰甲,但力道卻被田昊碾壓,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