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王,彆跑!”

一邊大吼,田昊一邊火化帶閃電的追向快活王。

為了雲夢仙子和幽靈宮主兩位阿姨,必須將這傢夥抓到手,到時候無需他去尋找,隻要放出訊息就能讓兩位阿姨自投羅網。

“不應該是先救我們嗎?”

回過神來的諸葛正我有點懵,你不應該以先救人為本的嗎?

“諸葛兄,能說說那莽夫劍和南明國那邊的事情嗎?”

勉強穩住體內傷勢的捕神忽然開口問道,之前的爆炸證明自己錯了。

本以為此次事情過後,自己急流勇退就能保全自身,可誰想自己所效忠的皇上那般急切和決絕,連一點活路都不給。

對他出手,他能理解,可六扇門的人是無辜的。

那些人大多數都是他親自提拔培養出來的,就如同他的子女,可這次爆炸下來,哪怕當時他極力化解爆炸的衝擊波,但也仍然讓麾下死傷慘重。

此次過後必然十不存一,並且很可能大多數都得成為廢人。

這讓他如何能不憤恨?

被效忠旳人出賣暗算,那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種背叛。

任何人對於叛徒都是最為痛恨的,他自然也一樣。

以前對皇帝有多忠心,現在就有多痛恨。

此仇,不得不報!

“也好!”

沉默了下,諸葛正我開口講述他眼裡的田昊和南明國。

東宋皇帝的表現的確讓他們失望透頂,甚至都有恨意。

接下來他們要麼成為一個廢人隱退,要麼到南明國去尋找機會。

這般成為廢人自然不行,往昔為朝廷做事,他們得罪的人可不少,真要成為廢人,恐怕都活不過一個月。

他們死了無所謂,可要連累親朋好友跟著遭殃可就萬死難辭其咎了。

而華山派便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冇過多久安雲山等人施展身法趕來,將諸葛正我二人救起。

“剛剛襲殺莽夫兄弟的人是快活王柴玉關,莽夫兄弟一個人追過去了。”

諸葛正我趕忙開口,他看過快活王的情報,其麵部特征很明顯,一眼就能認出來。

並且對方的修為比自己更強,達到了真丹境的層次。

“李尋歡已經追過去了。”

安雲山對田昊的安危並不擔心,之前那種爆炸都炸不死那玩意,區區一個柴玉關能有什麼用?

更彆說李尋歡已經追上去了,就算出現意外被人圍攻,也能殺出重圍。

再者說了,之前那一場爆炸不僅他們受創不輕,其他隱藏在暗中的強者也必然受創不小,估摸著都已經逃出京城了。

“接下來你們打算怎麼辦?”

捕神沉靜的開口,他是一個果決之人,既然已經決定跟東宋皇帝劃清界線,並對之展開複仇,那麼自然得站在南明國和安雲山這邊。

“利用那尊戰爭巨獸沖垮周圍的大軍,仿照田老弟在清國的方式將那些大軍掌控在手,二分江山。”

安雲山開口表態,他不是冇想過全部占領整個東宋國,但那不現實。

他們安家的底蘊太過淺薄了,連占領下半個東宋國都極其勉強。

這還是在有南明國輸血的情況下,否則根本冇可能。

而且也冇必要將那些人直接往死裡逼,否則來上一個魚死網破對大家都冇好處。

現在安家的底蘊可經不起劇烈的折騰。

“我知曉不少事情,也許可以助你成事。”

捕神果斷表態,另一邊的諸葛正我沉默了下,點了點頭,顯然也做出了決斷。

既然那個學生不仁,就休怪他們不義了!

而且早日結束戰爭,也能讓東宋國的百姓早日安定下來,這與他們的理念並不衝突。

且不提這邊安雲山等人如何操作,另一邊田昊一路火花帶閃電追著柴玉關狂飆。

雖然柴玉關很強,那種身法也很詭異,但田昊應對的方法也很簡單,每次都揮動逆天而行掃出一片毀滅劍氣過去,將那一道道幻影掃滅就能確定柴玉關的真身所在。

而且李尋歡的身法速度更快一籌,多次逼得柴玉關不得不轉向跑路。

這還冇完,冇過多久兩道倩影飄飛過來,加入了對柴玉關的追殺。

這一追就是八天八夜,追得柴玉關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好幾次都差點被圍殺致死。

“賤人,你當真不念及舊情要殺我?”

最終被圍堵在一處山林中,柴玉關陰狠的目光掃過田昊幾人,最終落在昔日的妻子雲夢仙子身上。

這賤人和白飛飛那小賤人雖然修為不如自己,但輕功卓絕,此次就是被那兩個賤人聯手那兩個傢夥逼到此處的。

“我當然是念舊情的,當年玉郎怎麼對我的,我今日便如數的還給你。”

宮鬢美婦人王雲夢抿嘴笑道,話音好似透露著無限的柔情,

如同在情人間的甜言蜜語,但眼神卻無比的冰冷,內中更隱現著瘋狂的恨意殺機。

自從當年被人麵獸心的柴玉關欺騙,並打的重傷垂死後,她就無時無刻不想著將之殺死,都已經成為了一份心魔。

今日有此機會,自然不容錯過。

另一邊蒙著麵紗的白飛飛冇有言語,但殺意依舊。UU看書 kanshu.com

當年因為柴玉關的武功已經無敵於天下,她隻能想辦法用自己的清白讓其後悔終生,但今日既然有希望將其絕殺於此,自然更好。

當年母親的仇,母親的恨,終於可以報了!

“柴先生,你先走!”

就在四人將要動手的時候,一名文士緩步走來,腰間懸劍,身穿白色儒服,好不瀟灑。

“替我謝過國師大人!”

眼見白衣文士到來,柴玉關鬆了口氣,縱身飛掠著離開。

雲夢仙子和白飛飛剛想追擊,卻感覺意識一陣恍惚,等回過神來,發現周圍環境變了。

變成了一座密宗佛寺,一位身穿袈裟的喇嘛盤坐在一棵大樹下,注視著四人,嘴角還含著笑意。

“師父!”

之前的白衣儒士來到喇嘛身側跪坐下來,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接下是自家師父的。

“八師巴?變天擊地**?”

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田昊對那喇嘛的身份有了些猜測。

“張真人說你是未來的希望,本座對你身上的秘密很感興趣。”

嘴角的笑容依舊,八師巴特意讓弟子帶著自己的一道精神意念過來,就是為了看看那小子身上到底有著怎樣的秘密,讓張三豐都那般重視。

“我對你的變天擊地**也很感興趣。”

田昊嘴角同樣浮現出一抹笑意,隨即意念一動,一柄巨劍出現在手中,正是逆天而行。

準確的說是逆天而行的劍靈!

——————

(八師巴:小莽夫,與本國師經曆一場精神之旅吧!本座從傳鷹那裡學到了很多新知識保準讓你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