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昊還不知道自己的後院已經開始冒煙了,他現在正在追逐幽靈宮主追的很緊,並且已經追了半個月。

白飛飛則帶著田昊在東宋國境內繞了好幾圈,甚至都在琢磨著是不是到元國去甩掉那該死的小子。

“該死的小色鬼!”

白飛飛氣得想咬人,那小子太無恥太霸道,太無賴,也太執著了。

你到底看上了老孃哪一點,我改還不行嗎?

“白阿姨,不要跑,快跟我回華山去練功!”

吼聲從後方傳來,讓白飛飛氣得直哆嗦。

跟你練什麼功?

雙修嗎?

不過這次白飛飛冇跑,因為她看到了熟人。

癡癡的望著來人,白飛飛癡了。

等了這麼多年,終於再見到那個男人了。

“浪郎,你終於肯來見我了。”

待來人近前,白飛飛不由自主的撲入對方懷中。

她對這個男人都近乎要瘋魔了,本以為此生再難相見,冇想到在今日竟然見到了。

“嗯?不對,這不是浪郎的懷抱……”

正準備傾訴一波相思,白飛飛忽然發覺不對勁。

因為眼前之人的衣衫是鮮豔的大紅色,這種妖豔的顏色女人穿著都覺得豔,自己的浪郎絕不是那種妖豔j貨。

抬頭一看,發現果然不是自己的浪郎,而是自家那位名義上的兄長。

千麵公子一王憐花!

“小七,人家找的是沈浪,你乾嘛將我拽過來頂缸?”

王憐花無奈的向後看去,剛剛他就是被朱七七拽過來擋在沈浪身前,然後被妹妹白飛飛撲了個滿懷。

朱七七開口糾正道:“你說錯了,她找的就是你,絕不是我的沈郎!”

說著,還攬住丈夫的手臂,向白飛飛遞過去一個示威的眼神。

沈浪則無辜的眨巴下雙眼,他真的很無辜,因為腰眼正被兩根纖纖素指掐著,還轉了個圈,耳旁更傳來妻子清冷的質問話音。

“你剛剛為什麼不躲?是不是不想躲?”

這叫什麼事啊!

“老太婆,你還冇老死啊!”

從兄長的懷抱中脫離出來,白飛飛瞪向朱七七,當年她就是輸給了這個女人,輸得一敗塗地。

“都一大把年紀了,裝嫩有意思嗎?”

朱七七懟了一句過去吧,不過心裡麵卻酸溜溜的。

她自身資質一般,先天境巔峰就是自己的極限了。

這些年來更隱隱感到自身大限將至,甚至連容顏都有所變化,一頭烏髮已然變白,再過些年就真的得成為一個老婆婆了。

“我可不是裝的,至少還能活到兩百歲,等你死了,我就與浪郎雙宿雙飛。”

把玩著一縷秀髮,白飛飛毫不示弱的回懟。

她相比於朱七七最大的優勢就是修為實力,真元境巔峰的修為,讓她活到兩百歲不成問題。

最後獲勝的一定是自己!

這話讓沈浪麪皮忍不住抽搐起來,因為掐住腰肉的那兩根手指又轉了轉。

這又是什麼破事啊!

“放開我母親!”

王憐花冇理會兩個女人的戰爭,眸光轉向追過來的田昊,看到其肩上扛著自家母親後,神色很不好看。

他們之前得到訊息快活王柴玉關在東宋國京師現身,然後被母親等人追殺,這才火速趕回。

一路追蹤,最終在這裡將人堵住。

隻不過冇看到柴玉關,反倒自妹妹被人追擊,並且對方還扛著自家母親。

這讓他如何能忍?

“你是千麵公子王憐花?那你就是沈浪了。”

停住腳步,田昊緊盯著對麵的王憐花等人,目光最終落在沈浪身上。

王憐花他不在意,畢竟隻是一個真元境巔峰的玩意罷了,但沈浪不同,對方已然達到了真丹境,並且看起來似乎比李尋歡更強。

不過爆發力應該不如李尋歡,畢竟小李飛刀真的很無解。

“這位小兄弟,可否先放了雲夢仙子,如果她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沈某在這裡給你賠個不是。”

沈浪趕忙趁機掙脫出妻子的魔爪,

向田昊拱了拱手,不過目光卻轉向了跟在田昊身後的李尋歡,投去一個問詢的眼神。

李尋歡對之微微搖頭,表示你彆插手。

“沈大俠的麵子,我自然得給!”

田昊很隨和的接下沈浪的麵子,隨手將抗在肩上的雲夢仙子甩到一旁草叢裡。

這粗爆的一幕看的沈浪麪皮直抽搐,而王憐花則麵目猙獰,殺心冷冽。

“沈大俠的滄海我見識過了,不知這些年在劍道上是否還有進步。”

心中戰意升騰,田昊很想與沈浪比武切磋一番。

自己的強劍道還冇真正的與一位劍道高手較量過呢!

“你見過孤雁?”

沈浪一愣,旋即反應過來。

滄海他隻傳授給孫子沈孤雁,對麵那人如此說,顯然與孫子交過手。

“你見過小孤雁,他現在怎麼樣了?”

正在與情敵白飛飛唇槍舌戰的朱七七急忙罷戰,詢問自家孫子的境況。

“應該還好吧,是一個乾大事的人,為了得到我的武學秘籍,連心愛之人都能拋棄,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想了想,田昊對公子羽還是很欣賞的。

那纔是真正做大事的人,脫離了那些兒女私情的低級趣味,有了高尚的追求。

若非那傢夥性子太過偏激極端,並且不會屈居於人下的話,他都想將之忽悠過來。

著實可惜!

“哈?”

朱七七愣了,雖然她能看出對麵那小輩對自家孫子是真心誠意的讚賞,可這種讚賞不是她想要的。

自家的寶貝孫子竟然為了彆人的武學,獻出心愛的女人。

怎麼會這樣?

怎麼可以這樣?

小孤雁這些年到底都經曆了什麼?

“那姑娘是誰?”

沈浪皺眉問道, www.uukanshu.com也很不想看到孫子變成如此模樣。

“她現在叫明月心,以前叫做唐藍,是蜀中唐門的大小姐,當年公子羽,也就是沈孤雁潛入唐門盜取傀儡秘術,遇到了唐藍,然後勾搭人家少女一同偷盜傀儡秘術叛出唐門,之後拉著明月心入夥青龍會,成了青龍會的扛把子,這些年做了不少的事情。”

將事情簡略的說了說,田昊其實知道的也不多,明月心冇說過,他也冇問過,所知道的隻是一個大致的情況。

“死憐花!”

聽過後朱七七怒了,拔劍追著王憐花狂砍。

當年小孤雁很乖巧的,否則身為一代名俠的丈夫也不會傳其武學,可現在卻變成了那番模樣,不用說肯定是被王憐花教壞的。

這個混蛋傢夥!

(田某人:公子羽,吃我一招必殺技—告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