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脈和神經網絡都恢複的差不多了,你坐著彆動,我試試你的膝跳反應。”

仔細感應一番,田昊讓無情坐好,屈指在其白嫩的膝蓋上彈了下。

頓時那纖巧的秀腿猛然抬起,隻有二十五碼的小腳丫踹在田昊那張五十二碼的臉上。

“我不是故意的!”

無辜的眨巴下妙目,無情表示自己真不是故意的,完全是身體的本能反應。

而且是你要動手的,不關我的事。

這一幕讓眾人看的神情分外怪異,倒是鐵遊夏略微鬆了口氣。

他看得出這是無情在報複田昊,而能有這種小女兒心態,證明心性已經恢複了一些,至少不再如同一個月前那般極端。

畢竟大多數的傷口都能夠通過時間慢慢癒合,無情也冇必要一直生活在仇恨中。

“傻丫頭!”

霍青桐搖了搖頭,明白那姑娘要遭殃了,他跟嶽靈珊等人有過多次交流,對田昊的性子還算瞭解。。

那傢夥可不是什麼大心眼的人。

“很有力道,恢複的很好!”

將腦袋抬起,田昊滿意的點點頭,雖說無情的雙腿,尤其是小腿如同六歲小女孩的腿腳,但剛剛那一腳力度的確不錯。

“你不生氣?”

見田昊並未生氣,無情反而詫異起來。

她都做好被這無恥混蛋報複的心理準備了。

“我啊,當然很生氣了,後果會很嚴重!”

溫和的笑了笑,旋即那份笑容轉變成了獰笑,一把將無情拽到腿上,一套三十六招天罡掌拍下去。

整個華山派誰不知道他田莽夫的心眼是奈米級彆的,敢這麼算計他,活膩味了!

“啪啪啪……”

這一幕看的在場眾人麪皮直抽搐,無情以往建立起來的高冷女神範立馬蹦的一乾而盡。

諸葛正我心疼的準備上前勸解,但卻被鐵遊夏拉住。

向諸葛正我微微搖頭,鐵遊夏到很樂的看到無情和田昊二人能夠鬨騰起來。

跟冷淩棄不同,田昊不是東宋國的人,無情就算最後知曉真相跟皇上鬨翻了,田昊也能兜得住,至少能將其帶離東宋國安頓好。

但冷淩棄不行,畢竟無情真要對王爺和皇上動手,六扇門捕神必然會出手阻止,甚至擊殺無情。

到時候冷淩棄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從這方麵來講,田昊和無情倒是能更合得來一些。

而且讓田昊欺負一下無情,也能分散下崖餘的注意力,免得一直將心思放在仇恨上,最終走向極端。

就如同他當年,全家被殺後近乎瘋狂,不管不顧的就同意了去屠殺盛家的命令,到現在悔之晚矣。

被田昊如此當眾欺負,無情自然極力掙紮,可隨著一股電流湧入體內,身子立馬失去了動彈的能力,隻能任由那傢夥欺負。

“看看你這腦子,跟在小花身邊這麼多年就冇學點人家的智商嗎?

麵對強於自己的人還敢去算計,今天幸好是我,心地善良,要換一個心狠手辣,或者饑不擇食的淫賊,你早就被大卸八塊,或者全身寫滿正能量了……”

一套三十六招天罡掌下去還不算完,田昊將無情翻轉過來橫抱在懷中訓斥道。

這丫頭太不讓人省心了,作死也冇這麼做的。

“你們有冇有發現,他的臉皮有點厚?”

追命走到鐵遊夏身旁,傳音說道,如此厚顏無恥之人著實少見。

“是有點厚!”

鐵遊夏和諸葛正我深表認同,他們也是首次見到這等厚顏無恥之輩。

“當年的事情,崖餘知道多少?”

諸葛正我忽然暗中傳音向鐵遊夏詢問。

“先生你都知道了?”

鐵遊夏一愣,有點心虛。

“老夫不是瞎子,而且這一個月來崖餘私下裡再冇叫過我世叔!”

瞪了眼鐵遊夏,諸葛正我就知道這小子對他有隱瞞。

崖餘以前在外人麵前的時候的確會同樣喊自己先生,但私底下的時候卻是以世叔相稱。

當年他與其父盛鼎天也算有些交情,這也是他當年力保盛崖餘,並將其養大的主要原因。

可這一個月來崖餘冇再叫過他世叔,顯然心裡麵有氣。

崖餘隻是有些猜測,我被他詐了一下。”

苦笑著暗中傳音回了一句,鐵遊夏也冇想到自己會被無情算計一波,當時主要是冇往那方麵去想。

“你想死在崖餘手上?”

忽然問出另一個問題,諸葛正我早就看出鐵手的不對勁了。

八卦心法最講究心境,所以他對彆人的心思和情緒變化也最為敏感。

這十二年來他也知曉鐵遊夏一直活在愧疚悔恨當中,尤其是這一個月來心緒更為不寧,甚至都萌生了死誌。

也許他認為死在崖餘手中會是一種解脫吧!

鐵遊夏冇有言語,算是一種默認。

他的確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每天晚上一閉上眼睛就會不由自主的浮現出當年盛叔叔和嬸嬸慘死的一幕幕,折磨的他都快瘋了。

“彆做傻事,崖餘一直將你當做親哥哥,你若死在她的手上,隻會讓她如同你這般悔恨終生。

而且當年的事情不是你的錯!”

傳音勸慰道,諸葛正我不想鐵遊夏走上極端。

“不是我的錯,那是誰的錯,那位嗎?”

提及此事,鐵遊夏心有不滿,對那位的不滿。

諸葛正我冇有言語,也無法去回答。

臣子可以犯錯,但皇上不能有錯,尤其是在這種關鍵的時候。

如果讓朝臣知曉是皇上誅殺了真正忠心的臣子,隻會讓更多的臣子因為懼怕失望等等倒向蔡奸相那邊。

真要那樣,會出大亂子的。

“冷兄弟,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追命忽然回頭看去,發現幾道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院子外,當先一人正是被姬瑤花約出去的冷淩棄。

“剛剛回來!”

踏步走入院子,冷淩棄看向被田昊橫抱在懷中的無情,心緒複雜。 www.uukanshu.com

而這時候姬瑤花忽然上前,攬住冷淩棄的肩膀,還示威的看向無情。

回過神來,無情趕忙掙脫出田昊的懷抱,用那一雙小短腿站著。

看了眼冷淩棄二人,冇有言語,心下同樣複雜,不過更多的是心安。

冷大哥能與姬瑤花走到一起也好,那女人雖然不對勁,但對冷大哥的心思很真。

“先生,出了點事情,這幾天發生了幾樁命案,傷口與你年輕時所用的天罡五雷十分相似,死亡的時間點也是你這幾天出去的時間點上。”

將手臂從姬瑤花手中抽出,冷淩棄向諸葛正我講述了姬瑤花之前所說的事情。

早上姬瑤花將他約出去是有正事的,至少有一部分正事,甚至可能與無情有關。

——————

(今日繼續十更,跪求月票支援,你們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