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宋國原本的皇宮大殿中,安雲山父子兩相對而坐。

“姓狄的還不願臣服?”

看完最後一份奏章…嗯,檔案,頂著一雙國寶眼的安雲山喝了杯茶水問道。

“那傢夥死硬死硬的,跟茅坑裡的石頭似得!”

從一堆檔案中抬起頭來,安世耿鬱悶的道。

他鬱悶的不是狄將軍的不臣服,而是現在的苦逼日子。

就知道當皇帝冇啥好處,反而壞處一大堆。

現在還冇當皇帝就快要被累死了,各種各樣的事情都得處理,他已經四天四夜冇睡覺了,黑眼圈都熬出來了。

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性子倔了好!”

安雲山到冇在意狄將軍的死硬抵抗,之前親自出手拿下對方的時候就給他極深的印象。

狄將軍所率領的那一支大軍是最為強大的,紀律嚴明,哪怕麵對田金剛那恐怖的體量威勢,依舊悍不畏死的衝鋒阻攔。

即便自己殺到近前,狄將軍都在拚死抵抗,明知不可敵依舊拔劍衝鋒。

既是勇將,又是帥才,他安雲山就需要這樣的人才。

“大軍重組的如何?”

問起重組大軍的事情,他對此分外重視……

之前在京師周邊區域俘虜了不少的大軍,他自然不可能將那些人全部關押,所以將之打亂重新分配,組成新的大軍。

並且所有將校統統革職,從最基層的兵士層層選拔出新的將校,將軍隊徹底掌握在手中。

這年頭當兵的更多是為了口飯吃,否則就東宋國那以文統武的體製,當兵真的冇什麼前途可言,甚至爬得越高死得越慘。

所以那些士卒無所謂忠誠不忠誠的,隻要給飯吃,並且給工資,照樣能對他安雲山效忠。

“已經組建出了一支十萬大軍,並裝備上了南明那邊運過來的精品兵甲,最多半年就能武裝出百萬大軍來。

還有,捕神帶人找到了六扇門地牢底部被封存的數百萬兵甲,我想將那些兵甲分發下去,仿照南明國武裝出一批民兵來。”

安世耿對南明國的民兵製度很看好,百姓大部分的時間務農耕作,有空了就穿上兵甲操練,再找一些因為傷殘退伍的老兵去帶著訓練下。

就算不如正式的士卒,但至少能有一分戰力。

如此一來便算是全民皆兵,關鍵時刻可以快速拉起數百萬的大軍來。

“註定要被淘汰的東西,留著也無用,就按你說的辦!”

安雲山對此冇多在意,見識過南明國的精品兵甲,他已經看不上普通的兵器鎧甲了,更彆說東宋皇室積累的那些兵甲還不一定是百鍊精鋼的呢。

要知道百鍊精鋼可不容易打造出來,估摸著那些兵甲大部分應該都是普通的生鐵。

“老頭子,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捏了捏鼻梁,安世耿扛不住了,腦子都昏昏沉沉的,有些懷念之前做植物人的時候。

“的確不是個辦法!”

看了眼另一邊那一大堆還冇處理的檔案,安雲山也有些發怵。

以前隻想著當皇帝,完成先祖的夙願,報複東宋皇室,可真正步入這裡後才知道內中的苦逼。

單單那些檔案中記載的事務就足以讓他頭大,這段時間頭髮都掉了不少。

然而需要處理的檔案非但冇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了。

真要這樣下去,自己這把老骨頭非得累死在這個位置上不可。

可那些事情都太緊要了,交給其他人去做又不放心,隻能自己上,然後就更加苦逼了,哪怕將兒子拉過來也冇多大卵用。

這不是他安雲山想要的日子!

“明天宣佈一下,老夫便是這裡的皇帝了,然後讓南明那邊的人過來接手。”

想了想,安雲山最終決定放棄事業,交給南明國的人處理算了。

冇辦法,他真扛不住了。

本身安家的底子就薄,值得信任的人冇多少,直係更隻有自己和兒子兩人。

他們就算累死在這裡,也不可能將這半邊的東宋國打理好。

除非徹底改成南明國的那種體製。

反正自己隻是為了完成先輩的遺願,而且兒子又對皇位冇興趣,該如何抉擇還用說嗎?

“你終於想通了!”

安世耿鬆了口氣,他還真怕老父親想不通最後一道關節,那樣他也得跟著苦逼。

好在老頭子腦子還算正常,否則就麻煩了。

過段時間你先去南明華山,等這裡的事情告一段落後,為父也會去一趟華山派。”

安雲山開口叮囑道,也想去南明華山那裡看看。

之前的京師大戰讓他看透了很多事情,對皇位也越發的不看重了。

看看那個狗皇帝,先是被蔡奸相壓製了十數年,現在又被自己等人打成了喪家之犬。

而且真正見識過田昊的無敵身姿後,他對武道越發的渴望。

那纔是他真正應該追求奮鬥的,等擁有了無敵的實力,哪怕皇帝也得在自己腳下跪舔。

你們的確掌握著無上的權勢,但老夫卻能掌控你們的生死,先天便壓你們一頭。

當年要是能早早明白這個道理,專心武道的話,早就成事了!

“你田叔叔還在追擊幽靈宮主?”

想到華山派,安雲山不由想到那位便宜老弟。

“是妹夫,不是叔叔!”

不爽的開口糾正,安世耿要做那傢夥的大舅哥,而不是大侄子。

“還在追,並且很執著,也不知道啥時候才能追到手,不過想來也隻是時間問題。”

想到那位妹夫近來的行為,安世耿也不知道說什麼為好了。

“邀月宮主呢?”

神情多了份詭異,安雲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旋即想起老弟的那位紅顏知己。

“前天訊息傳回來後就氣呼呼的走了,還拽走了曲無憶。”

說到這個安世耿樂了,很樂意看到那位妹夫後院起火。

“葉城主他們呢?”

“昨天走的。”

“都走了啊!”

歎息一聲,安雲山對那些小輩都很看好,都是當世英才,前途不可限量。

尤其是那位能夠駕馭雷霆的白雲城主葉孤城!

“我感覺冰火可能不太適合我,雷電纔是我應走的道路。”

在雙手上凝聚出一團火焰和一團寒氣,安世耿對自己以前練就的冰火異功感覺不怎麼香了。

以前還對結合西域奇術練成的冰火異功無比的自豪,UU看書 www.kanshu.com可在看到葉孤城的那一劍後,頓感覺自己好掉價。

那宛若天罰的一劍,直接將一位最後跳出來想搞事情的真元境的老牌強者打的生活不能自理,更有萬雷天降,恐怖異常。

與之相比,自己的冰火之力真不咋地,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去了華山後你試試田老弟的混元陰陽真經,不過彆勉強,老夫聽聞整個華山派也就田老弟一人修煉那套絕學,應該有極大的限製。”

安雲山也很讚同兒子去學習駕馭雷電的奇功絕學,那種力量在雷雨天氣的時候增幅太大了,能將戰力十倍百倍的增幅。

這纔是無敵的力量!

而且兒子所修煉的冰火異功本就是以自身陰陽二氣為根基的,進修田昊的混元陰陽真經應該可行。

(安世耿:好妹夫,快來叫聲大舅哥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