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呢?”

詢問最近的情況,田昊對東宋國江湖和朝廷進一步對立並不意外,那就是他們當初謀算的結果。

幾乎所有國家的江湖和朝廷都是對立的,以前江湖勢力弱小的時候自然得夾著尾巴做人,可他們輸了一波血過去,立馬讓其雄起。

正所謂手有凶器殺心自起,麾下勢力實力大增,野心也會自然而然的增長,與朝廷的矛盾必然會加劇。

甚至哪天兩國朝廷和江湖血拚一波他都不感到意外。

“最近一年東宋國市麵上出現了巨量假幣,鬨的亂子不小,除了材質不同外,模樣幾乎一模一樣,很少有人能分辨出來。”

將一則奇怪的情報道出,明月心挺納悶的。

如果幕後之人隻是單純想要謀利的話,冇必要一下子將事情搞得這麼大,暗搓搓的悶聲發大財不香嗎?

細水長流的可持續發展之道纔是王道。

“假幣?難道是那個?”

先是一愣,旋即大喜,田昊知曉自己撞大運了。

雖然四大名捕有很多版本,但要說特效最好的還是那個電影版。

他和無數沙雕網友的確對那玩意評價一般,但人家能開掛啊!

直接將武功練成異能,比如說擁有炮兵和火係大魔導雙重職業的諸葛正我,玩念動力的山寨版鳳凰女無情妹子,能手搓外骨骼裝甲的鋼鐵俠鐵手,能變身狼人的山寨版金剛狼冷血,都是上好的人才和實驗材料啊!

“讓人儘快將香香公主送過來,等人到了後,我們就去東宋國都。”

吩咐一句,田昊對那些人物都很眼饞,而且無情是他現在最需要的。

彆誤會,他並非看中了人家的顏值,他田莽夫可不是那種沉溺於低級趣味胸無大誌的膚淺之輩。

讓他重視的是無情的念動力和讀心術,尤其是讀心術。

如果讓無情跟香香公主多多雙修一波的話,肯定能更快的將之喚醒。

香香公主的先天體質的確很強,可更玄妙的是那種精神魅力,能讓數萬大軍都戰意消弭的可怕魅力。

而這種魅力是精神意唸的一種體現,並且是先天而生的,極具研究價值。

隻可惜那位妹子意識在識海中陷入沉寂,無法研究,隻能先行救醒再做研究。

原本他都打算跟香香公主雙修個兩三年了,誰想卻有那個版本的無情存在,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嗎?

……

就在田昊謀算四大名捕的時候,四大名捕也在商討他的事情,甚至都放下了假幣的案件。

冇辦法,田昊的凶名太過恐怖,雖然是江湖中人,但卻打破了江湖人士的侷限,能夠單人衝擊乃至摧毀大軍。

麵對那種存在,哪怕朝廷也很頭疼很忌憚。

現在對方待在東宋國不走,各方勢力都倍感驚悚,認為那個玩意要搞事情,搞大事情!

“先生,那個南明華山莽夫劍很可怕嗎?”

被沉悶氣氛壓抑的不行,鈴兒忍不住開口問道。

叮噹等人也投過去疑惑的目光,很不理解那個南明華山莽夫劍真有那般恐怖嗎?

她們跟隨諸葛正我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其這般沉肅的,連上次應對銅幣案都冇這樣過。

諸葛正我依舊在沉思,倒是無情開口為叮噹幾人解說道:“那個人的確很可怕,可怕到讓朝廷和武林各大勢力都默契封鎖那個人的訊息在我們東宋國內流傳。

你們還小,先生便冇將此事跟你們說。

那個人姓田名昊字莽夫……”

無情話說到這裡,叮噹卻忍不住撲哧一笑。

“哪有人將莽夫作為表字的,給他取字的肯定是個蠻夫!”

大勇幾人也都認同的點點頭,莽夫那個表字實在太搞笑了。

“哎呦!”

忽然叮噹捂住白淨的秀額,淚眼汪汪的看向諸葛正我。

“平時叫你多讀書就是不聽!”

好笑的瞪了眼眼淚汪汪的少女,諸葛正我解說道:“莽夫二字可不是常說的那種樣子,莽有蒼茫浩大頂天立地之意,夫為大丈夫,結合起來便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

而那人的文學老師是南明帝師茹誌剛,更開創了字典的存在,讓天下萬民都能得以讀書識字,開創了一代先河,當為萬民先師!”

說到最後,即便諸葛正我都感慨不已。

他也看過那套字典,雖然簡單,但正因為簡單纔不凡。

畢竟是要用來給天下百姓識字用的,搞的複雜了反而不便。

隻要學會那種拚音,哪怕冇有老師教,也能自學字典,掌握所有的漢字。

要知道知識是普通人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而想要獲得知識,識字是第一步,也是最難的一步。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

整個東宋國九成九以上的人都不識字,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

如果所有百姓都能讀書識字,明白書中的大道理,天下就會太平的多。

隻可惜這種事情侵害了太多人太多勢力的根本利益,他當初聽聞此事的時候,都不認為那位帝師能夠成功。

可誰想還真讓其給做成了,甚至將那些士族豪族一波推平。

這讓他不服都不行!

“先生,你說現在的假幣案會不會與那人有關?”

無情想到一種猜測,鐵手等人的麵色也很不好看。

那人這兩年可將東宋國坑的不輕,大量的兵器流通進來,讓江湖各大勢力野心膨脹,與朝廷對立的越發嚴重。

對方繼續在東宋國搞事情也不是冇有可能,www.uukanshu.com甚至可能性更大。

“有這種可能,不過可能性很小,雖然我冇見過那人,但我對南明帝師茹誌剛很有信心,能開創出字典這等劃時代的存在,品性足以蓋亞當代。

那位莽夫劍作為南明帝師的弟子,品性也絕對不會差,不可能作出這種事情來。”

略作思量,諸葛正我否決了無情的猜測。

“可按照從南明國逃出的那些武林人士口中得到的情報,似乎對那人一致的評價都是不講武德,在德行上恐怕有虧。”

鐵手依舊有疑慮,對那位莽夫劍感官不怎麼好。

如果是幾個人,甚至一小部分人這麼說也就算了。

可幾乎所有從南明國中逃出來的江湖人士都這麼說,驚人的一致,必然是有一定原因的。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現在想再多也冇用,等見到真人什麼都明白了!”

把玩著酒杯,追命對此事看得很開。

他本就是一浪子,人家要做什麼都跟他沒關係,隻要不針對自己就行。

不過自己隻是一個小人物,人家估摸著也瞧不上,自然無需擔憂。

“追命說的對,等見到人一切就都明白了,而且我有預感,那個人會來京城的,你們都做好準備。”

諸葛正我吩咐道,此事必須重視起來。

——————

(無情妹子即將入坑,此處應有月票慶賀!)

第562章四大名捕(五更)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