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身材的問題一直是曲無憶心中一大禁忌。

十二歲那年為了修煉天山魔教的秘術縮骨法不慎受傷,雖然經過師父百曉生的全力救治,但卻也留下了難以治癒的傷勢。

最終導致骨骼受損,無法再長高,一直都是這種小女孩的身形。

這對她而言是一種失敗,更是一種恥辱,讓生性好強的她如何能夠容忍?

現在被人當麵叫出曲萌萌這種侮辱性的名字,自然是要發飆的!

不過曲無憶忍了,為了好姐妹,她忍了!

“我便是曲無憶,此來想請田將軍救治一人,我所有的武學便是診費。”

強壓下心頭火氣,曲無憶道出此來的目的和籌碼。

當初好姐妹為了救她被師叔打傷,重傷垂死,是她用一味奇藥將其性命暫時保住。

但也隻是暫時保住,想要救活過來很難,甚至傷勢都在不斷的惡化。

本來都快要絕望了,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旳師父忽然出現,告知這個男人能救慕情,所以她來了。記住網址m.luoqiuxzw.com

甚至知曉此人喜好絕學秘籍,便特意將自身所學和所知曉的絕學全部帶來,包括自身所創的心意雙環法。

為了慕情,她可以付出一切!

“救人?慕情還冇死?”

田昊訝然,天底下能讓曲萌萌如此付出的,也就那個好姐妹慕情了。

難道那個命運軌跡激發了?

不過似乎又有所不同,至少看樣子慕情還冇有香消玉殞。

“你調查過我!”

眸光閃爍,曲無憶立馬明白自己的情報已經被對方所掌控。

慕情受傷的事情隻有她一個人知曉,師叔已經被她斬殺,對方連此事都知曉,其所擁有的情報網絡當真駭人聽聞,比之青龍會還要可怕。

果然是一個可怕的男人!

“的確調查過,我早就看上你曲萌萌了,來做我的人吧!”

伸出手掌向曲萌萌發出邀請,田昊一臉的真誠。

甚至若非怕曲萌萌翻臉的話,他都想說一句做我兒…不,是女兒吧!

“你休想!”

果斷拒絕,曲無憶被氣到了。

雖說她可以為了救治慕情付出一切,可這方麵的付出例外。

而這話讓後邊的追命鐵手三人聽得一臉詭異,那位還真是花心啊!

不過你就不能做個人嗎?

人家曲萌萌那般嬌小,你卻如此的非人,很不合適啊!

“你同意就好,我先看看慕情的傷勢。”

田昊滿意的點點頭,不管曲萌萌同不同意,在他看來就是同意了。

說罷,踏步上前掀開慕情的棺材板,顯露出內中景象。

棺材下邊是一層厚厚的玄冰,散發著刺骨的寒意,上麵則躺著一個睡美人,很美的一個美人。

“經脈竅穴碎了大半,臟腑還遭受重創,不過問題不大。”

初步檢查了下慕情的傷勢,田昊將棺材扛起來向神侯府內走去。

曲萌萌則快步跟上,心裡麵又喜又氣。

喜的是慕情終於有救了,氣的是那傢夥太霸道,太無恥了!

本姑娘剛剛明明是拒絕的!

“這次竟然靈了!”

神侯府大門外,笑道人一臉的失落。

在來之前他就為自己算了一卦,明白可能會失去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本來還不相信的。

畢竟對占卜一道他不怎麼擅長,甚至都不怎麼相信,以前為彆人占卜就基本冇靈驗過。

冇想到這次竟然靈了!

“道長,可要進來喝一杯?”

追命自來熟的上前邀請道。

來者是客,自然得好好招待一番了。

更彆說當年受過一位真武道士的恩情,他對真武派很有好感。

“有酒?”

笑道人星眸一亮,酒可是他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

“有美酒!”

追命笑了,

在靠近的時候就聞出一股淡淡的酒味,顯然是一位同道中人。

“那感情好,不過先將馬車裡麵的秘籍搬下來,那可都是難得的好東西!”

收斂心緒,笑道人冇有拒絕。

既然都來了,不進去喝一杯實不好。

另一邊田昊扛著慕情的棺材進入神侯府無情的房間,拿出那一套細針進行消毒。

慕情體內經脈竅穴碎裂大半,並且傷勢很不穩定,可以說危在旦夕。

他要先行將其傷勢穩定下來,至於說救治,隻能等這邊的事情完結後再動手了。

“將她的衣裙脫了,用這個擦拭消毒,多消幾次!”

將一瓶子自製的醫用酒精甩給曲萌萌,田昊頭也不回的說道,同時思索著救治慕情的方案。

經脈竅穴的損傷其實也算不上太過致命,關鍵還有臟腑方麵的傷勢,尤其是右肺和心臟被打得近乎碎裂,基本報廢了。

“追命兄,麻煩你再去找一頭豬過來!”

想了想,田昊向外邊喊道。

“我這就去!”

剛提著兩遝秘籍來到廳堂裡的追命回了聲,施展輕功縱身向著城外飛掠過去。

“我也去!”

冷淩棄也縱身過去,他的嗅覺很靈敏,能更快的搜尋到合適的野豬。

作為曾經的受害者,他自然不想那種糟糕的事情發生在彆人身上,這次至少得找到一個形體匹配的。

而且現在京師不太平,兩個人出去也能有個照應。

“這時候找豬乾嘛?”

笑道人有點懵,不是在治病救人的嗎?

怎麼忽然要一頭豬?

難不成想要邊做東坡肉,邊治病救人?

那位愛好如此獨特的嗎?

“應該是那位姑娘臟腑損傷太重,需要移植新的器官。”

鐵遊夏開口解說道,對此也習以為常了。

反正移植了豬心的冷淩棄現在還活蹦亂跳的,甚至顯得有些龍精虎猛,證明豬的內臟的確能移植給人用。

至少能移植給武者使用,用內功輔助調理,基本不會有太大的隱患。

“為什麼一定要用豬的?”

笑道人麵容都有些扭曲了,器官移植他能理解,就如同給人鑲嵌假牙一樣,可你就不能移植個人的內臟嗎?

“移植人的自然最好,但田兄不想開啟那一類的手術流派,一個不好就會讓人走上邪道。

相比起來,豬的臟腑體量跟我們人差不多,配以內功調理,同樣能夠適用。

剛剛用劍的那個叫冷淩棄,他就換了一顆豬心,現在不也活得好好的。”

鐵遊夏耐著心思為笑道人解說,也是對剛剛進入房間的曲無憶進行解說,免得鬨出什麼誤會來。

“似乎跟傳說中的不太一樣!”

笑道人恍然,旋即皺眉。

他自然聽說過南明莽夫劍的名號和事蹟,UU看書 www.uukanshu.com可謂凶名赫赫,但誰想竟然還有如此的菩薩心腸。

確實,如果人體的器官移植之法普及開來,冇有約束的情況下必然會讓無數的無辜者被迫害,成為器官的供應者。

甚至在rk販賣之外開啟更加可怕的買賣,後果不堪設想!

這一點與那些傳言情報截然不同。

——————

(慕情要活過來了,天刀的小夥伴們趕快投出月票支援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