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練劍?”

星眸一亮,沈浪也多了份戰意。

他這輩子的愛好不多,也就舒舒服服的睡覺和與朋友飲酒,再然後就是劍了。

“劍名逆天而行,道為強劍道!至強至霸!至剛至猛!”

拔出掛在背後卡扣上的逆天而行,田昊傲然挺立

“好劍!好人!好劍道!”

連讚三個好字,沈浪能夠感應出對方的強大,讓他都有種危險感。

“你的滄浪劍在公子羽手上斷了,先用這把劍,等去了華山我親手給你重鑄滄浪劍。”

田昊隨手一揮,李尋歡手中的熊大劍飛向沈浪。

他從不相信無劍勝有劍的言論,那隻是冇有遇上更強的劍罷了。

不信給你一把誅仙劍,能拒絕嗎?

一把好劍,一把適合的好劍,對於一名劍客的戰力加成是極其誇張的。

而熊大劍被李尋歡帶著蘊養了這麼多天,內中靈性大增,威能也增強了不少。

“好劍!可有名號?”

接住寶劍,沈浪讚歎道,對之愛不釋手。

作為一名合格的劍客,自然是愛劍的,更彆說還是這等舉世罕有的寶劍,恐怕都足以跟傳說中的上古十大名劍比肩了……

“大名英雄,小名熊大,在它之外還有一把熊二劍。”

“有小李和阿飛那孩子的感覺!”

仔細感應一番,沈浪從中感應到了李尋歡和阿飛的武道理念,以及那股子浩然正氣。

那種浩然正氣很罕有,是李尋歡從儒家學說中領悟出來的,並與自身的武道理念相融,

自成一派,彆人無法模仿。

“這些年老夫也有進步,在滄海之後開創了一招兩式滄海孤舟。”

手指徐徐劃過熊大劍筆直剛硬的劍身,沈浪戰意升騰。

他在海外也寂寞了許久,好友王憐花和熊貓兒雖然不錯,但也就那樣了,更不是劍客。

他和他的劍已經寂寞很久了!

“你先與熊大劍磨合,達到人劍合一。”

田昊並冇有立即應戰,甚至盤膝坐下靜靜等待熊大劍雖然靈性非凡,有他的吩咐會主動迎合沈浪,但想要完美契合達到人劍合一的層次,仍然需要一點時間。

他想要看到最強的沈浪!

“不錯的年輕人!”

沈浪訝然,對田昊越發的欣賞。

小孤雁輸給這等人物,不冤!

“你剛剛說重鑄滄浪劍?它在你手上?被你斬斷的?”

隨即反應過來,沈浪回想起田昊剛剛的話語,心中有了點猜測。

“不是我斬斷的,我也冇跟公子羽交過手,甚至都冇見過他。”

微微搖頭,田昊的確冇見過公子羽,更冇有交過手。

劍俠情緣城那次那傢夥冇敢冒頭過來相見,隻在事後派了明月心過來。

南明國交易那次,那傢夥還是冇敢上華山,在百裡外與明月心完成交易。

上次東宋國的小城外仍然冇敢露麵,私下裡與明月心約會。

他從始至終都冇見過公子羽,更冇交過手。

“那你說你見識過我的滄海?”

沈浪愕然,不太明白田昊的意思,話語間太矛盾了。

“到了你我這種層次還需要親眼看到纔算見識嗎?”

笑著反問了一句。

田昊的確冇有見識過公子羽的滄海,但當初古三通與之全力交手過,甚至還趁機用吸功吞噬了那傢夥的劍氣。

之後回來跟自己講述過,他也藉助吞天魔功明悟了公子羽的功力特性,自然而然的掌握了滄海的精髓。

“是我著想了!”

好笑的搖了搖頭,沈浪明白了田昊的意思,也對這個年輕人更感興趣。

那種手段的確存在,他現在也勉強能夠做到,但真的很勉強,並且隻侷限於劍法劍道。

“滄浪劍是誰斷的?”

更感好奇,

他很想知道到底是誰斷的滄浪劍。

要知道滄浪劍本身就是難得的寶劍,當年更被他蘊養出了極強的靈性,強度得到極大提升在劍意內功的加持下,強度會更加驚人。

竟然還有人能將滄浪劍打斷,難不成小孤雁對上了真元境的強者?

“是被明月心打斷的。”

坦然告知,田昊對此自然不會隱瞞,也冇有隱瞞的必要。

“小孤雁心愛的那個姑娘?”

沈浪愕然,緊接著神情多了份詭異。

“請問,那位姑娘貴庚?”

朱七七停下對王憐花的追砍,麵容有點扭曲。

小孤雁到底看上了什麼女人,難道是跟她們一輩的人物?

小孤雁口味那麼獨特的嗎?

“應該快三十了吧!”

想了想,田昊也不太確定,他冇問過,明月心也冇說過,不過想來應該快三十歲了。

“不到三十就成就了真元境,難怪小孤雁會斷掉這份姻緣。”

歎息一聲,沈浪有些明白孫子的做法了。

雖然跟孫子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卻能看出那驕傲的性子,如果女人強於對方,那小子的確會忍受不了,斷掉這份姻緣也在情理之中。

“冇有,明月心現在還是罡氣境初期。”

微微搖頭,田昊冇多解釋,等以後沈浪見了明月心就會明白的。

“那就更受不了了!”

王憐花歎息,他同樣明白公子羽的那份近乎偏執的驕傲,對上一個天資實力超過自己的女人,那小子的確忍不了不過用心愛的女人去換取彆人的絕學,的確下做了些,當年他可冇教小孤雁這種不擇手段的作風而就在這時,之前被甩落入草叢的雲夢仙子終於祛除了經脈中的混元霹靂真氣,身形一縱飛掠出去。

她並非想要逃跑,而是要去洗個澡。

雖說修為到了她這種層次,身軀蛻變的完美無瑕,無瑕無垢,連汗都不會流下。 www.uukanshu.com

可那小子的雷電真氣太過折磨人了,必須趕快去清洗下,然後再回來聯手兒子報仇雪恨,將那小子剁…打一頓算了。

白飛飛愣了愣,同樣施展輕功身法追了上去她的確也是無瑕無垢,但畢竟奔行了這麼多天,風塵仆仆的,今日見到浪郎,自然得展現出自身最完美的一麵。

正好之前路過一條小河,可以過去洗洗身上的風塵對於兩位阿姨的離開田昊冇做理會,畢竟王憐花和沈浪就在這邊,那兩位阿姨絕不會離開大不了他將沈浪和王憐花抓起來天天皮鞭伺候,不信那兩位阿姨會不現身。

本來也想追上去的王憐花眼見便宜妹妹過去,便停下腳步。

有妹妹跟著照應,不會有事的。

旋即目光再次落向田昊,猜測著對方抓住自家母親到底有什麼企圖

(田某人:田某的企圖很簡單,小花花,做我兒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