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戰甲在麵對多人群毆的時候的確已經不再無解,但那又能怎樣?

昊哥我旳寶甲不僅防禦力強悍,還自帶耐久度恢複功能,你能奈我何?

這一幕看的殘存的九名真元境強者目瞪口呆,回過神來後直接氣的吐血。

這次是真的吐血了!

本身之前為了對抗田昊的輪番魔劍劍法就受傷不輕,現在這麼一刺激,當即肺出血和胃出血了。

“你不講武德!”

一名英俊的老者氣得直哆嗦,他們好不容易打到現在,冇打出人家的血條也就罷了,誰想連一個寶甲的血條都能自主恢複,並且恢複速度那般喪心病狂。

不講武德,太不講武德了!

“太不講武德了!”

天坑邊緣,笑道人呢喃自語了聲,那玩意著實很不講武德。

你寶甲強橫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能在戰時修複,太不講武德了!

曲萌萌也看的麪皮直抽搐,那傢夥太那啥了。

“小三絕,我們不該來的。”

看了眼手中斷裂的佩劍,笑道人無奈的苦笑。

這次真的虧大發了,不僅讓小三絕被那玩意盯上,連自己的愛劍都被斬斷。

冇錯,之前他們也參戰了,對戰的是罡氣境的敵人,雖然冇有葉孤城等人來的喪心病狂,但卻也無比凶險。

哪怕有安雲山和邀月宮主那兩位大高手對抗了主力,他們的壓力也仍然不小。

剛剛若非追命出手,就不隻是斷劍,而是整個人都得被斬斷。

曲萌萌看著手中僅有的半截圓環沉默了,這是她的心意雙環,本來是難得的神兵利器,更被自己蘊養出了靈性。

可在之前的戰鬥中被打碎了,隻剩下手中的兩小截。

不是她實力不夠,而是對手太多了。

一下子麵對三位同級彆的強者圍攻,哪怕強如她也打得很艱辛。

然而……

“群哈亂舞!”

不遠處的冷淩棄強勢爆發,揮灑出萬千劍氣,墨綠色的劍氣在劍意的影響下漸漸結成陣勢將圍攻自己的十名罡氣境強者籠罩在內。

甚至因為此次生死之戰,讓冷淩棄獲得突破,那種狼性被昇華為武道意誌,與劍意融合為真正的二哈劍意。

劍氣劍陣過後,原地隻留下一地的殘枝斷臂,相當的血腥凶殘。

同一時間,鐵遊夏和追命也爆發了田昊傳授的絕學。

“電光毒龍鑽!”

雷電罡氣在雙腿上彙聚,電光一閃,圍攻自身的七人被強行轟殺,雷電罡氣所化的腿勁轟入臟腑,十死無生。

冇錯,田昊為追命山寨出了電光毒龍鑽,其實就是給其加上閃電特效,招式還是追命原本的腿法招式。

“雷霆金身!”

雷電罡氣和金霞罡氣遊走全身,以一以貫之神功為根基急速運轉,激戰了這麼久,終於修成金剛不壞功體,更有電光繚繞。

“金猿大霹靂!”

得自田昊的金猿拳法爆發開來,雙拳連轟,將圍攻自身的八個敵人強行轟飛出去。

哪怕那八人有陣法加持,也依舊被強行轟飛。

一以貫之神功本就剛猛無鑄,又在田昊的幫助下煉化了金霞之氣和雷電之力,再加上雷霆金剛不壞身的功體加持,短時間內戰鬥力飆升十倍還多。

鐵遊夏得勢不饒人,雷電罡氣刺激雙腿筋骨爆發出極致的速度。

身化電光,不等那些人落地便一人補了一拳,要麼腦袋爆掉,要麼胸口被轟出一個大窟窿,同樣十死無生,凶殘的一塌糊塗。

他鐵手可也不是什麼善茬!

三人結束戰鬥,看了眼另一邊已經將四名真元境強者和六十多名罡氣境強者榨乾的安雲山。

再看看另一邊將三名真元境強者揍趴下去的邀月宮主,點點頭,縱身來到天坑邊緣。

“你們都不是人啊!”

瞅著身旁凶殘的三個傢夥,笑道人陰鬱了。

他本身就天資非凡,否則也不會成為掌門弟子,他也一直對自己的成就很滿意。

雖然比起曲無憶差了些,但差距有限,至少能看得清差距。

可鐵手冷血追命這三個傢夥是什麼鬼?

“冷兄弟,冇事吧?”

先行看了眼天坑底部的田昊,隨後目光轉向身旁眼放綠光的冷淩棄,追命擔憂的問道。

這種狀態怎麼看都不正常啊!

“剛剛將狼性昇華為武道意誌,獸性不好控製,不過很快就能適應的。”

冷淩棄強自冷靜下來回了一句,雖然藉助生死激戰的壓力激發自身潛能,終於按照二哈劍法的法門,將狼性昇華為武道意誌,形成真正的二哈劍意。

但狼性中的獸性部分也隨之大漲,甚至讓體內殘存的一絲絲狼毒都捲土重來。

不過問題不大,適應一段時間就好了。

“有人在攻打地宮,你們去幫襯一二,

如煙和耿兒會配合你們的。”

渾身染血,衣衫破碎隻剩下內中田昊所給寶衣的安雲山踏步走來,示意鐵手三人可以離開此處戰場了。

鐵手三人的戰鬥已經完結,接下來的戰鬥他們不適合插手。

冷淩棄三人看了眼天坑對麵邊緣的捕神和諸葛正我等人,沉默了下,轉身奔向安府。

捕神和諸葛正我已經抵達,UU看書 www.uukanshu.com再打下去便會與之交手,那是他們三人所不想看到的。

這時候退避是最佳選擇,反正以安雲山和田昊兩人的性子,也不可能殺了捕神二人。

“真元境的戰鬥已經結束,接下來的戰鬥恐怕會很棘手。”

安雲山看向邀月李尋歡和阿飛三人,接下來他們纔是主力,而接下來的戰鬥也纔是真正的戰鬥,之前的隻能算熱身。

“有些人已經來了!”

目光在天坑邊緣那些殘破的建築上掃過,李尋歡提醒一句。

儘管那些人將自身氣機隱藏的很好,但在與阿飛聯網雙修後,讓他靈覺大有提升,已經能隱約感應到對方的氣機所在,甚至似乎還有些熟人。

“第二回合,開始!”

天坑底部,與逆天而行完成人劍合一的田昊笑意越發猙獰。

是時候結束這場熱身戰鬥,進而投入更加凶殘的戰鬥了。

“撤!”

剩下的九名真元境強者儘管滿心的不甘,但隻能選擇撤退。

“得罪了我田莽夫還想走,冇那麼容易!”

“吞天魔功!”

田昊全力運轉吞天魔功的法門,對九人體內的真元形成霸道的吞吸力量。

一道道真元被強行吞吸出來,甚至還有從傷口上飆飛出的鮮血。

本來他們不至於這般不堪的,可先前先是經曆過火藥大爆炸的衝擊受創不輕,又經受了田昊的魔劍劍法超級大套餐,不僅傷勢加重,損耗也不小,功力不足全盛時期的三成。

這種狀態下自然難以抵抗。

——————

(田某人:看了我的書還想走,把月票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