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真元境的強者田昊並不在意,畢竟那種層次的強者無法打破自己的防禦,真正讓他重視的是如同朱元璋那般超越了真元境的強者,或者擁有某種特殊力量。

這也是疊甲之道的一大致命缺陷,對上那些破不了防的對手可以橫推過去。

可一旦對手能夠破防,就會很被動。

好在他也為這一戰準備了一些新的底牌。

“你到底是跟什麼東西?龍珠還是龍蛋?”

打量著掌心隻有芝麻大小的一粒珠子,田昊確定這玩意跟朱元璋當初煉化的龍脈有關聯,那種特殊的力量他絕不會感應錯的。

當初朱元璋曾經引導著他旳魔刀氣將龍脈斬碎過一次,然後藉機吞噬,可能這玩意是那時候落下的,否則朱元璋等人在玄鐵大殿中呆了一百多年,不可能發現不了這玩意。

畢竟上麵的龍氣很明顯,這也是嶽靈珊之後能發現這東西的原因所在。

“要不,煉化著試試看?”

猶豫了下,田昊最終決定乾了。

將精神念力傳入其中,他到想要看看這東西能有什麼奧妙。

之前霍青桐和金剛將這東西送來後,他就著手研究,最終隻發現這玩意能夠吸收他的精神意念。

尤其在與無情雙修,使得自身精神意念蛻變成精神念力後,這東西吸收的更加歡快。

這段時間他每天都會將修煉出來的一部分精神念力導入其中,隱隱感覺內中似乎有了變化。

也許會給自己帶來一份驚喜!

隨著大量精神念力的灌輸,那一粒珠子漸漸發生了玄妙的變化,一股意誌從中孕育出來,並以珠子為根基,顯化出一尊形體。

“龍?”

瞅著眼前隻有一寸大小的小傢夥,田昊懵逼得很。

之前就猜測那粒珠子跟朱元璋等人煉化的龍脈有關,很可能是龍蛋或者龍珠,隻是那玩意太小了,不夠逼格。

冇想到蘊養一番,還真弄出了一條龍脈來。

這條龍脈很小,並且呈現透明的狀態,若不仔細觀察還真難以發現。

而在龍頭內部正是那一粒珠子,看樣子應該是一種龍珠,而非龍蛋,否則孕育出這個小傢夥應該就會消失或者破碎的。

此時孕育出的新龍脈正在繞著田昊的手指轉圈,顯得很歡快,是一個很有活力的小傢夥。

可能是轉的累了,龍脈嗖的一下竄入田昊眉心識海,田昊意念也隨之來到識海,緊接著便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

隻見龍脈飛速的啃食吸收著他辛辛苦苦領悟出來的武道意誌,不管是金猿拳意,還是紫龍掌意,又或者是劍意指意等等,都被那小傢夥鯨吞海吸般的吞下。

而武道意誌似乎是龍脈成長的最好資糧,比之精神念力更加契合,冇一會兒便成長到跟田昊的意念體一樣大小,並且變得七彩斑斕,如同一道彩虹。

待吞噬完所有的武道意誌,龍脈如同小狗般竄過來,親昵的繞著田昊的意念體轉圈,最後更融入其體內。

隨著龍脈的融入,田昊明悟了很多,更有一股資訊融入腦海。

“賺了,賺大發了!”

待搞明白龍脈的本質後,田昊大為歡喜。

那股資訊是龍脈本身的傳承,有著其本身的來曆,或者說是被人灌輸進去的,而灌輸的人正是真·千古一帝——政哥!

因為朱元璋等人所煉化吞噬的那條龍脈就是仙秦帝國的龍脈,是由政哥用上古時期的信仰神道之法創造出來的,用以對抗蒼天命運,為仙秦帝國強行續命。

隻可惜失敗了,連龍脈都遭受重創,隱藏在玄鐵神殿中苟延殘喘。

否則真要是全盛時期的仙秦帝國龍脈,絕非朱元璋等人所能觸碰的,更彆說煉化了。

“可惜信仰之力的神修之道已經被斬斷,無法再有信仰之力的誕生,不過這玩意似乎更喜歡武道意誌,也許可以用武道意誌來代替。”

田昊有了些想法。

從龍脈傳承的資訊來看,仙秦帝國是人族信仰神道的最後體現,甚至在先秦時期信仰神道就已經衰弱了很多。

而隨著仙秦帝國的崩滅,信仰神道更徹底絕跡,因為眾生已經無法再產生信仰之力了。

這是天地的限製,無可違逆!

否則當年龍脈被重創後也不會直至今日都無法恢複,甚至還越發的虛弱。

想要將這玩意蘊養起來可不容易,必須得找一種能夠代替信仰之力的力量,現在看來似乎這小傢夥更喜歡武道意誌。

“那些還很遙遠,以後可以徐徐謀劃,不過現在這小傢夥提供的能力倒很不錯。”

意念一動,龍脈從自身意念中分離出來,感受著內中的變化,田昊對接下來的一戰更有信心了。

要知道他雖然能夠組合加強自身修煉出來的武道意誌,但在轉化的時候會很麻煩。

比如說將其它武道意誌融入劍意將之提升到最極致,可如果想要動用拳意的話,就得先行將融合的武道意誌分離出來,然後再以拳意為基礎融入進去。

這就有了一個轉化的過程,然而龍脈將那些武道意誌吞噬後,卻能以龍脈本身為載體隨意變化,讓他能在戰鬥中展現出更多的戰術手段來。

最重要的是這條龍脈是他用自身精神念力孕育出來的,相當於是自己的孩子,甚至可以說是他的另一麵,或者意誌的延伸。

與自身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www.kanshu.com絕不存在背叛的可能。

“元國,遼國,西明國,還有東宋國,不知道會冒出來多少老傢夥呢?”

感悟過龍脈的奧妙,田昊笑容逐漸變態猙獰。

他特意佈下這一個局,就是為了引出那些老怪物們。

雖說江湖上很少有真元境的強者,但那隻是明麵上的,暗地裡鬼知道隱藏著多少的真元境老怪。

比如說諸葛正我的師父韋三青,那就是一位真元境的強者,並且數十年過去了,鬼知道提升到了何種程度。

類似的存在還有不少,比如說早就退隱的沈浪王憐花李尋歡阿飛等等,那些可都是超級老前輩。

與之比起來,公子羽諸葛正我等人都隻算是小輩晚輩。

要知道武道修煉越往後壽命就越長,尤其是道家的那夥人,一個個都很能活,甚至有些還能活過三百歲。

這麼長時間下來,修為可想而知,而真元境是最後一個可以依靠苦修達到的境界,之後的境界則需要一些特殊的感悟和機緣,並非依靠修煉就能達到的。

也就是說世間隱藏的真元境會有很多!

現在就看會有多少的老前輩會跳出來,又有多少是心懷惡意的,然後趁此機會打殘打死,為接下來的遠行做準備!

——————

https://_141609/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_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